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Attraction

我想嫖大学生小乔 所以写出来这个不明所以的内容

自我放飞ooc得不行

私设小乔的愈合力稍低。

米视角第二人称注意

肉渣有一点

——————————————————————

【上午 九时十五分】

你推开教室的后门,距离上课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通常不会选得太近,但也不会脱离优等生的专席范围。

是了。

你让目光在结论范围内扫了一圈,不出意外地第三排靠窗处捕捉到一个头发凌乱的脑袋。

身边没人,能坐在他旁边位置的可能性很高。

你走近他,右手搭在桌沿,食指稍用力道扣击木质的桌面发出有节奏的脆响。

“可以吗?”

于是那个歪着的脑袋微微点头,起身让你坐进来,黑框眼镜下的蓝眼睛没有在你身上停留一秒,就转回到讲台上去了。

你也顺着他看向讲师,但注意力显然不在课上而是有大半放在坐在右边。男孩支着脑袋,微卷的黑发有些钻进领子,更多的贴在颈脖处,黑白的对比夺人眼球。

颈肩交界处的淡红色印记也分外明显,T恤的宽领口没能遮住这个。

“你有个男朋友。”你不着边际地开口。

男孩终于皱起眉扫了你一眼。“关你什么事。”

“一个牙印,至少是个侵略性很强的性伴侣,看形状和力度判断,是男性。”你自顾自地分析,更赤裸裸地把视线聚焦在那个区域。

和他白皙干净的皮肤很相称,你在心里称赞。

感受到你的目光,男孩把领口拉上去一些,遮住了痕迹。然后他把头转过去,只隔了一会,你看到他微微张口说了什么。

“他是个讨厌鬼。”

你觉得他的红润的唇瓣也很勾人,但你认为现在说出来气氛会很尴尬。于是你沉默地翻起了手里的资料,敏锐地捕捉到教授要求把书页翻到指定位置。

你的肩右倾,整个人凑近右边的男孩。“我没有课本。”你刻意把温热的呼吸靠近他脸侧,他翘起的乱卷发弄得你的耳朵有点痒。

“你不上这门课。”他登时绷紧后背,能感觉到他屏住了呼吸。

他很敏感,你想让他更紧张一点,装作看不清的样子把书拉近了一点,食指看似无意地在他的手背上蜻蜓点水地划过。

你满意地看到他耳根红了,侧过头假咳了几声拉开你们的距离。教授被他发出的声响吸引了目光,他被叫起来发言。

接受到他无措夹杂着恨恼的目光,你不得不把答案低声念了一遍。

“得救了……”他松了一口气,你却啧啧地叹气,“我还能教你更多。”

他弯起眼角笑了一下,让你又心动了一分。你不希望他重新投入到课堂中去了。

“在同居吗?”

“我抢他的被子,半夜会被扔下床。”他扁起嘴,有点答非所问。所幸你也不是很在乎他说了什么,只是觉得他鼓起来的脸很可爱。

【上午 十一时零九分】

游泳馆里人不是很多,你倚在墙角,一眼就发现那个身影。上衣还穿着,下半身已经只剩一条深蓝色的泳裤了。他站起来,高举双手做运动前的伸展。

你把视线从上至下扫过,又从结实光滑的小腿向上扫去,腿部的线条很流畅,看起来有不少的训练量,至少不是普通大学生的训练量。

如果这双腿夹在腰上一定很紧。

随着他的动作起伏,白T恤卷起露出一截腰线,那个弧度让你流连不已。你走出来,站在正对着他的前方,几个女孩聚在一起,眼神偷偷地往那边瞟。

然后他抓住衣服的下摆向上几下就扯过头顶,腹部的清爽的肌肉线条引起女孩们的低呼。

他弯腰把衣服放在一旁的座椅上,包裹在泳裤里的臀部饱满挺翘,接着他直起身来,眼神穿过女孩们对上你直勾勾的眼,右眼挑衅似的用力眨了一下。

而且他该死地没有带眼镜。

你认定这是对方主动的勾引,于是你也解开衬衫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你不喜欢泳池,穿得太少总是显得太过于暴露又危险。

但你更不喜欢他全身上下只有一块布料遮挡,这让他太过有吸引力。于是你走过去把他推进水里,引起周围的一片惊叫。

你张扬地笑起来,看他从水里探出头来站起来,湿漉漉的头发淌着水,顺着颈脖流进近乎齐腰的水面。

他的眼睛和泳池水光一样耀眼,你把心思扔进那片蓝里,自己也跃进泳池里。

“比一场吧。”你划着水慢慢凑近他,不由分说拽住他的手往起点拖去,他扭了扭手腕——只是因为你太过于用力,却没有想要挣开你。

结果自然是不明就里的那一位输掉了比赛,你远远地领先然后钻过赛道,在终点处看着他惊愕地想要停住,最后还是游进你的怀里,几乎要把脸贴在你的小麦色的胸前。

他扑腾起冰凉的水花打在你脸上,你却只能感受到他为了保持平衡,手搭在你双肩上的灼热体温。

“你怎么能游得这么快?”他从水里钻出来,大口呼吸着,你们的脸贴得很近,只要你往前凑,就能吻掉他鼻尖上沾的水珠。

你忽然潜下水去,抓住他的纤细的脚踝,左手搂着他把他翻过来。然后重新冒出水面,让他以一个难堪的姿势背靠着你,贴着你胸膛勉强立在水里。

他脸红着要挣开你,你抓着他的脚踝做了一个来回的划水姿势。

“要像这样,动作要标准。”你一本正经地做着教学指导,一边恶意地把他的腿分开。

如果时机地点合适他的腿能分得更开,你想。他看起来头上就要冒热气了,浑身都变得烫起来。

他终于挣开了你,游到了远一点的地方,你遗憾于怀里的空虚感,结果扑面而来的水花让你目瞪口呆。

他一脸严肃地用手掌窝起另一捧水,“像这样,动作要标准。”你听到他笑着把水洒过来,你歪着头躲开,觉得是时候要他的手机号了。

【下午 二时四十一分】

你低头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的去处,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

其实你已经看到他在公园长凳上翘着腿,两只手捏着手机,右腿叠在左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

拜良好的视力所赐,你都能看到他破洞牛仔裤里露出的泛红的圆润膝盖。

你径直走过去坐在他身旁,然后抓起他搁在手边的面包,在他面前晃了一下。“你就吃这个?”

他看起来没有好好吃饭的习惯。

“男朋友不给做饭呗。”他歪头笑了起来,你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你男朋友会做饭吗?”

“他很忙。”他显而易见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低头撕开面包包装,你听到他含糊不清的发音,“而且很难吃。”

不知道在说面包还是男朋友做的饭

你扶着额角叹了口气,“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披萨店。”

他神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我是说,你看起来不像是会吃这种食品的人。”他思索了一会又补充道,“我男朋友管这个叫垃圾食品。”

本来就是。你扬了扬眉,看着他一言不发。直到他三下两下把面包塞进嘴里,重新抓起手机按了一连串,你听到手机发出了消息提示声。

“你是想要这个,对吗?”他示意你打开手机确认一下。

你收到了一个邮箱号,你马上编辑了一封邮件发了过去,听到他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

然后你们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一会你就感觉有重量砸在你的肩上。

他好像无聊地睡着了,在你耳边的呼吸声平稳,你现在侧过脸就可以亲吻他的发旋。

然后你就这么做了,半张脸埋进干燥又柔软的头发里,让心里染上那种属于春天的嫩黄色。

可惜这种气氛一会儿就被打破了,你看到一群头戴面罩的家伙背着麻袋仓皇而过,作为一名优秀的义警你不得不管,你只好轻轻挪开他的脑袋,然后摸出钩枪冲出去施行正义。

等你把他们五花大绑扔在树干下,回头就看到他插着裤袋立在树荫下。

“这个城市里真的有很多义警。”你听到他感叹,但你只是追逐树影在他脸上投下的印迹,光点在他脸上微微移动,他立体的五官就像那些展馆里的雕塑,古典又精致的美让你移不开眼。

你为你优秀的艺术鉴赏力而自豪时,他又继续说,“我男朋友也算是个义警吧,或者叫他紧身衣变态会更好。”

“听起来不太好。”你有点哭笑不得。

“他肌肉线条很紧致,穿紧身衣很性感,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要裹在风衣里。”

你面对这个直白的表述接不上话,只好把自己的身影藏进树林里,很快就离开了。

【晚上 十一时二十八分】

你穿过抱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在嘈杂的音乐声中来到吧台前。

“给我来一杯这个。”你小指碰了碰桌面上的玻璃杯,玻璃杯的主人眯着眼瞧着你。

“我身上装了吸引你的磁铁吗?”他舔了舔被酒精润湿的嘴唇,你挨着他坐了下来。

他很明显在调情。毕竟你今天给他发的邮件是邀请他到这里来泡吧。

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在余光中发觉他的目光缠着你滚动的喉结。

“你和你男朋友做爱的时候一般怎么叫他?”

“Jerk.”他吐出一个词,然后咬了咬下唇,又笑了起来。

“有这么烦人?”你问话的同时他笑得更厉害了,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他停不下来地笑,甚至想要伏在你身上笑。“就是很烦。”

“说到烦,我也有个烦人的事情,想要请教你。”你难得用这样客气的口吻说话,还刻意压低了嗓音,某人说过这个声线有些性感。

“我的……爱人生气了,我应该怎么亲吻他,他才会原谅我?”

酒精的作用让他眯起眼睛,但他还是兀自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神情里半是夹杂着抱怨,“你应该好好反思,然后道歉。”

你忍不住把手抚上他的脸,顺着弧度摩挲着,然后贴近他的脸,让你的唇若即若离地触碰着他的。

“像这样把他的嘴唇分开?”你含上他的下唇,轻轻摩擦着。

“可能不太有诚意。”他顺从地开口,像是邀请。

你从善如流地把舌尖探进去游走了一圈。“那这样吮吸一下怎么样?”你退出来,重重的吮吸着他的唇瓣,发出羞人的声音,他的唇瓣变得鲜红起来。

“唔……好一点。但我打赌他还是不会高兴。”你探进他的上衣,手在觊觎已久的光滑腰线上抚摸。

你突然加深了这个吻,他整个人都贴在你的身上,你急迫地想要到达更深处,想要拥有他。

“这样呢?”

他勉强地从嗓子里挤出回应,然后双手情不自禁地搂紧你肩。

“一会再说吧……”

然后你们离开酒吧,一路拥吻着回到他的出租房,他骑在你身上摇摆着腰肢,挑衅地看着你,俯下身去吻你的脸,你的下巴和你的唇。

他都这么乖巧了,你还是忍不住把他翻过来,从背后深入了他,听他发出长长的呻吟,舔吻着着他的耳垂,感受他在自己身下为情所动的战栗。

你就是忍不住要欺负他。

“你男朋友比我技术好吗?”你坐起来,从背后贴着他的脸吻着他的眼睛。

“我男朋友……”他刚要开口,你就用力拧了一下他的乳尖。

“Damian!”他惊叫出声,然后扭头恶狠狠地盯着你,你闭上眼无视那个生气的目光,找到他的唇吞进嘴里。

“我不记得我前天怎么生气的了。”你放开他时,他气喘吁吁靠在你怀里,你还深埋在他体内。

“你很久没从窗户里直接飞出去了,还幼稚到把我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掉了。”你挺动了几下,满意地听到他的呻吟。

“你已经要……要回来了,而且你……你又在我的教室里装了监控?”他在连续的快感刺激下喘不过气,你在他泛红的眼角看到了你最喜欢的泪花。

“我还以为你会跟我计较皮下追踪器的事?”

他果然跳起来,“在哪里?”

你一手把他捞回来,对他的脖子上留着的牙印位置咬了一口,分毫不差。“在这里。”

“我们都装作不认识了,怎么最后还是跟你搞到一张床上去了?”他说着,却向后把自己送向你。

因为他是你的致命吸引。

“承认无论我是谁,你都会被我吸引的事实吧,Jonny boy.”

END

标签:damijon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