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Spontaneous (番外三)

HP AU  蛇院 Damian X 狮院 Jon

复健,好久没写东西,可能不太能看,可能非常无聊。

之前欠画手朋友的债,其实她想看火焰杯但我还是写不出来hhhh

曲线救国吧,也是之前想写的一些黏腻的梗

以后再写HP AU的话就不在这个框架下写了,想写大米捡了魔法生物乔乔龙哈哈哈哈,从孵蛋到骑龙一手包办(不

之前的链接也贴在下面啦,番外二是车之前发过了…就不顶风作案了(。

这个番外三的时间是接在正文后,一二前的。

全文

番外一

1

护士长抽出魔杖对着枝杈型的吊灯轻晃了一下,火烛“啪”地熄灭,她在把门轻轻锁上时环顾了四周,满意地看到所有的窗帘都已经被放下来,只有正对着Damian Wayne的窗户依然敞亮着,入夜后的月光平静地洒进来——来自斯莱特林七年级级长的要求。

她打了个呵欠,神情疲倦地匆匆离开,火焰杯第二场比赛出现的意外太多让她忙得焦头烂额,也让她没有注意到整个房间里唯一的病号病床上的异样。

——鼓成一团的被子被一只肤色偏白的手掀开了一角,显然这不是Damian的手。紧接着Jon从那处探出头来,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呼……她走了吧……”Jon小心翼翼地半坐起来把视线投向房间门,还没松口气,就被另一个从被窝里探出头的人拽了下来,Damian的手又攀上他的肩头,鼻尖凑上来亲昵地磨着他的脸颊。

Jon抿了抿唇,偏过头去堪堪避开Damian意图吻上他的唇,引来Damian不满的弹舌音。“差不多行了吧……”他扭动着挣开Damian的怀抱,明显可以看到他脸上泛着红,一半是羞的,一半是闷的——刚才躲着护士长时,Damian还故意在被子下吻他,把本来就稀薄的氧气掠夺得所剩无几。

”真不敢相信,这一整个晚上只有我来看你。"他掀开被子,又一次坐起来,脚尖伸到床边的地面上摸索,寻找着刚才忙中无暇收拾而被藏进床底的鞋子。

Damian翻了个白眼,“真实的Damian Wayne没有那么招人喜欢,再者,Maya他们下午就来了。”

Jon心虚地眨了眨眼睛,不太敢看Damian的表情,只好装模作样地低头做出一副认真寻找的样子。

“别转过去,我知道你找到鞋子了。Kent,今天下午我被鸟蛇咬伤腿的时候你居然没在场。 ”Damian模仿着之前Jon的语气,阴阳怪气地重复着,“真不敢相信,这一整个学校只有你不在场。”

“倒是让梅林评评理吧!”Jon像是被按了什么应急开关似地转过身来,“要不是你昨晚的特训让我被管理员逮了个正着,我也不会被罚在地下室贴了一下午标签。”他敏捷地用两只手抓住Damian企图探进他衣服下摆的手,就像抓住金色飞贼一样,“我没有想到你会受伤。”

Damian一开始很生气——他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的。Maya扶着他一瘸一拐走进医务帐篷的路上,他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发出“TT”的声音,还伴随着眼神在满场地的乱瞥。

“他没来呢。”Maya语气平静地提起Jon,好像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所以Damian就更生气了,即便Jon带着从厨房里带出来的丰盛晚餐闯进了校医院,第一时间跑来看望他。

他让护士长特意留着的窗户,原本是让Jon从这里离开的出口。但现在,Jon把自己的手包裹在他的掌心,来自这个格兰芬多偏高的体温和某种程度上的充满歉意的摩挲让Damian很受用。

他微微扬起脸,找到Jon有些愧疚的目光——他在看着自己被绷带紧紧缠绕着的脚踝。

“你带我回斯莱特林级长休息室。”话音刚落,Jon就开口要反驳,所以Damian飞快地补了一句,让Jon彻底放弃了抵抗。

“这是男学生会主席的命令,不然格兰芬多扣十分。”

2

夜深时的霍格沃茨很安静,巡逻的管理员还没有接近塔顶——Jon一如既往地听从了Damian的指挥用飞天扫帚将两个人送到了格兰芬多塔,贴心地让Jon把扫帚先放回休息室。

当然Damian的解释也总是有他的道理,“管理员一般会从塔底往上走,而我们只需要避开他一次,而带着你的扫帚会让我们行动很不便。”

他刻意把“你的”这个词强调出来,但Jon其实已经很习惯他的这种嘲弄的前奏,因此先发制人地反击道,“我觉得我把它用得比你好!”Jon犹豫了几秒,才开口接上一句,“如果是我,下午就不会骑着扫帚还被那个怪物咬了……”

“你懂什么!”这句话意料之中地点燃了Damian,“那是"鸟蛇”,尽管通常情况下它们不咬人,但这个项目的设置就是要我去碰它们又漂亮又珍贵的银蛇蛋……”Damian把声音压低抱怨起项目的设置,而Jon感觉到绕过他大半个身子的右臂把他压得更紧了。低沉声音的主人靠近他的耳廓,不屑的嗤笑在本来就寂静的走道中格外清晰,“别嫉妒,至少得再过两年你才有机会给格兰芬多‘光荣负伤’的机会。”

“等你伤好了,魁地奇分高下吧。”Jon不敢和他争论太多,生怕斗嘴太过激烈引来不必要的关注——据他所知,有好几个幽灵,包括皮皮鬼似乎喜欢在这里游荡。

Damian却咧开嘴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要是说魁地奇,你就更没有说话的资格了。”Jon疑惑地侧头对上Damian挑起的眉毛,“你还记得你入学时看的第一场比赛吗?”

Jon眼珠一转,紧接着惊呼出声,引来走廊上肖像画们的集体抗议。“你是——斯莱特林那个找球手!”Jon急忙压低音量,一瞬间就要把自己如何崇拜如何仰慕的想法脱口而出,在对上Damian得意的笑时,硬是把赞美之词吞了下去。

“想夸我就说,不用把自己憋坏了。”Damian有意把全身的重量压在Jon身上,硌得Jon抱怨起来,“你是阿尼玛格斯对吧?就不能变成比较小巧的动物让我把你抱回去吗。”他皱着眉拽着Damian挨着墙走,“说起来,暑假的时候送信的猫头鹰是……你变的?”

——难怪他在猫头鹰棚屋里怎么都找不到那只性格恶劣的信使!

Damian为他的后知后觉啧啧叹气,并告诉他这个学年结束,自己就要去魔法部登记注册了。

而全优生Jon很巧妙地捕捉到了关键,“猫头鹰应该不是你的注册形态。”于是Damian沉默地思考了一会,还是在Jon热切地催促中蹦出了两个词,“狼狗。”他不自然地抿了抿嘴,骂道,“这都要怪格雷森……”

Jon的脑海里马上都是Damian那位有名的前傲罗哥哥——夜翼,在家里逗着小狼狗发笑的画面。下一次见到Dick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问他是怎么劝Damian变成那种可爱的生物的。他放声笑出来,引得Damian恼怒地把他向墙的方向撞了一下。

“病号就不要给人添麻烦,好吗?”Jon憋着笑建议道,“变成小狼狗,让我抱你回去行吗?”

Damian凶巴巴地掐了一下他的脸,“想都别想。”

“那让我背你回去?”

“……梅林在上,你千万不要做出这种事来。”

3

尽管早有预料,听到管理员的脚步在楼梯间响起时,两人还是露出了有些慌张的表情。

“这边。”Damian很快恢复了镇定,有条不紊地拿出魔杖对着锁低声念了开锁,拉着Jon躲进一个小房间。

但霍格沃茨的房间常常有着各式各样的古怪之处,在他们躲进来之后,Jon很快察觉到不对的地方——整个房间的空间在不停地缩小,如果不及时出来,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几面墙挤成肉泥。

“嘿——”Damian及时伸手捂上Jon的嘴,两个人沉默着听着管理员的脚步声从门前远去,紧接着赶在墙面急速靠近的时候一起冲出门来,靠在门上喘气。

正当两人以为有惊无险时,内部收缩的墙面似乎是到了极限,“砰”地一声撞在门上,发出让人无法忽视的巨大响声。

已经走到长廊一半的管理员疑惑地回过身来,把魔杖上闪着的荧光晃了过来,就要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查看异响的根源。而Damian只来得及牵住Jon的手把他拉到转角的墙后,用宽大的长袍把他遮起来,随时准备跑下楼去。

“别用那样的光照着我!”突然一声怒喝从墙上传来,吓得管理员退了一步。墙上的肖像画们纷纷醒过来,发出不满的、愤怒地叫喊声。“快,快快从这里离开。”肖像上的尖帽子巫师整了整自己帽檐呵斥道。而其他的肖像也应声附和道,“这儿没什么异常的。”

“可那响声……”管理员犹豫着停下脚步,紧接着从走廊的尽头传来瓷器落地破碎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快去那边看看。”肖像们异口同声地催促着他,管理员咬了咬牙,扭头很快消失在长走廊的尽头。Damian放下手里的魔杖,听到Jon心有余悸地感叹,“没想到分裂咒可以有这么远的施术距离。”

Damian低头,正对上Jon抬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他心头一动,借着这个紧挨的姿势低头要吻,墙上却传来一阵嘘声。“就知道年轻人眼里只有爱情,没有友情。”那位尖帽子巫师叹了口气,看到旁边的老妇人满怀欣慰地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人。

Jon急忙挣开Damian,差点让Damian站不稳踉跄了几步,“谢谢你们的帮助!”他由衷地感谢着,听到Damian发出一连串“TT”。

“不用跟我们客气。”那位老妇人开口,恨铁不成钢地看着Damian,“当时这孩子骗你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太不道德了。好在……”Jon看向身旁,瞧见Damian的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上去了。

“托了家父的福,我几乎认识这个学校里的所有画像。”Damian不情不愿地解释道,“而且不是我骗他,是因为他自己蠢。”

但墙上的肖像画们都笑了出来,尖帽子巫师还学起了Damian的招牌嗤笑,“别听他这么说,几乎每个你去特训的晚上他都提前跟我们打了招呼,要我们替他看着你……”

“该走了。”Damian扯过Jon就往楼下走,颇有种慌不择路的架势。而Jon似乎隐隐约约听到老妇人笑着补充了什么。

“……你想不到这小鬼有多喜欢你。”

4

总算是回到了休息室,两人筋疲力尽地倒在宽大的扶手椅里,看起来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还是Jon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那我回去了?”

——话是这么说着,人却没有要动起来的意思。Damian闻言斜了他一个眼刀,发现Jon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一副就要在这里睡着的样子。

“要睡上床上去睡。”Damian扶着椅子勉强站起身来,Jon赶紧跳起来扶着他到床边——险些忘记这位小少爷还是个病号。

一番收拾之后,Jon可算是让Damian躺在了专属级长的四角帷幔中。“要不,你……”Jon坐在他床边,还是问出了可能会引发二次斗争的话来,“我想听听你今天是怎么通过的第二场比赛。”

Damian果然面露嘲讽之色,“你要是来看了不就知道了?”

“……Kathy给我讲过了,但你知道的,本人讲出来的故事总是好听一百倍。”Jon从踏进病房就开始积攒的好奇心终于爆发,他带着一点讨好的意味用魔杖前端敲了敲枕头,让枕头呈现出一个舒服的形状。

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人则有更复杂的心思,Damian扯着被子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身旁的空位,“要听故事,不是应该躺下来吗?”

——他什么时候说要听睡前故事了?

Jon把眉头纠成一团,还是被自己的好奇心完全战胜,脱下长袍,扯掉领带扔到一旁,心一横自己钻进了Damian的被窝里,Damian还“好心”地分给他一截被子。

“说吧。”Jon蹭了蹭,挨近了Damian背对着他的后脑勺,轻轻把鼻尖靠在他领口露出的有点凉气的皮肤上。

Damian突然转过来,让自己的嘴唇蹭过Jon的额头,引得他过电似的浑身激灵起来。“讲规则,Jonny Boy,一个故事换一个。”

“那你想听什么?”Jon自暴自弃地缩进Damian怀里,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把他扣紧。

我想听你亲口说,我不在的日记本里的半年里,你的每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变形术没有我的指导能不能把地精变成苹果,和拉文克劳的魁地奇比赛有没有当上正选,没有夜间训练的夜里你在想什么。

——虽然他已经在日记里翻得差不多了。

“讲一讲乡村生活?最好有你出糗的那种。”Damian装作不假思索地开口,引来Jon愤怒地争辩。然后他就听着Jon叹了口气,从农场里养的动物,讲到小氪喜欢把仓库里的干草堆弄得一团糟,最后说起他自己趴在窗台边看星星们都聚在一起。

“……有机会你一定要来。”Jon说得睡意全无,结果却感觉到Damian的手已经没怎么使劲了,往上蹭了蹭,看到睡前故事提议者已经闭上眼睡着好一会儿了。

他扁了扁嘴,重新挪进Damian怀里,埋在他胸前闷闷地嘟囔道。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没有回应,只是那只搂着他肩的手伸到他脑后,把他的头发泄愤似的使劲揉了一通。

Damian闭着眼用嘴唇摸索着找到他的眼睛,然后Jon抚上他的脸,主动碰了碰还在往下探寻的唇。

Jon当然知道,Damian讲的版本肯定要比Kathy讲的无聊多了。

“但你可是Damian啊。”

END.

标签:damijon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