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Responsibilities(2)

前文走→1

 米单箭头!Attention!

有原创反派私设注意…

ooc自认了,放弃人生。

——————————————————————————————

Damian粗暴的闯入方式并没有招来更多的防备力量。

——目标失踪,人去楼空。

罗宾仔细地在倒下的三个人身上搜寻了一番,就连鞋底和鞋面的接缝都没有放过。遗憾地确认他们只是三个普通的安保人员,无足轻重。Damian抓着他们的制服后领扔到房间的角落里,愤怒地坐在了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大概是临时从旧货市场弄来的——未加控制的力道让它发出了几声难听的嘎吱声,像是嘲弄的粗哑笑声。

他赌气地发出啧啧声,在把视线移到办公桌上的机器时,脸色才稍稍变得不那么难看。Damian按了几个键让窄小的显示屏亮起来,屏幕上的数据飞快地滚动,而他的个人电脑时不时地发出震动,那是传输请求被接受的提示。

今晚的早一些时候,他蹲在信号塔和大厦连线的一个天台上,花了不少时间才入侵了这台看起来完全不设防的机器。超级小子没有等着他的呼叫就出现在附近,赤手空拳就打算收拾那些围绕在大厦附近,准备行进到城市各处扰乱治安的机械人。

这些机器人是两周前开始出现的,但它们似乎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除去机械的外表,不能思考的大脑以外,他们的行为就像是未曾受到训练的普通人,只是在走进人群聚集的地方时会让不少人感觉到惊吓——这听起来毫无威胁。

而这座城市的守护者超人并没有闲暇顾及这件小事,他把这个问题的处理权交给了他的儿子,超级小子。对五年来不断接受超级英雄训练的Jon来说,这就像是个回收废旧的处理工作那样简单,短短两周他已经处理了23个机械人。

——除了至今没有找到机械人出现的根源,他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

Damian一周之前才从布鲁德海文回到哥谭,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五年里Jon的能力不断觉醒强化,让Damian相信Jon一个人能够把这件事处理好。

让他察觉到不对劲的是另一件事。

同样是两周前,Jon所就读的高中举办了一次科研比赛,大赛的赞助者Raymond Ramirez慷慨大方地给出极具诱惑力的条件,优胜者们将有机会长期使用他们设立的实验室进行科研项目的开发——Damian对着连线视频里一脸兴奋的Jon啧啧出声,“你又不是没来过蝙蝠洞。”

“但我又不能总是飞去哥谭。”Jon扁了扁嘴。

为了这事,Jon折腾了整整一周——这也是他没有腾出所有时间去打击机械人的原因。在他向Damian咨询某些技术问题时,Damian总是忍不住要开口半是教育半是嘲讽地提醒他注意处理他学生身份外的事务。

“我发誓!没人因此受到伤害。再过……再过一周我肯定能把这个任务完成。”Jon摆弄着手里的零部件,突然紧张地凑近屏幕,“抱歉,我现在的导师,噢,也就是Raymond好像过来了,我一会儿再和你说。”

“嘿,我还没说完……”Jon把手机倒扣在桌面,Damian的显示屏上顿时黑成一片。只能听到某个人推开实验室的门,Damian听不清他们交谈的内容,只听到几乎没有间歇的爽朗笑声。

……Raymond Ramirez。这个一头金发,笑容和煦的年轻赞助商,Damian打开数据库草草浏览了一番,又不屑一顾地退了出去,出于某种不太愉快的情绪,他主动地结束了和Jon的连线,并决定再也不要了解这个名字诡异的家伙的任何信息。

这导致他直到一周后才察觉到自己对Raymond Ramirez产生的抵触情绪,并不是所谓的青春期嫉妒心在作祟——名字和姓氏都是同一个字母,是巧合还是刻意?

例子鲜活如Lex Luthor,那可不是什么正常角色。

Damian黑进Ramirez公司的账户,在流水里认真核对了一番,几笔大账目都记录流向一个名不经传的公司,一个空头公司——地址就坐落在大都会的郊外。Damian赶到时,只来得及找到一个空无一物的废弃地下室。

不过看来,空无一物只是伪装罢了。

Damian一路搜寻到距离这个地下室1.3英里的垃圾焚毁场,捏着鼻子从压缩机器里抢下芯片。可惜的是只剩下一小部分残骸,即便在韦恩科技的扫描下,也没有给出更多除了“Ramirez 这个家伙很有问题”以外的信息。

不过就凭这点他就能找上门去,跟Ramirez当面对质看看。结果现在还是扑了个空,Ramirez似乎又先他一步走了棋。

在完全确认之前,他还没打算告诉Jon,关系亲密的导师一夜之间突然变成居心叵测的阴谋家,换谁都有点接受不了。

这么多年过去,就算是Damian也开始学着照顾其他人的情绪了。

——不过可能也因为是Jon的缘故?

Damian有着超出所有同龄人,甚至超出不少年轻英雄的自信。他的这份自信建立在探寻自我和征服他人之上,甚至可以说每一个毛孔都开诚布公地展露着这种自我认知。他经历着严酷的训练长大,无论是在刺客联盟还是在哥谭,有别于同龄人的经历都让他对于自身的认识愈发明朗,对实力的自信让他对行动有自己的一套安排——也许不会是wayne式的精细,但确定性是不容质疑的。

但自从和Jon被迫强制性地组队后,质疑也随之而来。

以前Damian习惯于把Jon扔到明面上去,吸引火力,分散注意,好让他能够独自处理。即便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也依然没有摆脱这种明暗关系。就像是今晚,即使没有呼叫,超级小子的明面上的行动也替他做了不经意的掩护。

不需要太多言语上的技巧或者是行动上的胁迫,Jon自然就会出现在他需要的地方。只是正好需要他,他就自己冲上来堵住这个枪口。

Damian在四五年前是这样认为的。对于Jon,他其实有着不小的征服欲——能有个乖乖听话的半氪星人跟班当然是利大于弊。

不过显然每个人都能看得到,Jon并不准备做一个“跟班”,鉴于他的原话是这样表述的,“我以为我的新成长目标不是成为‘罗宾的跟班’”。Damian的征服受了挫,而且在他们相互嫌弃的那个时期,Damian习惯的做法,其实很容易把自己置于一个不那么舒服的状态,往往要承受超级小子的怒火和质问。

Damian起初并没有接触到Jon的真实想法——Jon在想要承担起一些他认为的,或者是他的超人老爸一直在表现出来的英雄责任。

尤其是Damian在自己的泰坦队伍受挫,不得不抛下自尊向他求助后,Jon在超英事务上愈发地积极起来,在他成为超级英雄预备役之后他就没想着永远预备。

那时Damian总觉得对他来说,“责任”太早了,一个出门还需要妈妈准备汉堡的十岁孩子能够担起什么责任?

机器突然发出的尖锐的警报声把他从回忆里惊了出来,他猛地站起来扑向机器,眼看着屏幕闪烁了几下,整个机器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Damian抓起角落里那三个还在昏迷的家伙,尽可能地把他们吊在自己身上,攀着绳索,在机器爆炸的前一刻越出落地窗上的窟窿。

把这三个人捆起来吊在街灯上后,Damian就近找到一个僻静的工地,在集装箱上坐下,匆匆浏览了一遍下载到的资料,方才在机器自毁时,那些资料也随之销毁。所幸Damian抢下来的数据已经足够他做一些初步的分析。

——结果令人难以置信。

资料显示出Ramirez的公司正在进行一些非法的活人实验,Damian对这些行径并不感到陌生,让他惊讶的是,他从机器里还找到了一些关于最近大都会出现的机械人的影像资料,拍摄不是很清楚,从角度分析来看,摄像头像是装载在机械人身上。

还有一个命名为“Source”的文件夹,尽管已经被删除,但里面的文件夹被从1至23分别标上了号码。

不幸的是,这两星期出现的机械人也恰恰是23个。

Damian的脑子飞速运转起来,Ramirez绝对和机械人的出现脱不开关系。更可怕的是,Ramirez恐怕是对活生生的人类做了什么,也许机械人一开始并不是机械?

还不能确定。但他更笃定,这件事现在更不能开口跟Jon说了。他第一次见到亚魔卓小子一家的尸体的时候哭了一鼻子。这一次Jon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为了那些不幸的人流泪——尽管不是他的错,他也会认为是他亲手给这些人判了死刑。

Jon会为了很多事哭。他还记得差不多是四年前,在他们相互讨厌到达了巅峰的一个下午,他们为了各自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位置吵得不可开交,Jon生气地大步离开——那时候他还不会飞——Damian以为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那天晚上在哥谭的巷子里,对面的怪物轰然倒地,Jon跑过来,惊慌失措地把Damian的面罩撕开,一边不停地问蝙蝠侠在哪里夜翼又在哪里,一边用拇指小心翼翼地擦掉他眼眶边的血污。然后伸了几个手指在他面前比划,得到Damian吐着槽的正确回复以后,才松了口气。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Jon的眼睛里突然眼泪就开始打转。Damian目瞪口呆地问,“你哭什么,又不是你瞎。再说我也没……操!”

——Jon抽了下鼻子,哼了一声松开手,把他头砸地上了。

“我们不是分道扬镳了吗,既然你认不清自己的责任……”

“受伤了就少说几句吧。”Jon伸手抹了下眼角,一本正经地俯身正对着Damian的眼睛,“我没打算当你跟班,但你还是我的朋友啊。而且你说超级英雄救人于水火,那这样说起来,你也是我的连带责任。”

Damian记得他,那时候有种异样的情绪被酝酿起来,他看见超级小子脸边有干涸的血迹——Jon刚才替他清理之后不小心抹在自己脸上的,然后直直望进Jon水蓝色的瞳孔深处,忘记了已经蹦到嘴边,想要学他的父亲说的那句“滚出我的哥谭”或者是别的什么——他在想,Jon恰好出现在这里不是“恰好”,而是他的责任——无论是对朋友还是超英的——注定让他出现在这里。

他太小看Jon了,他完全有能力承担起责任来成为一个超凡的英雄,而不是罗宾的武器,或者跟班。

不过Damian也说不出令人感动的发言或者感人肺腑的道谢,他拧着眉毛让Jon扶着他站起来,累得只能听Jon反反复复地说照顾朋友也是超英的责任,一边觉得太过于聒噪。想让这个喋喋不休的朋友送他回蝙蝠洞。

——现在想想那时候应该有个别的选项,直接吻他,堵住他的蠢话不是更好吗?

tbc.

——————————————————————————

显然我觉得大家已经忘记这个了(。)不过实习告一段落我可以开始搞文了,这章为了写到想写的内容感觉比前一章长好多hhh

总觉得我脑洞超狗血了… 

标签:damijon
评论(10)
热度(53)
  1. Damijon囤粮地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