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北遇(上)

Attention!

本篇:旅者达米安和一只叫乔纳森的北极熊的故事

时间大概二战后【不重要

达米安只是个普通人

(想的好好的流浪诗人米生生变成了叛逆子弟米

(打Damijon标签时感到了心虚

(自我满足产物


达米安想把混杂着粗麻布料的棉绳头巾裹紧,以遮挡十二月挪威的入骨寒风。

但白天仅数个小时的热量还是难以维持他的精神,他寻了处山崖的窄缝,挨着冰雪沉沉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舒舒服服地窝在一团近乎透明白色毛茸茸中,圆耳的北极熊把他圈得很紧,很温暖。

达米安皱巴着脸,挪开按在他脸上的兽爪。

“……你挡着我的视线了。”

话虽这么说着,他却就着柔软的熊肚子翻过身来,面朝着深黑的天空,看着亮绿色的极光在冰蓝山脉的尽头像帷幔一般铺开。

这里是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近2600人口,熊比人多的地界。

斯瓦尔巴群岛横跨北纬74°到 81°,距离北极点只有1000多公里——对绝大多数人来讲,这会是他们一生中到过的最北的地方。

在短暂的旅途中,轮船把来访者搭载着去往斯匹次卑尔根北部和东部的线路上,要想与3500只北极熊中的一员相遇,仍然需要运气。

——达米安也不知道该把自己归于运势天平的哪一侧。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冰天雪地中醒来的时候遇见北极熊了,尽管两次遇见的是同一只熊——上一次的经历让他更难忘。

今天的早些时候,天才刚露鱼肚白,从地中海远洋而来的煤炭和石油商人们就要求停船登陆了。在灰褐色沙地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时,达米安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就连看着浅海滩上的浮冰晃动,也不觉得晃眼眩晕。

他不觉得自己做了多么离经叛道的决定——在达米安看来,瞒着家人偷偷混进货运商队,一路从戈壁大漠游历到这极地冰原,充分保持了一个十七八岁少年对世界的好奇和探究之心。况且,他自认要比那群高谈阔论的,抽着雪茄把客舱弄得乌烟瘴气的老家伙们懂得多得多。

所以当老家伙们扯紧厚实的大衣,跟着领队朝港口方向走去时,达米安还忙于攀上离滩涂稍远的一块巨石上,不紧不慢地从挎包里翻出一副望远镜,四处眺望起来。

敞开的包裹被放置在一旁,一个隐蔽在白雪中小身影蹦跳着钻进布口袋,口袋的主人却浑然不觉。

一只雪地颊白鸟被深蓝色牛皮本上烫金的文字吸引,在包的沿口打转了几圈,竟然叼着护照飞走了。

——还堂而皇之地从达米安的目镜视野里招摇而过。

“妈的。”

达米安只好匆匆背起包,嘴里骂骂咧咧地跳下雪地,企图追上那个灰褐色的可恶小东西。

专用的钉鞋在坚实的雪地上造成了不小的阻力,达米安追着那鸟儿跑出很远,累得在矮桦木林里把手撑在膝盖上直喘气,一边不忘目露凶光地瞪着偷护照的小贼鸟。

所幸这贼鸟儿负着重物飞得也疲倦,乌溜溜小眼盯着达米安,喙一张,“啪”地一声把护照摔进雪地。

“算你识相。”达米安摸起那本子,胡乱地塞进背包的最里层,抬头瞧见那颊白鸟扑腾着翅膀飞离了去,他却皱起了眉头。

这是在哪里?

桦木林的枝干光裸着,乍一眼看过去全是灰蒙蒙。达米安猜想自己已经离登陆的地方很远了,心里着急起来,一口气走岔了,开始猛烈地咳嗽。

方才追得辛苦,现在又止不住这咳嗽。这天气也不给面子,原本细细小小飘着的雪花也有变大的趋势。等达米安急匆匆跑出林子,抬眼就是一片雪亮,刺得他眼睛生疼。再远远看见那船已经起锚扬了帆,追是追不上了。他想拿出墨镜缓解眼睛的难受,眼眶边却有不受控制的眼泪流了出来,大脑一阵旋,竟是直挺挺地栽进雪地里。

达米安晕过去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可不要被鸥鸟当做腐尸啄了才好。

他是被眼睑上湿漉漉的触感给弄醒的,睁开眼的时候雪盲的症状虽有所缓解,但视野里还是模糊一片。达米安用力眨了眨眼,勉强辨析出是某种兽类的头部轮廓,小脑袋上的半弧耳朵看起来触感极佳。

如他所愿,鸥鸟未至,北极熊倒来了一只。

眼看着这熊还想把它的黑鼻子凑上自己的脸,达米安皱眉偏过头,下意识就地向右一滚,一个翻身利落地半跪着蹲起来。

这会儿他和熊仅有数尺,足以让他看清这白熊的模样。

它看起来约莫有一只成年孟加拉虎一般大,冬季的到来让它的白色毛发显得格外浓密——这是一只两三岁左右的白熊,圆溜溜的眼睛黑亮,正直勾勾地盯着达米安。

达米安喜欢动物,而他正对面的北极熊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白色毛绒爪子,看起来憨厚可掬。

——个屁。

要知道北极熊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肉食动物,据达米安了解,光是在斯瓦尔巴群岛每年就有20人会被这相貌可爱的兽类主动袭击。他才不相信这熊对他没有怀着不轨之心,刚才在他脸上嗅来嗅去,怕是在检验食物的质量。

那可是吃人的主。

尤其是这小白熊看起来,虽不像它的成年同类那样庞大凶悍,但两三岁——相当于人类的十五六岁左右,正是自己走出山洞,独立觅食的时期。

刚出师就遇上一个这么新鲜的。

达米安深吸了一口气,不甘示弱地回瞪那对熊眼,同时悄悄地往后一步步挪着。小白熊像是被他唬住了似的一动不动,达米安不敢大意,默默给自己倒了个数。

“……3。”达米安腰部发力,缓缓直起身来。

“……2。”小白熊晃晃脑袋,厚实的肉垫在雪地上蹭了蹭。

“……1!”达米安转身就跑——开什么玩笑,他这趟游历是要来证明自己的,可没打算把自己折在这里。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次他要是成功逃跑了,他一定能让家里那几个哥哥刮目相……

“操!”

看起来举止笨拙的小白熊,竟然飞也似地在雪地上跑起来,半立着就把达米安按倒在了地上。达米安挣扎起来,那熊倒也不使劲,只是用比达米安大了半倍的熊身围住他,黑色的三角鼻子还在他衣服和脸上蹭来蹭去。

达米安恶狠狠地瞪着小白熊的乌溜大眼,然后就看到小白熊似是畏缩了一下,犹豫着移开了按在他胳膊上的熊掌。

借着这一空档,达米安再次转身爬起来又开始了狂奔,紧接着又绝望地听到呼噜噜的熊叫声近在咫尺。

他又瞪,小白熊又松爪;他再跑,小白熊再重新把他按倒。

达米安叹着气放弃了挣扎,任凭小白熊像抱着布娃娃那样在雪地里圈着他。

……这要吃不吃的,是想干嘛?

达米安把双手抵在小白熊的双掌上,奋力把它隔开数十公分,在它再一次想要使劲压上来之前,拿出了这一生的狠劲盯着它,竟然让小白熊缩回了前掌,放开了对达米安的禁锢。

“别跟过来了!”达米安装腔作势地吼了一声,似乎真的吓到了它。达米安瞧见它举起左前爪在脸上抹了把雪,然后就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绕着他打转,倒是没有再要弄翻他的意思了。

他尝试着向前走了几米,小白熊也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时不时把脸凑上他的皮大衣磨蹭,又在他脚边嗅来嗅去。

达米安心中又惊又怕,又不敢真的飞起一脚踹在熊脸上,只得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快步走着。

从他昏过去到醒来过了将近一小时,起初雪下得急,堆起来的雪没过了鞋面。达米安转念一想,自己没有躺在雪中被冻死,还得感谢这小白熊把他弄醒来。这样想着,又想伸手揉一揉小白熊的脑袋。

一人一熊在结得坚实的厚冰上缓缓行走着,小白熊自然不知道达米安对它包含一番复杂的爱恨交加,它时不时就会比达米安走得要快,这时它便会远远停下来,趴在冰面上等着达米安无情地从它身边越过,然后又再一次追上他。

追着鸟来时不觉得,这走回去的路却是远得很。达米安再一次见到那片灰褐色浅滩时,雪已经停了,天色又亮了许多。

达米安知道那些人的行程,离港一日,然后次日的日出时才能重新入港。现在放眼望去,蓝海上除去浮冰和折射的波光粼粼外别无他物。

他扁了扁嘴,恰恰小白熊这时候又重新追赶上他,脑袋在他腰间又嗅了起来,还从喉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

达米安弯下腰,第一次用双手捂在熊脑袋的左右,他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整个陷入又白又长的毛发中,然后像对小猫一样揉搓它下巴周围。

小白熊果然受用地眯起眼来享受着达米安的温柔地抚摸,也听不懂达米安咬牙切齿地,语气恶狠狠地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它即将迎来达米安恶劣本性的一展无遗。

“你就在这里陪我等到那船回来吧。”

tbc.

我靠怎么会有人把这种东西写这么长啊【。

硬生生写出上下两部分来

噢对了,想安利大家和我一起吸北极熊【你

文里面的小白熊乔有左边这只这么大↓

然后!出生几个月的小小熊可爱到窒息!!


欢迎大家一起吸熊【疯魔

不过真正的北极熊是真的很大只很可怕的…!像我写的这种成精(。)的乔乔熊大概是不存在的!

真的会吃人的!吃人的!吃人的!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