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伪装教学

Attention!

1、配对:Damian Wayne/Jonathan Kent
   (斜线前后有意义)
   分级:NC-17

2、都怪这个人 @DSASWORLD  画的小白狐乔太可爱了我简直忍不住犯罪!然后就犯罪了!

所以这篇是underage,姑且算米19乔16

3、要先看这个可爱的乔!是DSA画的!→小白狐Jon

4、私设多到爆炸,没有捉虫,不讲科学

5、打了【Top!Damian】的tag!这篇就当是开Tag庆贺了!(谁要啊

 大家快来给这个Tag添砖加瓦!



超级小子坐在滴水兽边上,双臂张开把披风揪过头顶,两只手用力拽着两角扯向两边,红色披风遮盖的头顶隐隐压出两个不寻常的轮廓。

——罗宾爬上楼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滑稽景象。Damian从背后走近他,然后在他身后饶有兴趣地蹲下身来,食指贴上没有披风遮盖的单薄制服,沿着脊柱向下游走。

“你干嘛?”Jon一个激灵缩起脖子,却还是保持着那个可笑的姿势。

“省点功夫吧,Jonny Boy,这还有更着急等你藏起来的部分。”

Damian站起来身来,Jon也被迫跟着站起来。

“你放开我……的尾巴!”

一条毛绒绒的白色狐狸尾巴,赫然被Damian抓在手心里。

他坏心眼地用力一揪,Jon就惊呼着松开手要去掰开Damian的手。披风没了拉拽,顺势滑下来,这下让Jon拼命遮盖的头顶也暴露在Damian的视线中。

两只小巧的三角耳朵竖了起来,白色绒毛里泛着粉色的内里让Damian发出一声轻笑。“居然是北极狐。”

超级小子扁着嘴,蓝眼睛无精打采,顶着的狐狸耳朵耷拉下来,身后的毛绒尾巴也沮丧地垂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罗宾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遭到了超级小子的怒目而视,才装模作样地收敛一些。

“慌什么,我会教你怎么做伪装的。”

Jon真的有些慌。尽管自他懂事以来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会在临近成年的时候出现动物特征,确切地说是长出兽耳和兽尾来。

由于他的氪星血统,Jon一直都无法确定自己是否会出现动物特征。但恰恰就在今晚,他还有几天就要满十六岁的时候,头上冒出了两只毛绒绒的狐狸耳朵。

他充满羞耻地找了剪刀,亲手给自己的破洞牛仔裤加上了一个新的破口——好把某条突然长出来的蓬松毛尾巴放出来。

Jon尽可能地飞在高处,以免其他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Damian说什么来着,义警需要伪装自己。

可这要怎么伪装才好?

Clark和蝙蝠侠一起到宇宙里去了,Lois也不在美国。他抿着嘴给Damian发了短信,寄希望于罗宾在尽可能不嘲笑他的情况下,帮帮他——教他如何作伪装或者别的什么。

Damian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不让半氪星小子失望了,尽管他的指导听起来有些难懂。

“神经中枢有高低之分,在这点上氪星血脉和普通人类没有区别。”两人在训练屋里把制服扔到一旁,Damian举起刀向只穿着白色T恤的Jon扫去,被他侧身闪过。“高级中枢用思维控制全身,你的大脑,小脑和脑干之类的。你的跳跃,闪避和奔跑,都由高级中枢控制。”

“而低级中枢控制下半身,控制你想要逃跑的脊柱,或者性神经反射弧,还有…… ”他手腕一转,使刀锋一划,在空中切出个半圆,斜着奔向Jon未设防的腹部,再一次被Jon后跳着避开,后跃时北极狐大而蓬松的尾巴向上翘起,替他保持平衡,“……还有控制你的尾巴。TT-”

Damian的进攻节奏突然加快,一时间刀刃的格挡变得格外困难,Jon被逼得节节败退,再后退几步就要把背抵在墙上。他狼狈地回手招架,却不想Damian在他脚下使绊,轻轻一勾就让他仰面着地。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冰凉刀面便擦过他的脖子,刀刃刺入木质地板的声音在Jon耳边清晰可闻,胜者单膝跪地跨在他身体两侧。

“别让低级中枢掌控你的耳朵和尾巴。”Damian居高临下地开口,高强度的训练让两个人的喘气都格外剧烈。”用你的高级中枢去思考,这样才能把它们……藏起来。”Damian松开握刀的手,俯身凑近了一些,恶趣味地把其中一只隐藏在黑发中的狐耳包裹在手心用力揉搓。

Jon浑身一颤,偏过头想从Damian手心里解救自己敏感的新生兽耳,Damian却放松了力道,顺着皮毛的方向抚摸这小巧圆润的三角形。

小白狐狸受用地半眯起眼来,开口的语气却懊恼至极,“怎么就藏不住呢?”

Damian嗤笑一声,湿热的气息贴近Jon的脸,让干燥的唇部皮肤在他的鼻尖磨蹭。“你只是需要多训练。”

他的唇舌向下侵入Jon的,尚未平复的缺氧感使得Jon根本没有阻挡他的余力。Damian扫过他的牙龈,刻意在尖尖的犬牙上用舌尖轻触,同时不忘揉捏那两只小狐狸耳朵。小狐狸被他吻得深入,又享受于被抚摸的舒适感,一边发出短促的哼声,一边在唇舌交互中含糊不清地问,“……这也算是训练项目吗?”

“不,我想这么做而已。”Damian把他的唇吮吸得红润,又吻上他的嘴角,轻轻咬了一口。

这可是他们之间少有的,用不上牙齿碰撞的亲吻。Damian还记得第一次他把Jon按在墙上激烈地闯进他的唇舌,他又没怎么对人做过这种事,自然是毫无章法。Jon被他扣住后脑勺,偏着头躲了半天,最后使劲隔开他,一脸气愤地控诉Damian咬疼他了。

Damian皱着眉,心里一团乱麻——他们甚至没有确立关系。他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时,Jon就自己重新凑上来,轻轻柔柔地吻他,“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他们顺理成章地恋爱,做每对小情侣都会做的事。Damian几乎每次都极具侵略性地吻他,有时候Jon会害羞,大多数时候会生气,然后气鼓鼓地用上牙齿回吻。

——因为Damian想要吻他的场合总是不太对。他们在哥谭的小巷,大都会的楼顶,Goliath的背上,泰坦塔随时会有人来的房间,甚至Jon的小卧室里接吻。

但说真的,这个未成年人就是觉得什么都不对,接吻不对,做爱就更不对了——那他用狐狸尾巴在他胯间扫来扫去招惹自己就对了?

Damian有点气恼地在他的下巴上留了一个牙印,半是调侃半是威胁地警告Jon,"你要是再不管好你的尾巴,那我保证会做点什么。"

——本来兴奋得不停摇晃的白毛大尾巴,马上像它的主人一样安静地躺在了地上。

◤接下来走链接

点这里

我怎么这么多废话啊啊啊啊啊啊!本来想搞pwp最后居然还是这种腻腻歪歪的小情侣气息。

你们整天吃我这口不腻的吗……

哎 好吃/喜欢的话要告诉我噢

评论(3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