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Responsibilities(4)

Attention:

1、暂时米单箭头,我流米乔关系瞎编,灌输式写作

2、我下跪,又是十天一更,而且这回瞎几把写混更,又搞很长了(。

3、前文走→1  2  3





Damian想骂人,口不择言地那种。

他连烟雾弹都没有来得及多拿上几颗,尤其是半拖半拽地把女孩藏进安全的掩体里后,前脚刚侧过身,后脚热视线就擦着他的左肩削平了后方的半截断壁。

他很生气。

生气的对象正在大肆破坏着能看到的一切事物,仿佛听不到周围惊慌失措的尖叫和哭喊。白T恤里露出机械胳膊高举过头顶,几乎不费力地举起一大块碎石砸向逃散的人群。右脸的机械化停在了眼部,脑袋上还可笑地融合了半个齿轮,如果不是眼里冒着红光,应该能够看到他原本清澈的蓝眼睛——超级小子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

所以Damian费心尽力不让他掺和的结果,就是Jonathan Kent让自己成为了本次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和加害者?

Damian利落地翻滚避过超级小子的凌空一脚,遭到大力踩踏的地面开裂下陷,裂缝曲折地朝着Damian奔逃的方向快速延展。他不得已攀住绳索附在摇摇欲坠的教学楼墙面,在Jon密集的热视线扫射下艰难地朝着顶部爬去。而热视线显然不长眼睛,就在绳索险些被截断时,无名氏的头罩从他眼前一晃而过,他抓住Maya半空伸出的手狠狠摔进直升机舱里。

他站起身来啐了一口,第一时间破口大骂,“操,超级小子疯了。”

Damian真的很生气,他很久没有被搞得这么狼狈了。他皱着眉换制服,“为什么不带Goliath来?”

“你想让Goliath看到他这幅样子吗?”Maya不可置否地摇摇头,Damian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超级小子已经飞离学校,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破坏,他身后跟着十几个“机械人”,街道上行人慌不择路,司机们弃车便跑,眼看着又是一场混乱。“他看起来真的有点疯了,我怕以后Goliath再也不会让他近身了。”

“他要是今天变不回来,那他也没机会再踏上Goliath的背了。”Damian低着头系上腰带,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事实。

“我的刀你总带了吧?”

Maya把刀塞进他的绿铁皮手套里,“罗宾,去阻止他。”他看见女孩打开头罩下有些凝重的表情,“别让他痛苦,也别让你痛苦。”

“……谢谢。”Damian握紧刀跃了出去,也不知道Maya在盘旋的螺旋机桨噪音中,有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Damian不介意向maya袒露心声,Maya知道Jon对他来说有点特别——他当然不意外,他又没打算怎么掩饰,只不过是她从来没有直接问罢了。他信任Maya,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从他还长着乳牙的时候他们就是生死之交了。

他贴着建筑的玻璃面急速下滑,然后甩出一个蝙蝠镖,毫不意外地听到金属碰撞声。

他击中了超级小子的脑袋,而超级小子在空中调转方向朝他冲了过来,面对超级速度他来不及躲避,被Jon毫无保留的一拳揍进大楼的某一层,建筑外墙在他身后破碎,他咬着牙就地一滚,才堪堪避开满地的玻璃碎渣。即便是这样,来自氪星人的全力一击也没有让他的胸腔好受。

Jon在把他揍飞后,并没有打算继续理他扭头就要飞走。Damian扣动扳机,从枪口射出绳索把失控的氪星小子手脚束缚在一起。

Jon扭动着要挣开绳索,Damian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他一边收缩绳索,一边谨慎地从背后靠近他,“超级小子,Jonathan,转过来看我。”Damian叫着他的名字,想要试探他的神智是否有所恢复。

然而Jon转头就是两道热视线,Damian早有预料地叹着气避开,“这就不能怪我破坏你的好心情了,Jonny Boy。”

Damian当然记得Bruce教他要随时为最坏的情况做打算,尤其是在对付超能力者这件事上。作为肉体凡胎,对上超能力者,最首要的就是避其锋芒,躲到超能力的波及范围外。

他头脑里像打了算盘一样清晰,但他的脚步却没有打算停止地向那个极度危险的超能力者走去。

Damian想,那毕竟是Jon啊。

Jon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他也说不清楚,有时候比起来,可能还没有Titus高,但他现在又惊慌失措成这样,连蝙蝠侠的教导都要抛之脑后。

Jon怒吼着挣开束缚,转身就要冲出建筑,被Damian几镖钉在原地。失去理智的超级小子捏紧拳头,掉头就冲着Damian发起了攻击。

Jon总是表现得有些冲动,现在大脑在失去对身体的掌控后,他的行为更显得毫无章法又鲁莽。

Damian理性地分析,同时灵活地在墙壁上借力,从侧面射出爪钩把Jon重新捆了起来。

Jon对他来说,一开始就不一样,成为搭档并没有减少他们之间的差异,而是让Damian把他看得更透彻。

Damian说,希望他成长,加入泰坦。那好,Jon加入了,他们更亲近了,变得朝夕相处。

和这样的同伴相处让他更深切的明白,他以外的小孩子是怎么样被教育成长的。他们有和睦的家庭,没有母亲和外公赶着自己征服世界,就连成为超级英雄的训练也有母亲的暗示和父亲的关怀。

经验——说真的,难道他觉得乔应该就经历他经历的那些吗?

起初Damain并不懂超级小子,对他着急又欠考虑的行动嗤之以鼻,对他的质疑也很少作解释。慢慢地,Damian明白过来——缺乏经验让Jon对自己相当不自信。

但这是超级小子的错吗?况且这算是错吗?

即使缺乏经验,缺乏训练,超级小子仍旧天真又善良,聪明又热忱。他生来就是会成为超级英雄,为了正义而战。

所以Damian越是接近他,就越为他感到惊讶。他很少这么亲近一个人,想要认可他,然后毫无保留地教给他很多东西。

他发自内心地把Damian当成朋友,想要和Damian并肩进退。

为此Damian有点得意和欣喜,他逐渐把更多的目光投放到超级小子这一身份之外——Jonathan Kent本身。

这个小子大多数时候是乖宝宝,很多次Damian听着他奶声奶气地给kori讲过去在农场割麦草的经历,抱怨那有多么累,然后窝在kori的怀里,被她揉着脑袋安慰。“为什么不能用热视线割麦草呢?”

“因为它们会像你的作业一样烧掉。”Damian甩着蝙蝠镖,“别以为我像你的老师一样好骗,坏学生。”

然后收到Jon挑着眉毛的坏笑。

Jon当然不是个听话的好学生,Damian装作班主任走进他的教室时,他通常在撑着脑袋,在黑框眼镜的遮掩下半眯着眼瞌睡——昼伏夜出又不是他的作风。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一点一点地,小鸡啄米似的……可爱。

Damian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用了什么样的形容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办法在心里把这两者扯开。

现在——可爱的——超级小子又一次挣脱了绳索,用他并不可爱的钢铁拳头,以一种要折断Damian鼻梁骨的架势揍了过来。

Damian仰面闪过,感受到凌冽的拳风从多米诺面罩上擦过,罗宾觉得他今天的怒气值已经积累到了巅峰。“他妈的,Jonathan,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在攻击谁。”

回应他的是两道红光。

以体术取胜失控的氪星人,Damian并没有太大把握,他一个跨步向前,腰部一拧,横过一脚就把Jon踹出去半米远。Jon摇摇晃晃地重新站起来,腿部的零件组合发出涩耳的吱呀摩擦声。

不能真的打断他的腿——Damian愣了一下,被愤怒咆哮着的超级小子举着混凝土石板当胸一抡,飞出去背部撞上楼间的支柱才停下来,强劲的冲击力直接让支撑柱断成两截,砸落在Damian的身前。

Damian难受地按住胸口,又往下按了按,发出疼痛的闷哼。肋骨断了一条,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肺部和腹腔都在出血,血水涌上喉咙的感觉熟悉得令人作呕。

他用刀抵着地面站起来,然后随手把刀鞘甩到一边——这个该死的高科技吸收体,决定他只能用最原始的基础冷兵器作战。Damian抽出刀,咬着牙从侧面急速进攻,在Jon曲肘格挡时带出一串火花。

超级小子本身就不擅长对付罗宾严密的作战方式,现在失去了理智,便只会挥舞着拳头像那些街头小混混一样打人。如果不是超能力占的优势太大,Damian打倒他的机会也比现在更高。

“嘀——”他别在腰后的个人电脑震动着发出提示。Damian舔掉从嘴角溢出的血水,腥甜的气味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精神陡然一震。

终于是时候找回他的超级小子了。

刀刃在金属机械上铿锵割划着,Damian在激烈地进攻中试图找到接触Jon的机会,超级小子却预感到危险,用热视线逼得Damian始终在距他数尺外的圈子外难以近身。

Damian突然面对Jon毫无设防地张开双臂,手一松便把刀扔在地上。Jon听到声响,表情滞了一滞,亮红的眼睛暗下去,隐约露出原本的蓝色。

“来啊,Jon。”Damian咧开嘴笑起来,“你不是要杀了我吗?我什么也不做,你也杀不掉我。”

半机械小子听到“杀”词,像被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样,以一种死士的姿态扑向Damian,抬臂把Damian一拳揍倒在地。

Damian在地上动弹不得,血气翻涌中看到Jon皱着眉走近他,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又一拳要击向他脆弱的颈骨。

Damian抬手死命抵住Jon的拳头,僵持中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他咬牙切齿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怒吼,绿铁皮手套的手心放出微小的蓝色电流,一瞬间像游蛇一样遍布了Jon的全身。

超级小子遭到电流的突袭,手终于松开,Damian沿着墙壁滑落在地上。

Jon也颤抖着跪了下去,再抬头时,Damian对上一双迷茫的蓝眼睛。

——感谢Wayne科技,感谢Bruce的技术型教育,尤其要感谢Alfred的连线支持。尽管他在离开蝙蝠洞前已经基本完成对芯片的反向磁冲,但如果没有在刚才彻底转换成功,那他今天或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而超级小子也许会再躺在瞭望塔里接受观察,或者彻底变成一具机械躯体——这都不是他愿意的。

Jon终于清醒过来,眼神在整个坍塌现场打量着,又游移到Damian烧焦了的披风上,最后来到罗宾被毁去一半的多米诺面具上,“这都是我干的吗?你怎么了?”Jon惊恐地想要扶起他,他却终于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来。

“别动,别动,我内脏在出血。”Damian在一片血色模糊中挣扎着躺下,伸手按着被钢筋划破的流血的腹部,又听到泰坦飞船从上空飞过的声音。“你要配合渡鸦他们,把剩下那几个机械怪人收拾了。记住要完整地把他们带回来。”

“这是你……你的责任,对这个城市的责任。”Damian闭着眼,费劲地踹了踹堆积的碎石块,好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你把这里搞成这样,简直不像个超级英雄会做的事……”

“我知道了,我会做好的。”Jon打断他,“都什么时候了……你都伤成这样了,还他妈跟我讲什么超级责任论。”

他听见Jon吸着鼻子,又睁开眼睛,果不其然看到超级小子抽抽搭搭地哭起来。

“注意你的语言……哭宝宝。哭得这么起劲,不如用热视线给我缝合。”Damian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我只是在乎我自己的责任罢了。”

热视线在皮肤上灼烧的痛感太过于强烈,他有一种想要昏过去的欲望。他大概会在医院躺上一两周吧?Damian皱着眉头想,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

他只是不想Jon也和他一样非得承受这些伤痛。

现在看起来,他把他的责任保护得还不错,虽然暂时有半个脑袋是铁皮的。

Damian有点想笑,但还是在笑出来之前,抿着嘴昏死过去。

tbc.

评论(9)
热度(44)
  1. Damijon囤粮地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