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Responsibilities(4.5)

Attention:

1、没想到吧!今天两更!(揍

2、短打乔视角,算是补充【没啥意义可能

3、前文走→1  2  3  4


Jon即使背对着窗户,也知道是谁在推开它,绿铁皮靴头蹬在路灯杆子上的声音,他从很远就听得一清二楚。

 

他并没有翻过身来,耳朵就足以为他描绘着冒然来访者的一举一动。

 

罗宾脱下兜帽,除去武器,脱掉鞋子,躺上他床的另一边,整套流程一气呵成丝毫不见拖泥带水。

 

仿佛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历。

 

Damian躺在床上依然背对着他,“借宿。”

 

他闭着眼睛发出疑问的鼻音,在一片沉默后,回应他的是入眠后逐渐变浅的呼吸。

 

然而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吵了。Jon数着背后人的心跳拍子,直到终于确认他睡着,才挨着肩头那片温热转过身来,盯着Damian的背后发愣。

 

Jon也是花了好几天才从观察病房被接回家,在Damian的反脉冲转换下,他的身体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基本复原,但不知怎么的,医院找着各种理由,一直拦着不让他从病房离开。

 

关心他的话就直说啊,明明这几天短信也发得不少,虽然净是些嘲笑的话和莫名严肃的教导。

 

Jon还是不太知道Damian在想什么。罗宾在自己面前总是表现得像个成年人——他的确距离成年不远了——又冷酷又高效,对任何事情都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

 

这从来都让他觉得又恨恼又崇拜,讨厌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佩服他确实什么都知道。

 

Jon有什么事情他不知道呢?

 

他撇着嘴细细数了一遍,发现那并不多。Damian在他的双重生活里都占掉大的令人发指的比例——年纪更小的时候是他缠着Damian,要求Damian带上他一起行动;年纪稍大的现在,作为超级小子,他自认为有和Damian并肩的能力,而罗宾是他信赖的伙伴。

 

从他的十岁到十五岁,整整五年,就连当事人本身也难以估量他们有过多少共同的经历。吵架从来都是他们关系的主要构成,打架那更是家常便饭。

 

——前几天才打了一场格外激烈的架。

 

Jon从新闻播报里看到自己红着眼在城市里大肆破坏,滔天的罪恶感使得他想要把自己的制服埋进地里,永远不要再刨出来。

 

他仍旧不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Ramirez在这件事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被打昏的那天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新导师。泰坦们来看望他时,几个人也只是大眼瞪小眼,搬不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Maya则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在Jon的百般追问下抛下“去问Damian”就匆匆离开。

 

Damian的脸突然闯入他的视野。

 

Jon的床已经不适合两个人逐渐伸展的躯体,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他只要向前凑一些就能让自己和Damian的呼吸融在一起。他心里一惊,发觉同床人只不过是翻了个身,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他作弊地用了超级视力,逆着月光他根本看不清Damian到底有没有睁开眼。

 

——Damian即便闭着眼睛,也依旧眉头紧锁。Jon注意到他胸口和手臂处透出的绷带,多半是翻身的时候压到了伤处,才露出有些痛苦的表情。

 

这个痛苦的表情意外地让他感觉到熟悉,他甚至恍惚记得他失控的当天,隐约在Damian脸上看到过类似的,也只有一刹那,但那双绿眼睛失神又无光,仿佛无法摆脱的梦魇。

 

他记得Damian的眼睛,是那种哥谭巷子里黑猫常有的,带着窥探的深绿色。他站在高处时,有时候能映出底子里源自他父亲的海蓝。

 

不过他印象更深的是那副多米诺面具,隔着铝膜他看不清他的眼睛,更别说理解他的情绪。顶多是看到他常常蹙起的眉头,然后嘴抿成一条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也有些时候是轻蔑地笑着,透露着天知地知我不说你不知的得意。

 

Jon看不透他,偶尔也会焦虑得想抓着他的领子拉近他,头抵着头问他,你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和表达情绪?

 

他支起脑袋,肆无忌惮地让目光停在Damian脸上。

 

慢慢地,他能看到更多,更深入。

 

他透过他紧闭的眼睑,穿过晶状体,看到那些细胞不断分裂生长又死亡。他看到了那么多细节,却还是读不懂浅色虹膜折射的绿色里蕴含的复杂情绪。

 

他也慢慢能听得更远,更清楚。

 

他听到他心脏的平缓却依旧强劲鼓动,血液异乎寻常地快速流向心室的声音在他耳边如浪潮般冲刷。

 

都这么近了。

 

……但他又不会读心。

 

只能看到和听到,杯水车薪,微乎其微。想弄明白这个人的心思,不知还要再靠多近——哦,他是指心灵上的。

 

绝不是说他现在不由自主地,小心翼翼地把手轻轻按在他左胸口这件事。

 

Jon不知道Damian还对他隐瞒了多少,他又感激又庆幸是Damian把他制服了,不然换做任何一个其他人,他都觉得难以回报。

 

也不是说他就不亏欠Damian什么,只是,也许,还有很多时间去和他讨论,自己究竟该知道多少,又应该怎么去承担起他的责任。

 

Damian那天昏过去前对他絮絮叨叨说了不少东西,他那时也混乱不堪,现在也就只记得一句。

 

“你又重新是你了,是我把你找回来的。”

 

很久以前他也对Damian调侃过——他变成小老头那次——好不容易变回来的时候。

 

他从来都不知道这句话也能让他感动又难过到哭起来。

 

Jon把手重新缩在胸口,把自己重新扔回睡梦中去。


他不着急质问他,更不着急感谢他。


他和他还有大把时间。

 

tbc.

评论(13)
热度(45)
  1. Damijon囤粮地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