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Teen trends

Attention!

1、青春期三十题之【贾斯汀比伯,泰勒斯威夫特和暮光之城】

2、非常不知所云甚至有点无厘头的日常,也不像我想得甜滋滋

3、趁条弟弟 @条哥哥 出去玩看不到的时候写给她的

4、非常直白的解题写作,对他们泰勒斯女士不太感冒所以没有写她;喜欢《暮光之城》的朋友们可以骂我,不过最好不要太凶(你



“ 如果我向你要求一个吻,你应该答应我。 ”

“什么?”乔不太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坐在机车的后座,不但带着头盔,风声很大,他还带着耳机——也可以原谅超级听力失灵吧。

“我知道你在考虑。”达米安再一次语出惊人。

“你是认真的吗?”超级小子有些不知所措地把手从罗宾的肩头移开,僵硬地试图耸耸肩。

“……我是说,我们认识超过三年了,但我还不知道你对我……”

“Si te pido un beso ven dámelo”*

“等等。”

"Yo sé que estás pensandolo”*

即便是这样复杂的音节变化也能吐字清晰,达米安从不吝啬于展露自己的语言天赋。而一头雾水的乔终于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头一回尴尬得想要主动从车上翻下去。

乔松了一口气,“……早说你在翻译歌词啊!”他凑近达米安耳边大声地抱怨起来,掩盖起一瞬间的心虚。“干嘛要偷听。”

“明明是你的耳机漏音太严重了。”达米安啧啧叹到,“我发现你好几天都在听这个。”

“你没有听过吗?”

得到达米安不屑的“TT”作为否认后,乔惊讶地把双手用力拍在了达米安的肩上。“Despacito——贾斯汀·比伯——别说你不知道?”

“某个臭名昭著的偶像巨星罢了。”达米安一贯对此嗤之以鼻。“再说了,你连西语都听不懂。”

“这个学期学校就会开西语课了!况且听不懂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每个人都会听这个。”

“我猜想你提及的‘我们’并不包括我?”

“我是指‘青少年’,年龄上当然包括你。”乔故作担忧地叹了口气,“不过你显然是跟不上青少年的潮流了。”

“孤陋寡闻的小子。”达米安重提旧事,“以西语为母语的人有四亿,而你一无所知,竟然还以为我在向你示爱。”

“……这不重要。”乔再一次尴尬地举起了双手,企图强词夺理,“反正你就是落伍,不懂青少年潮流,根本就不像个青少年。”

他成功了让达米安语塞了。

尽管达米安自己也只是十六岁出头,但乔有时候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地说起,诸如流行音乐和青少年偶像这类话题,他总是保持着沉默——一方面是真不屑,另一方面也是真不懂。

他又不乐意被当成小鬼,可超级小子在这方面有意无意的优越感,居然让他产生了某种竞争的念头。

于是今天他也冷酷地闭嘴,但决定把“落伍”“青少年”“时尚”这一大堆词语塞进脑子里——当然是最不重要的空间。


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就再一次把这些词翻出来,主要原因还是超级小子,或者说以超级小子为代表的少年泰坦们。

“科莉和加菲都说,青少年一定会看这部电影的。”

达米安脑海里响起乔信誓旦旦的说辞,心怀不满地用脚踹了踹肯特家的大门。“开门。”

门倒是应声而开,达米安把满满一桶爆米花塞进应门者的怀里,皱着眉头绕过散落一地的盒装DVD,极其自然地仰面倒进别人家的沙发里。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他还不忘指挥主人去给自己端茶倒水,“天下根本没有客人亲自带爆米花来家里观影的道理。”

“如果亲自动手,我担心我们会一起把厨房炸掉。”乔故意端着牛奶走过来,果然达米安一脸嫌弃地甩了甩手,“我不,我绝不喝这个。”

乔吐了吐舌头,把牛奶搁在茶几上,又去冲了一杯可可。而达米安轻车熟路地接通了播放机的电源,“《暮光之城》作为一部2008年在院线上映的电影,你们并没有理由把它归类到‘潮流’当中去。”

“可是这必须是青少年潮流。”乔打开盒子,小心翼翼地把光碟推了进去。“就算相差十年,贾斯汀·比伯是潮流,而暮光之城也是潮流。”

达米安鄙夷地看着他自我肯定式的点头,接着冷哼一声,一巴掌拍在那颗头发凌乱的脑袋上。

“潮流的定义不可能与时间无关。”

“这的确跟年代无关。”乔朝着达米安的膝盖来了一记手锤,不是很重,但依然是在表达恼怒。"所有的青少年都在看,这就叫潮流,达米安。"

"所以你也要看。"乔认真地把达米安按回沙发上,自己则盘腿坐在了他旁边的地板上。"一整个沙发都让给你了,高规格的观影体验。"

爆米花桶被放在两个人都能够得到的地方,尽管达米安一再强调他不准备吃垃圾食品。乔也懒得和他争论爆米花的营养价值,他知道大他三岁的搭档总是习惯紧绷着神经。

——所以不光是要拯救他的落伍观念,还要让他放松放松才好。



野鹿在丛林中疾奔着穿梭,灰暗的基调里,女主角伊莎贝拉一脸阴郁地坐上车告别繁华的凤凰城,来到了阴雨不断的福克斯。

当男主角爱德华一家从画面里以各式各样的慢镜头出现时,乔意识到电影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分钟。和秒针走动一样清晰的,是门外偶尔有人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车胎碾压地面的声音。

——他在疯狂地走神,而且思维不受控地跑出很远。

厨房里烧着的水开始沸腾,乔捕捉到气泡破裂的瞬间。他改变了左右腿的交叠方式,然后听到海报边角被风吹动的动静,乔知道房间墙上的闪电侠海报最近有点粘不住了。

他又一次把注意力转移回电影上时,五分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

“你会不会觉得挂钟走得有些吵了?”乔盯着屏幕问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却久久没得到回答。他疑惑地侧过头去看,达米安似乎完全被剧情吸引了,表情专注到乔以为他们在看吸血鬼纪实片。他甚至毫无意识地伸手拿了一颗爆米花,面无表情地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乔闭了嘴,转过去重新盯着屏幕。对上爱德华拧着的眉头时,他也皱起眉来,对男主角的痛苦感同身受。

——这电影好无聊。

他好像不是特别喜欢爱情故事,尤其是烂俗的爱情故事。始终走不进剧情让乔开始觉得坐如针毡,他不动声色地瞄了地上摆着的《星际迷航》,开始感到后悔。

如果他现在喊停的话似乎也还来得及——

“别走神啊,小子。这不是你们青少年最喜欢的内容吗?”

达米安冷不丁来了一句,即便爆米花让他的话语含混不清,“青少年”这个词还是被他着力强调着。

“我哪有走神?”乔飞快地反驳,“倒是你,感受我们青少年的潮流不会觉得无趣吗?”

他也不甘示弱地强调了“我们”,引来达米安的冷哼。

可接着,达米安就又摆出那副认真的神情来——就好像这个剧情有多么考究似的。

是他太没有深度,所以看不懂吗?

乔百思不得其解,但又不想求解于达米安,那只会给达米安一个嘲笑他大半年的理由;而且如果他现在提出换片子,那就会让达米安真的嘲笑上大半年。

毕竟是他强迫着达米安感受他所谓的“青少年潮流”,如果他先举手投降了,那他到底有什么资格觉得达米安跟不上时代?

——不能输。

乔用力地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盯着屏幕的里表情僵硬的吸血鬼们,在心里把自己和达米安轮着揍了十几遍。

没什么背景音乐,教室窗外又在下雨,男女主角的对话缺了点起伏,于是落在他耳朵里就是标准的白噪音了。他的眼皮上下交流起来,和他放空的神思达成了一致结论——

“我去加热下牛奶。”乔腾地站起身,速度之快险些掀翻手边的爆米花桶。他还嫌不够大声似的,把铺着地毯的木地板都踩出声响。

“需要我给你暂停吗?”达米安难得体贴地问了一句,乔却像没听到一样急匆匆地往厨房走去,很快就消失在转角处。

达米安用余光确认了他的身影,终于忍不住低声评论了一句,“这也太无聊了。”

在前十分钟里,他回忆了一遍爱尔兰小说家布莱姆·斯托克在1897年发表的那本著名恐怖小说《德古拉》的主要内容,在后十分钟里,他发现探究吸血鬼文学作品起源,对排解观影无聊情绪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看电影还不如观察旁边的超级小子来得有意思。

有一瞬间他好像捕捉到了乔的心神游移,在他出言嘲讽之后这种迹象又像从未出现过——乔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甚至还往前凑近了些。

有这么好看吗?

达米安疑惑不解,并再一次被某种好胜精神攥住了心神。假如他现在对乔说,他觉得这部片子惊世骇俗地无聊,那他将要在乔的整个青少年时期接受他的优越感,他脑海里甚至已经浮现了乔一脸骄傲地神情,“我们青少年的潮流,你不会懂的。”

——不能输。

达米安强迫自己把目光投向贝拉的脸,同时背诵着击败吸血鬼的三十种方法,控制着自己不要把手机拿出来玩。

就当这是耐力修行。

乔坐回来的时候发现达米安一颗接一颗地往嘴里放爆米花,眼睛都没有往他身上走一下。

“刚才讲了什么?”他随口问道。

达米安拿爆米花的手滞了一滞,面不改色地回答,“所有人和贝拉说话,有些人和爱德华说话,接着贝拉和爱德华说话,爱德华和贝拉说话,然后他们决定和所有人一起去海滩。”

“你有认真看吗?”乔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试探性地问,“那个长发男生没有一起去吗?”

“他叫雅各布,他和贝拉一起在海边散步。”乔一抬头,下一个镜头就是他们插着口袋在沙滩上走来走去。

居然准确得无懈可击。

乔重新坐下来后,达米安才不动声色地把手从手机上拿开。

他们相安无事地又看了四十分钟,没有人表现出厌倦的态度,就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电影。

但这实在是太煎熬了。

达米安内心备受折磨,但他马上发觉乔眨眼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他有了一个有趣的猜想。于是他借故进了厨房,然后靠在水池边愉快地拿出手机刷起了推特。

二十分钟后他端着一杯水回到电视机前,证明了他的猜想完全合情合理。

——乔低着脑袋,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达米安冷酷地把手里那杯水倒在他头上,乔眯着眼一缩脖子站了起来,“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达米安原话抛回,语气里尽是嘲弄之意。

凉水流进衣领里,乔被刺激得终于清醒过来,开口马上变得吞吞吐吐,“……我……我只是……”

他对上达米安的挑起的眉毛,充分感觉到辩解的无力。

“你睡着了。”达米安毫不留情地重复着这个事实,“而你觉得这部电影不好看,无聊,所以你睡着了。”

“所以你自然也算不上这所谓青少年潮流的代言人,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优越感。”

“……我承认这电影很无聊。”乔无奈地摊了摊手,眼睛瞟向达米安手里的杯子。“那你为什么在在厨房里待了二十分钟?你是不是也觉得……”

“这当然是为了揭穿你的必要……”

“说谎!我看到你用手机谷歌了,在转角的地方我就看到了。”

“蝙蝠侠催我回家。”达米安说谎不打草稿。

“你甚至走神到端起我的牛奶来喝了一口!”

“我有吗?”达米安下意识地问出口,等他反应过来时,乔已经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达米安翻起了白眼。

“你装得可好了。”乔学着达米安也翻了个白眼。

他成功地激怒了达米安,接着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然后他们顺理成章地打起架来,就像他们所有时光里经历的那样。小规模的战斗最后终结在沙发上。战况非常激烈,他们彼此的手脚都紧紧缠在一起,达米安一把夺过乔手里的遥控器,阻止他弹出光驱。

“你必须看完它!”达米安举着遥控器想要爬起来,又被乔用力拽回原位。

“我就不!”乔左格右挡地想从达米安手里把遥控器抢过来,被达米安手脚并用地压在沙发里动弹不得。

乔愤怒地扬起来脸来,“你又不想看!”

达米安也不甘示弱地用额头撞上他的脑袋,“让你痛苦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真落伍!”

“假时尚!”

他们又针锋相对了很久,直到片尾主题曲响起,黑底白字的滚动字幕让他们一齐把头转向电视机。

乔先示弱了,“我真的觉得挺无聊的。”他放松下来,也不再硬缠着达米安,像只泄了气的气球窝进沙发里。

达米安气喘吁吁地挣扎起身,把争夺了很久的遥控器扔到一旁,自己则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过了两分钟,乔听到沙发另一端传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都怪你逼我看这么无聊的电影,浪费我的时间,我今天明明可以在蝙蝠洞再把双面人的资料复习一遍……”

乔飞快地爬起来,抓起被打翻的爆米花,一把塞进达米安的嘴里。

“放轻松点!就承认我们都不懂青少年潮流吧。”

达米安一边扑过去想要掐他的脸,一边觉得这要比看青少年电影要有趣得多了。

后来当野兽小子和星火在娱乐室里为了贝拉的选择而吵起来,征求他的意见时,超级小子也只是嘴角抽动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把自己和达米安那个“愉快的”下午告诉他们。

他悄悄地在争吵白热化的时候溜到一边,却被罗宾拖住了手腕。

然后一盘DVD被塞进了他的怀里。

乔拿起来一看封面,吓得差点把它掉在地上。“《五十度灰》?”

“据我所知,这是《暮光之城》的粉丝衍生作品。”达米安解释道,“这也算是青少年潮流。”

“不不不,这绝对不是青少年潮流。”乔慌张地摆了摆手,不假思索地否认。

“这就是。”达米安坚定地说,“而且你必须陪我看,看在你逼我看了暮光之城的份上。”

END.

*文里两句西语是Justin Bieber《Despacito》里两句歌词,意思也是米总说的那两句。要是整首歌翻译出来其实非常撩人了(。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