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征服欲

Attention!

1、祝大家七夕快乐!没有鹊桥只有鹊车(。)

2、ABO!Alpha米 X Omega乔 很久没写过ABO了很多设定瞎他妈逼逼的,不要纠正我了哈哈哈

3、PWP!Non-con/强上/非你情我愿,注意避雷!
说是纯肉也不,还是有一点背景交代的,以后写这个设定也是走这个背景。领主世界的刺客联盟依然是反派,反派活动一律算是暴乱反叛。
所以  刺客!米!X 领主!乔,他们都又黑又病(。)

4、年龄:22米19乔,我最爱的年龄阶段

5、感谢群里换粮让我生存!而且我终于写这个了!等我搞完responsibilities就搞这个双黑长篇正剧!一起玩游戏噢





达米安推开囚禁室的门时,乔纳森几乎已经要杀死一个惊慌失措的看守者了。

他仍旧带着镣铐,双臂被拉开高吊在墙的两侧,用来遮挡热视线的锁具已经半碎,斜斜地挂在脸上。

达米安刚踏进门,他就抬起头放出热视线。他颤抖得厉害,这让他的准头出了差错,灼热的视线在达米安的靴边掠过,并不足以让达米安停下脚步。

旁边的Alpha侍从立刻挡在达米安身前,抽出佩刀向乔纳森砍去,达米安却从背后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谁让你碰他的!”达米安又踢开他的刀,爆发出强烈的信息素,“滚!”他怒吼道,看着侍从和看守者们毕恭毕敬地退出房间,才把目光重新投在乔纳森身上。

他知道,现在这满屋子都是自己的信息素了。

乔纳森被毫不收敛的Alpha气息笼罩着,低垂着头,极力扭动着手腕想要挣脱镣铐。达米安越是走近他,他挣扎得就越厉害。当达米安走到他身前,伸手扯掉他脸上的遮挡时,他终于缓慢的抬起头,瞪着达米安——眼神失焦得厉害,眼里的亮红色渐渐淡去,蓝色的透亮底子露出来,憔悴又煞气十足。

他别过脸避开达米安直勾勾的眼,然后咬牙切齿地开口,叫达米安滚开,说他带着一股阴暗低沉的气息。

“你简直就像一场肮脏的暴雨。”

达米安并不生气,他捏着乔纳森的下巴,强迫他转过头来正视自己,一字一顿地纠正他,“他们都说这是雷霆之息。”

而且乔纳森看起来马上就要在这场雷霆暴雨里崩溃了。

他发情了,正在剧烈地喘息,他试图给达米安一个愤恨的眼神,然而涌上来的水雾模糊了他的视线,泪眼迷蒙只会让他的脆弱无处遁形。

即便是这样,他还挣扎着想脱离达米安的钳制。

达米安抬头看了一眼被他拽得咣当作响的链条,它们依旧牢牢地深扎在墙里——他向外公称谎只是来确认犯人不会逃跑。

他当然不会就此离开,即使他知道母亲并不希望他到这里来。人是他亲手绑回来的,虽然给他落下一身的伤,现在还有些地方在隐隐作痛。

这痛感非但不是折磨,反而让他愈发亢奋——他记得那个小领主冷冷的眼神,用那样的眼神站在高处打量他。征服欲在作祟,达米安惦记了他好些天,伤才好就急匆匆地要去囚禁室。

于是达米安撞破了这个秘密,领主超人之子竟然是个Omega。

他以为乔纳森是个Beta,达米安从不收敛他的信息素,而乔纳森在与他交锋时看起来并无异样。在近身攻击乔纳森时他曾嗅到一阵似有若无的木屑气味,但当时他并没有时间细想。

结果就在刚才,隔着囚禁室的大门,不,甚至只是在烛火摇曳的幽暗走道里,他就嗅到了那个味道。

——那个摄人心神的木香,却隐隐夹杂着火药的气息,仿佛火柴在边上轻轻一划,就会着起来,燃烧起熊熊烈火来。

令人斗志昂扬。令人想要把他变成孤弱的火苗,在暴雨里颤颤巍巍地摇曳——勾人心魄的艺术之美。

而现在,他的艺术品就要成型了。在他信息素的压迫下,恰恰处在发情期的乔纳森脆弱不堪,倘若没有镣铐的支撑,他马上就会瘫软在地。

但他眉宇间仍似有一片霜雪,冷然傲视着达米安。他还在咒骂着,叫达米安滚开,不然就杀了他。

达米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兴奋,恍然间有种践踏神祇的快感。“你太吵了。”他微微扬起下巴,眼神向下投进那片冰蓝。“我怎么会放你走?你是我亲手带回来的。”

他猛地揪住乔纳森前额的碎发,抵上他的鼻尖,然后撞进了他的唇齿间。达米安在他的口中追逐着那个木香味,就连乔纳森在混乱中咬破的唇流出的血,达米安也觉得甜美至极。

“你是我的。”

达米安认定自己受到了诱惑,上乘诱惑,他现在就要在这里宣告他对这个Omega的所有权。

鹊车(x)走链接

七夕快乐!

评论(2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