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Bad Temper

Attention!

1、小灰狼!Damian X 小白狐!Jon

已交往前提,详细设定见前一篇小白狐→伪装教学

2、青春期三十题之【坏脾气】

3、因为非常饿啦,就短短摸一段w

Jon翻进窗户,木质的窗框被他小心地扶着,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弄出什么响声来。

难得悠闲的周五下午,他不在家里好好做功课,反而偷偷跑到韦恩庄园,溜进Damian的卧室。

他来找Damian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大事,这几天罗宾忙得足不沾地,连短信都没有回过他一次——Jon又不会像个小女孩一样胡闹,但男朋友好几天都不理人,他还是觉得有点担心。而且亲自跑一趟哥谭,并不算很为难会飞的超级小子。

结果才进来,就看到Damian趴在床上睡得正香,脸侧着按进枕头里。没有发胶打理的头发看起来柔软了不少,有些服服帖帖地黏在他的额头上,有些又像野草似的在头顶打结。棉被子胡乱一盖,T恤被奇怪的睡姿拉扯着,还露出一截腰来。

可惜了,Jon还有挺多的有趣的事情要和Damian分享的——他就喜欢当面说,在短信里无论他怎么绘声绘色,Damian也总是给他公事公办地把语气弄得特别正经。

不过偶尔来突破一下韦恩庄园的警备力量,也算是难得的训练。Jon心疼摸了摸不小心甩到电网边缘的白毛尾巴,焦褐色的毛根部穿插在指缝里,显得格外惨淡。

Jon撇了撇嘴,看到睡相糟糕的Damian时又无声地笑起来。他憋得辛苦,小狐狸耳朵抖个不停,毛尾巴在他身后一耸一耸的。

Damian垂在床边的灰狼尾巴甩了一甩,凶巴巴地打在床上又重新垂下去,好像要表达某种不满情绪。人倒是没醒,只是皱着眉头整个人蜷得更紧了一点。

Jon其实有点猜到是怎么回事——这是他们共有的问题,来自一部分动物基因的影响,情绪波动增大,具体表现起来,就是会出现难以捉摸的坏脾气。

Damian给他严格地区分过这一问题和发情期的区别,还告诉他,这种坏脾气在青春期的影响下更容易被激发——在尾巴才冒出来几个星期,Jon就立刻体验了一把。

他对所有的事都感到暴躁,敏感的时候光顾着藏起尾巴和耳朵就足够烦心了,最无法控制的时候,同桌用笔戳戳他的胳膊肘,他就几乎要拍着桌子站起来。

最糟糕的是,这坏脾气的到来,似乎没什么固定的时间。不知道是在一起待得太久,还是相互之间的动物习性有所影响,他和Damian的坏脾气常常在差不多的时间爆发,他们本来就争吵不断,恰好情绪一上来,两个人就你拔刀我握拳地干起架来,到最后往往演变成互相揪着对方的尾巴,听对方嗷嗷呼痛,恨不得要动用自己的牙给对方来上一口。

难怪这几天Damian不找他也不理他。要好好说话和稳定情绪,他大概已经让精力消耗在这几晚的夜巡里了——和蝙蝠侠打架斗殴可不是是什么容易事。

现在他看起来还有点余怒未消,又睡得不太安稳,窗户吹进风时又冷得一哆嗦。

睡不好觉可是会加重坏脾气的。

Jon蹑手蹑脚地走到他床边,伸手想要给Damian盖好被子,才捏起一个角掀开一处,漏进去的冷风就让Damian又缩得更紧了。

那条灰毛大尾巴就更直接表达了主人的情绪——它径直翘起来打上Jon的手腕,硬毛扎得他直接松了手,被子落回原位叠在一起,盖在身上的部分更少了。

——冷静,不要揍他。

Jon心里念叨着要体谅糟糕脾气的晚睡者,重新捏住了被角,然后轻轻拽着它调整,尽量让被子贴着Damian移动,不让冷空气钻进去。

做这件事是很费劲的——被子完全盖错了方向,他需要把打横盖的被子挪成正常的方向,让Damian的手脚都能得到被子的覆盖。这位富家子弟的被子意外地宽,厚被子拉扯起来又格外笨重,想要不弄醒他又完美地调整好位置,Jon就必须爬上床去。

所幸这张床也足够大,他轻轻地蹬掉鞋子跪上床,床上多出一个人的重量时,Damian似乎敏锐地在睡梦中感觉到床垫的微微下陷,狼耳朵警惕地竖起来,尾巴又一次竖起来蓄势待发,准备给不速之客来上一击。

Jon悄无声息地把被子角放下,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直到看到Damian重新舒展眉头,尾巴在木质地板上扫动的声音沙沙作响时,他才稍微扭了扭有些僵掉的后腰。

——他是豌豆公主吗,这样也会醒过来?

被子被缓缓地拉动,Jon翻着白眼在Damian床上挪动着手肘和膝盖。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Jon都要被自己的善良和体贴给感动了。想想Damian每次在自己的坏脾气上来时,都是怎么做的?

——揪他的尾巴,扯他的狐狸耳朵,用力掐他的脸,把他按在不得了的地方强行吻他,也不管他是不是准备用尖牙利齿让Damian见见血。

更别说在床上了,Damian好像特别热衷于在他闹起坏情绪的时候,跟他滚在一起。然后不顾他拼命抵抗,按住他,进入他,把他操弄得再也没时间生气。

用这个人的话来说,就是“看你一脸凶巴巴地哭,我就特别有成就感。”

Jo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些事来,但他依然被这些残存的记忆弄得红了耳根。

不管了,还差最后一点就盖好了。

他用力甩甩脑袋,咬着下唇,准备从Damian身上跨过去扯剩下那一部分被角。他翘起尾巴,迈开腿正要放下时,腰间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用力扫过,他重心不稳地僵持了一秒,马上失去平衡正对着Damian的脸扑下去。

他非常狼狈地正面栽进棉花枕头里,大半边身子压在Damian身上,尴尬地转过头时正对上Damian有点恼怒的祖母绿眼睛。

他一个翻身要爬起来,Damian也跟着坐起来,手在他腰间一拦,长臂一收就把他整个人捞回来。

“我……”Jon刚要说什么,Damian就收紧了手臂,然后把Jon没来得及转过来的最后一截被子,扯过他小男友的肩头。

“冷死了。”Damian闭着眼睛不看他,只是把他搂得更用力,让Jon的脸埋在他的胸口。

Jon还想挣扎一下,Damian低头在他发顶耳朵根部亲了亲,他就乖乖地缩了脖子,把手搭上Damian腰背,待在被窝里让他的体温变得比往常要高。

“……别生气嘛。”

然后他把蓬松柔软的狐狸尾巴也搭在Damian身上,让白毛尾巴遮挡住有可能漏进来的一丝寒气。

“现在你大概能睡个好觉啦。”

END.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