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Responsibilities(6)

Attention

1、爆字数了,不过爽了,自杀

2、原创角色多,反派没人权,恋爱大过天,一起欧欧西

3、米视角
     
     前文走→1 2 3 4 5

     补充的乔视角→4.5

6

 

复述案情细节的同时专心开车,对Damian来说倒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只不过当某个好奇宝宝在细枝末节上钻牛角尖的时,注意力就变得有些难以集中起来。

 

“能劳驾你稍微闭嘴一会儿吗?”

 

“如果你说了‘请’的话。”

 

“绝不。”

 

“那我也绝不。“

 

如果Damian不再接话,那么是不是会稍微安静一点——

 

“为什么你之前一直笃定Grande死透了……”

 

——罢了,这位乘客大多数的时候都在让他心烦意乱。

 

这个问题的确是他疏忽了,23个人中的22个确认死亡时,他就以惯性思维认定Grande同样没能活下来。

 

可Damian找到的那截残肢又如何解释?

 

最重要的是,在植入芯片到现在应该过去了至少一百多个小时,其他22人在融合了芯片以后的生存率是零,还有几个苟延残喘,等待他和Jon拯救的家伙。

 

尽管在磁脉冲的反向作用下,与身体结合的机械部分渐渐剥离了,但他们每况愈下的身体状态让Damian焦虑得很。除了突发性休克,留在后颈里的芯片还让他们出现了呼吸困难和颅内压快速增高的状况——他们的生命体征随时可能消失。

 

他的目光斜向副驾驶,Jon侧着脸从平光镜后看向车窗外。少年的侧脸线条日渐明朗,而除了身子板正得有些拘谨以外,并没有任何异样。

 

所幸,拥有氪星基因的Jon与生命危险还有一些距离,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

 

那Claudia Grande,一个普通人类女子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

 

不管怎么样,Grande和Mosser酒店或许能成为一个突破口。Damian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线索。

 

请柬也是早就准备好的,只不过这一次是临时决定,出发得稍晚,顺利进入的时候宴厅内已经一片交谈声,穿着黑色西服和精致礼服的男女们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谈话。

 

很快有人认出Damian来,几个和自家集团有来往的客户走上前来搭话。尽管他在外界低调得过分,Damian这两年也出席了不少宴会,端着香槟和商人们虚与委蛇,他倒也做得不错——反正比身旁犹豫着要不要从服务生的盘里接过香槟的Jon要熟练得多。

 

不过还是找人要紧。

 

他不动声色地客套了几句就借故走开,Jon跟在他身后张望了一圈,“Grande不在这个大厅里。”

 

“必然的,她已经是警方通报失踪的状态,不可能公开出现在这里。”

 

“那我们要去别的楼层查一查?”

 

这时,Damian恰好看到了Wayne集团某几个技术部门人员正聚在一起交谈,于是他径直走了过去,三言两语地把Jon和他的科研小成果介绍给他们。“……能拿到全国科研大赛第一名的感应锁技术,我觉得你们会感兴趣的。”

 

那几个技术人员本来还有些疑惑,听了Damian的话,马上向Jon投来好奇的眼光。

 

“……你怎么知道我拿了第一名?”

 

——而且你要干什么?Jon对这几位极客的态度转变有些紧张,Damian接到他慌里慌张的眼神信号,伸手轻轻夺过Jon手里的高脚杯。

 

“我不但知道这个,我还知道未成年不允许饮酒。”Damian挑了挑眉,“好好和他们谈谈,可不能白费了你这几周的研究成果。”

 

Jon好像着急地想说什么,但被其他人围着又不好开口。Damian垂下眼走开,独自来到与大厅相连的走廊楼道。

 

——今天他只是打算做踩点侦查,所以让Jon待在安全的大厅是最好的。特别在他能力被削弱,脖子后边又有奇怪芯片时,带着他一起,万一真的闯进Ramirez的邪恶老巢,那事情就远远超出他的控制了。

 

不能让他冒这个险。

 

他带上多米诺面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酒店的28层,缓缓走向Grande登记入住的房间,同时猜测自己是否会撞上被害人Grande在房间里奄奄一息的画面。

 

他来之前就黑进酒店的系统查看了入住信息,自然没有出现Claudia Grande这个名字,但取而代之的化名让他感到了意外,Claudy Ramirez——他当然一眼就认出这个化名来了。

 

他们使用共同的姓氏。

 

所以Damian还有一个问题:Claudia Grande和Raymond Ramirez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记得数据库里有过记录,但也只是短短几句话。

 

打开门锁的过程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监控早就被他处理掉了,Damian推开门,没有捕捉到人的呼吸声,房间里空有一片黑暗。

 

——黑暗里疾风扑面而来。Damian仰面后撤,明暗交界处赫然是一只钢铁拳头,机械部件的干涩摩擦声在安静的走廊里分外清晰。

 

“动静这么大,就不要玩偷袭了。”Damian早就把磁脉冲发射器握在手心,反扣住机械人的手腕,朝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拽,同时释放信号,让蓝紫色的电光遍布机械人全身。机械脑袋马上垂了下来,金属躯体抽搐了几下,停止了行动。

 

他半吊着机械人晃了晃,想要辨别它的身份份。“Grande?”那机械人却嘎吱一声抬起头,眼里发射出起两道光束。

 

“操。热视线?”Damian下意识松手把机械人甩出几米,它却硬生生在空中调转身体,朝着Damian俯冲下来。Damian侧过身闪避,机械手臂上却突然豁开一个凹槽,一排细枪口伸出来,密集地射出子弹来。

 

走廊不宽,完全不适合在这里应对枪战——躲避子弹非常困难,Damian毫不犹豫地面朝地向前扑冲,他已经做好至少中一弹的准备了。

 

然而预期中的胸腹疼痛没有传来,他抬眼的时候只看到子弹叮当落地,Jon抬起手臂正挡在他身前。

 

“嘶……你背着我在这里自己找乐子吗,罗宾?”他听到Jon吃痛的气音,“实验证明,我的防弹能力也削弱了。”

 

Damian皱着眉想爬起来,而那个机械人又一次收起枪口,从天花板上直直落下来,要踩在Damian背上。

 

“我还没这么揍过他呢!”Jon一把拽起Damian,把他用力推到另一边的墙边,然后一脚把机械人踹出老远,机械人似乎启动了防护模式,竟然原地倒下一动不动。

 

“痛痛痛……”Damian看着Jon转着脚腕呼痛,气不打一处来,“你听到我在这了?”

 

“也就只能听到几分钟,断断续续的。”

 

“你现在能看见这家伙的左胸的蓝色金属板吗?”Damian小心翼翼地走近机械人,“它要重新启动还需要一段时间,用热视线熔断扣在第三根线孔的红色电线。”

 

“它不是Grande吧?”Jon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热视线用不了。”

 

“这是个真的人造机械,并且复制了你的能力。”Damian摸出蝙蝠镖递给Jon,镖尾的小灯一闪一闪。“只能用这个了,插进第三个线孔里,快。”

 

Jon刚把蝙蝠镖插上,就紧张地回头,“有人来了。”

 

“这边。”Damian伸手扣过他的手腕,一脚踹开一个杂物间,把机械人扔进去,然后两个人也躲了进去。

 

杂物间门内很窄,光是塞下几柄清洁工具就占据了这个空间的一大部分,更何况现在又藏着两个大活人和一具机械,近乎窒息的拥挤。

 

说实话,逆反期的度过并没有让Damian习惯肢体接触,他还是很少主动和谁靠得这么近,接受Dick热情的拥抱算是一种,但主动把自己的单恋对象半搂在怀里,又是另一种感觉了。

 

他记得Jon快十六岁了,Damian在两三年前就能够看到他头顶的发旋了,少年人也许还会再长高,但约莫赶不上自己了——这个高度正好,可以毫不别扭地扣着对方的肩,然后拉近的话,Jon的脑袋就会轻轻的搁在他的肩上。

 

于是他们就保持着这样亲昵的姿势,紧张地贴在一起,努力屏住呼吸。

 

过了大约几分钟——尽管Damian自我感觉像是过了几百年,门外的脚步声才远去,Jon的脑袋稍微后撤了一些,然后侧过头,不明原因地轻咳了几声。

 

Damian还扣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则移开了他的肩,虚虚地侧环在他身侧。

 

“……你又抛下我独自行动。”

 

环境太暗,Damian只能凭借气息来判断,他应该是正对着自己的脸,甚至有把脸微微扬起来。

 

Damian嗅到了今晚宴会上香槟酒的味道,法国兰斯,果香的甜蜜萦绕着他的鼻尖。

 

他想探寻这个香味的源泉。

 

如果再向前凑一点,就能碰到另一个人的鼻尖。然后再侧偏一点,就会越过鼻尖蹭上一小块温热的皮肤。

 

动作先于意识一大步,他的唇触碰上Jon的时,他才突然慌乱起来。如果Jon现在恢复了听力,就能听到他心如鼓擂,脉搏的剧烈跳动像是有了加速驱动,一下又一下地提醒他的过界。

 

如果他拒绝——

 

Jon没有避开,甚至呼吸都跟着他一起急促起来。

 

所以Damian怀着一点侥幸三分惊讶半成欣喜,屏住呼吸轻轻吮了吮他的下唇——柔软,干燥,又温暖。

 

可这时被他紧握着的手腕挣动了一下,Damian的心兀地一沉,像触电一样松开手,脸迅速地移开。

 

“我说了,未成年不能饮酒……”

 

“别想着控制我。”

 

Damian一愣,有只手拽住了他的领带,强迫他重新低下头来。“也不要试图保护我。”

 

Jon用力地撞上他的鼻梁,在他张嘴又还没来得及痛呼时,又迫不及待地用牙齿磕上他的牙齿,嘴唇在他的嘴唇上胡乱地磨蹭着,甚至感觉到Jon的舌尖舔吻上他的牙龈。

 

紧张又生疏,还隐隐有种视死如归的姿态。

 

——难道是喝醉了?

 

他的心像是警铃大作,响起的却又全是欢愉的调子。

——不管了。

Damian有些颤抖地抚上Jon的脸,另一只手按在他的后颈摩挲着,很快掌握了这个吻的主动权。Damian尝试着用舌缠上他的,引导他吻得更深,尝到他嘴里甜涩的酒味,然后教他把全部呼吸交给自己。

 

他们在亲吻彼此。

 

Damian脑子里嗡地震动了一下,他好像再也掩盖不住埋在心底拼命发酵的情感了。他所有的小意谨慎,隐瞒藏匿,都被暴露在阳光下,被一个毫无章法的吻击成碎片。

 

所以他在心里反复大叫着糟糕。

 

可他们又重新挤在一起,胸口贴着胸口,交叠的唇和融在一起的温热鼻息都提醒他,这一切在真实地发生。

 

他们在热烈地亲吻彼此,在随时可能陷入危机的境况下,进行着青涩又不得要领的第一次触碰。Damian甚至发自内心地觉得,这该死地美好,而且浪漫得一塌糊涂。

 

——他应该大呼完蛋才对。

TBC.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