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Spring, fall,I've lost it all

Attention:
1、灰狼米白狐乔,还是那个设定w
2、瞎摸一小段ooc!希望甜度够足(。


人们常说,饲养宠物会让人对季节的敏感度变高。

Damian之前并未饲养过狐狸,他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对此是满腔热情,时刻准备着把宠物专用的皮毛护理刷用在超级小子身上。

——可惜Jon也不是真的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北极狐,他只是在头上冒出了一对尖角耳朵,还多了一条蓬松的大白毛尾巴。他们肩挨着肩地坐在沙发上时,Damian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那条晃来晃去的尾巴,拇指和食指捏起来,在尾巴的尖端着重捋了捋。

于是Jon非常不耐烦地把尾巴甩到另一边,附加以一个怒目而视的表情。

"你再揪它,毛就要掉光了。"

Damian也不是特别介意,只是该有的嘲讽总是要如期而至——

"谁让你发情期就藏不好尾巴?"

——接受到一个气急败坏的表情,尾巴却是不遂主人意愿地翘了起来,应证Damian所言非虚。

Damian毫不掩饰地笑出声,然后再一次捉住Jon的狐狸尾巴。细软的绒毛在手心堆叠着,Damian爱死春天时的白狐狸皮毛了。

当然,如果是冬天,半冬眠的北极狐就会长满一身纤细的长毛,舒舒服服地在冰面窝成一团。

Jon没机会在教室里放肆睡觉,尽管他晚上要在哥谭和大都会之间来回,经常三点钟还要打起精神完成学业功课,但他那点好学生的自尊心不让他把脑袋扎进手臂里。

不过他偶尔困得厉害,就连Damian伪装成他的地理老师他也认不出来。下课以后,同班同学在窗外把雪仗打得火热,Jon在趴在桌上睡得甘甜。

他头上盖着一本翻开的书,Damian抱着手臂疑惑地盯着看了很久,还是走过去把书拿了起来。

——凌乱的黑发里突然竖起两只毛茸茸的白狐耳朵来。

那两只尖耳朵被白毛覆盖着,内里的黑色皮毛则更为幼小。Damian挑了挑眉,嘴角忍俊不禁地弯了起来,然后他顺势坐在Jon前桌的座椅上,翻开那本书,等着Jon自己醒过来和他回家。

他和Jon在一起的时候这么安静的时候不多,最常见的状况就是他们互相嚷嚷,大概从五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开始这么做了。

Jon对所有的事情都有一种刨根问底的热情,而Damian总是会被他的一惊一乍所困扰。比如他长出尾巴后的第一个夏天,有一天晚上Jon火急火燎地扑进他房间的窗户,慌张地要Damian看他的尾巴。

"脱毛以后重新长出来,怎么会变成黑色的?我中毒了吗?还是我变异了?"

Damian自然是翻着白眼骂他是蠢货,然后叹着气安抚他告诉他,这只是狐狸的正常换毛现象。但Jon看起来并不开心,他懊恼地摸着头顶的狐耳朵,嘟囔着抱怨那看起来像是被电击过后的焦黑。

"不过我们这算是同款……情侣款?"

Jon的视线突然扫过Damian的头顶,看着暂时不存在于那处的灰狼耳朵,然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你是狼,我是狐狸,怎么算都不能是同类。"

——那当然,他Damian和Jon这种爱啃苹果的狐狸完全是不同的。

秋天满地红枫的时候也是苹果成熟的季节,那些乱七八糟的动物习性,多多少少给Jon带来了变化。他开始喜欢吃苹果——就像一只真正的狐狸——或者变本加厉地,在各种不合时宜的地方,掏出苹果来啃上一口,甚至有一次是在下水道对着泥面的时候。

……It sucks.

他无赖地要求Damian在夜巡的时候给自己带苹果,而Damian根本腾不出一个口袋给他装这种沉甸甸的负重。

不过Damian总有办法的——

他的小狐狸因为吃不到苹果而委屈地噘着嘴时,被他捏着下巴吻住,然后Damian得意地看着他瞪大眼睛。

——他相信Jon会喜欢他嘴里的苹果糖味道。

不如说,苹果糖尝起来就像是Jon本人,香甜又可爱。Damian这样想着,然后把Jon从沙发的另一侧捞进怀里,就连那条蓬松的大尾巴也同样被他紧紧圈抱住。

他含住Jon的下唇时,Jon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并不是特别关心。"春天就应该做些应和季节的事。"他缠着Jon的唇舌不放,手还要在狐狸耳朵上轻轻重重地揉捏。

反正春夏秋冬依次而至又循环,拥有小狐狸陪伴的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END.

快看!小白狐狸舒舒服服地窝在雪里就是这样的↓


以及我昨晚回顾我的心头好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的时候

忍不住小小地滤镜了一下



瞳色性格都一毛一样 连……连身高差都(自我挥舞双手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