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柜

Attention

1、和另一篇是互补的双视角→后篇

2、翻到硬盘里有这种存货诶,本来打算做小料的,现在看看也不太合适了,所以发出来混更。没怎么改,有很多打脸设定,随便看看就好

3、想写他们乱吵架,废话,矫情。所以欧欧吸大概是必然的。


1

Jon耸了耸肩,发现这个地方连双臂都无法完全伸展,而他只要再向上轻轻踮脚,就会撞上铁质储物柜的顶部。

换言之,他现在被关在了自己的储物柜里。

他并不是自己要求待在这里的。体育课前,Jon刚刚换好衣服,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力道塞进储物柜里。伴随着“咔哒”清脆的上锁声,Jon听到Frank和Brian的恶作剧的笑声渐渐远去。

其实,对最近才发现父亲的副业是位超级英雄的半氪星人来说,从柜子里出去并不是难事。

——但还是觉得不要引起太多注意会更好,他轻轻把已经摘下一半的平光眼镜,向上推回原位,按捺住自己放出热视线的冲动。

于是Jon安静地等待着清洁员走进男生更衣室——柜门上的几道缝隙,从那里透进来的光的变化能够让他做出清晰的判断。

接近黑暗的环境让他对外界的声响更敏感,Jon敏锐地察觉到有人正在穿过走廊,然后轻轻地迈进了更衣室——但他似乎带着什么东西。

Jon听到那人扔下手里的东西,脚步声渐渐接近。

当缝隙里透出的光被完全遮住时,他赶忙把脸凑上去,意外地对上一双绿眼睛。来不及做反映,当柜门“咔”地一声被撬开时——他把着力点全压在柜门上——猝不及防地从柜子里扑了出去。

没有人接住他——那个撬门的人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狼狈地让膝盖先着了地。Jon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才恼怒地站起来,没有布料遮挡的膝盖摩擦出红痕,但他抬头对上面前人的脸时不禁愣住了。

——Frank为什么要把他塞进柜子里又放出来?

他对面的人只是拖着不合身的裤腿,插着兜沉默,抬脚轻轻踢了踢躺在地上的Frank。

——等等,如果Frank躺在地上——他确认那双小眼睛他不会认错——那他对面的Frank是谁?

假Frank拽着真Frank的领子,用普通10岁小孩子不可能拥有的力量把真Frank扔进了储物柜,发出剧烈的撞击声让Jon心惊胆战地看了假Frank一眼,结果又对上那双不屑的绿眼睛。

——绿眼睛?

“你又来我学校干什么?”他叹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却放松了。

“看到你被关进储物柜里真是打发无聊时光的最佳调剂。”假Frank的右手在下巴处摸索着,然后就这么把手指伸进了皮肤里——向上一翻摘下一个头套来,Frank的人造皮面具被他提在手里,扭曲的表情让Jon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被吓着了?”Damian故意轻轻甩着手里的头套,储物柜里传来的Frank的有些痛苦的呻吟,配上面具变化的表情相得益彰。

“就算是家庭教学,Batman也不该让你有这么多空闲,然后频繁地往汉密尔顿跑。”Jon转过身,想要看看Frank的情况。Damian却伸手用力地推上柜门,Jon惊讶地转过身,发现自己好巧不巧地被卡在Damian和柜门之间。

“你干什么?”Jon尴尬地把眼睛转向另一边,握紧了双拳蓄势待发,准备给Damian来上一拳。而Damian保持着姿势,甚至还有向前贴近的趋势。

“你明明就可以用热视线把自己弄出来,难道你已经笨到忘记自己有超能力了吗?”Damian挑起一边眉,不解地盯着Jon的蓝眼睛,丝毫不在意他们此刻的姿势有任何别扭之处。

“那很危险,我还没有能够完全控制住它。而且这是在学校——噢,你没有上过学。”Jon突然扯起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假笑,这马上就惹来了Damian的不快的“TT-”

“你现在学的玩意儿我还没出生就能倒背如流了。”Jon感受到Damian的视线从上至下,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来,“你只有扮成Frank的时候才比我高,难不成这也是你来这的原因之一……”

“就算扮成一个10岁的小孩,我也比你大上三岁,Kid。”难得没有面具的遮挡,Jon清楚地观察到他翻了个白眼。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Jon主动转移了话题,他厌倦了和Damian无休止的斗嘴,他们总是这样,揪着无关紧要的话题,甚至可以争上一整天——仿佛有人强迫着他们必须这么做似的。他矮下半截身子从旁边溜出去,脱开Damian的控制,坐在了更衣间的板凳上。“你不用整日跟这些人——”他点了点储物柜,Damian正抱着双臂靠在柜门上“——待在一起,看着他们做尽讨人厌的事情,却总是无能为力。”他总不能用冰冻呼吸把Frank或者Brian中的任何一个冻起来吧,而Damian却可以在蝙蝠洞里享受那位好管家的蔓越莓小甜饼,然后跟着父亲在夜里学习成为新一代的黑暗骑士——行侠仗义,制裁犯罪。

他看到Damian面色一暗,似乎是要开口反驳上什么。接着Damian又稍稍端正身体,朝着自己走过来。“你懂什么……”Damian眉头紧锁——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要揍自己一拳,Jon思忖着,一边准备用超级速度避开。也许是他说错了什么话——Jon很明显感觉到Damian在生气,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打算还手。

而罗宾果然握着拳挥了过来,但在几乎要接触到他时——他都感觉到急速的拳风时,堪堪停住,改为伸出食指,一点都不温柔地狠戳了一下他的脸颊。

生痛。

“你……”Jon捂着半边脸不解地看着他。

而Damian却已经在他身边坐下,脱下身上不属于他的衣物,露出那身红黑的制服来。“你懂什么……天真的小鬼。”Damian只是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然后直到他离开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Jon很不解,他不懂Damian的欲言又止,但他猜Damian的故事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而之后一次又一次的强制夜巡让Jon更证实了这点。

“我没有羡慕你的时候。”Damian有一天晚上和他这么说道,“但你会知道,你以为的行侠仗义不是那么容易。”

“谢谢你把我从柜子里弄出来。”Jon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

“是多蠢的氪星人才会让自己被普通人塞进储物柜里。”

“那就不要找我组队。”

“TT-”

2

后来Jon有了个特殊的爱好。

他偶尔会把自己关在衣柜里,就像现在——在用过晚饭之后,Jon踩过房间里的零食包装袋和乱丢的衣服,打开木制衣柜的柜门钻了进去。他认为这样就能隔绝更多因为超能力而接受到的信息,好让自己获得很大程度上的安静。

但这次并不管用,近乎封闭的空间只是让他已经知道的烦心事绕着整个脑袋四处乱转。

他今年十五岁了,自认为是要比五年前更懂得如何做一个超级英雄……的预备役了。他早就觉醒了飞行能力,身体素质也一天强于一天。

但跟着罗宾一起当义警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尽管他加入了少年泰坦,但叫上他的行动少之又少。以前分明是Damian爬进他的窗户,跑到他的床前,揪着他的领子把他弄起来在大都会或者哥谭转上一整晚。现在是他Jonathan Kent追着罗宾跑——好像他们前几年的搭档情谊都被抹杀了——为此他们还发生了很多口角,它们通常都围绕着他们搭档情谊的变质而发生。

Jon觉得两天前的争吵显然要更激烈。

“如果我刚才没有来找你——从背后来一击致命?你现在还能跟我说些什么呢?”Jon担忧地抬起头看向Damian——罗宾逼近成年的年纪让他们形成了这样的差距。

Damian抬手抹掉嘴边的血迹,“永远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Jonny boy。”

“罗宾第一课——不相信别人能够帮助你。让几年来的搭档情谊都见鬼去。”Jon歪着头。

“不要以为合作过几次,我们就是永远的搭档了。”Damian嗤笑着回答,“你还没有完全获得我的信任,你越来越危险了。”他看到Damian皱起眉头,盯着自己破损的制服。

“可我对你却很信任。信任你不会在这里把自己的命送掉——我讨厌听到那些骨头断裂的声音……”

“别那么关心我,我会怀疑你爱上我了。”

“……不要岔开话题。”Jon飞快地甩掉脑子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就在Damian说出那个L打头的词的时候。“你不能一次次挑战我对你的信任极限,然后又不想承担信任危机的任何后果。”

“我的计划从不出错。”

“但你的确需要我……不是吗?”Jon有些不确定了,他很确定Damian认可他作为超级小子的能力,可他比起一个超级英雄来说还是远远不够格,尤其是在他和Damian的父亲都是那样的伟大人物的情况下。意识,配合,节奏,这些他都远远不如Damian,年龄和经历的差距在这些时候就完全体现出来。

“尚存怀疑。”

他沮丧地听到Damian的回答,于是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Jon窝在自己的衣服堆里试图找到一个舒服的,适合思考的位置,胡乱扭动的结果是某件衣服从上空落下,整个盖住了他的脸。

他把那件衣服抓起来,非寻常的夜视力让他在黑暗中也能够辨认出那是一件绿袖子的长袖衫。

——噢,有一次Damian在这里留宿的时候曾经穿过。

那是什么时候来着,几年前吗?他依稀记得那天早上,他把蜷缩在被子里的Damian弄醒,还嘲笑他是白天睡不醒的夜猫子。

——几年前他们是这样的关系。

Jon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如何演变成今天这样,发育了五年也并没有大幅度地提升他的理解力——也可能是Damian变得更高深莫测了。

他不知道Damian对他是什么感觉,但他似乎……在渴求Damian对他的认同。

——为什么只偏偏是他?Jon觉得根本没道理,几年前他们都还在抱怨这种强制搭档组合是无用功。

也许是他缺乏和其他少年英雄们交流的机会,毕竟他们都不像他那样要应付另一半的生活,作为一个普通学生的生活。

——那为什么Damian是特别的?他不明白。

Jon泄愤般揉着那件睡衣,把它弄得皱巴巴不能再穿,尽管它的大小不再适合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方。

他感觉到时间一点点流逝,换做是以前Damian可能会来找他了。现在他在哪里呢?从慈善晚宴偷偷溜出去,然后罗宾一个人在哥谭里伸张正义?

Jon很担心,那个独行侠毕竟是血肉之躯。年纪越长他越能体会到自己和普通人的差距,尽管Damian声称自己是作为武器长大的。

或者是Damian没有离开晚宴,而是和女伴——他从来不缺的——相谈甚欢,然后在别的地方留宿而不是在自己这里。

以前夜巡之后,Damia有时候会睡在他房间的地板上,甚至会霸占他的床。

Jon偏执地在意这些。

他被温暖的衣服堆环绕着,眼皮撑不住地要合上。

突然间他听到窗户被打开的声音,急切,又紧迫。

他止不住打架的上下眼皮,却依旧能够分辨出来人在房间里找寻着什么。意料之中,衣柜被打开,他的手腕被那只带着绿手套的手狠狠攥住,整个人被用力往外带去。

Jon总算是清醒了,这一次外面的人接住了他,没让他摔倒在地。Damian搂过他的腰,手刚碰到又触电般弹开。

“你……躲在衣柜里能提升什么我不知道的氪星能力?”Damian确定他站稳了,后退半步问到。

“你来找我干嘛?”Jon反问道,努力掩饰着内心不由自主的喜悦。

“我刚接到消息说汉密尔顿十五岁少年在意外魔法事故中……”Damian顿了顿,又继续说,“我当然相信你这防弹体质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总之你赶紧把制服穿上我们马上去调查。”

“你说你不需要我……”

“这次事件在汉密尔顿,有你这氪星导盲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那这算是我们的信任危机解除了?”Jon套上制服,Damian已经一只脚踏上窗台。

“……他教我说,在哥谭要习惯没有后援,心中对他人有奢望会分心。”Damian背着稀疏的月光,Jon看不清他的脸。

“A bat-lecture?”

“而那样一来,也许最好的结果是自己死……”

Damian的话断在这里,他知道这意味着那些他不曾经历的折磨。

“我又不想做你的后援,我来不及每次都及时飞过来,一般都是拎着你飞……不然看着你死。”Jon打断Damian,“……但你能有一个站在身边同进退的人,无论我们要面对什么,如果你相信我,我就是那个最好的选择。”

“……”

“不然你现在为什么来找我?”

Damian沉默了一会儿重新开口。

“……我有时候很庆幸自己带了面具。”

“为什么?”

“这样多少能掩盖一些我对你展露讨厌的神情。”

“你才是被讨厌的那一个吧!”

Damian这时候已经扳动机枪,把钩爪扣进树干里,他抓着绳索背对着Jon荡出窗户。

“笨得可以了。”

3

后来他依然没有改掉这个习惯,反而变本加厉,爬进了别人的衣柜。

Jon扒掉一身脏兮兮的制服,回头看到Damian已经摘掉兜帽,伏在枕边睡着了。

十年终于还是让Damian改变了,愿意把这样的毫无防备的信任交给他。

Jon屏住呼吸,耳里鼓动着的是Damian平稳的心跳。他走得离那个人越近,就越感到清晰。

他终于走到床边,弯腰让一件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做的事发生——他的鼻尖蹭过另一个人的,他的唇碰上另一个人的。

——只是轻轻一下子就分开了,他依然听到自己的心剧烈地跳动,脸红到耳朵都是热的。

另一个人的心跳依旧平稳,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难过。

Jon把他的爱好发挥到极致——他把安全屋的柜子打开,打算在里边睡过今晚。他回头瞄了一眼那张床所剩无几的面积,安慰自己是因为空间问题不睡床而不是情感问题。

不知道二十岁的大好青年为什么有钻柜子的怪癖,所幸这个临时安全屋的柜子足够宽敞,他半倚着柜壁掉进一个梦,

梦里Damian在众目睽睽下抓过他整个手,而他甩开Damian手的架势,就好像那是块烙铁还是块寒冰什么的。

“我只是想让你过来点。”Damian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真事,就在前几天。

前几天他低着头没有解释,现在他却抬起头来对Damian解释道,“我喜欢你,你这样碰我,我会分不清你是在示好还是嘲笑我。”

——这只能发生在梦里。

Jon刚感觉不妥,场景又突然变换了,Damian在战斗,而他的视线胶着在翻飞的黄黑斗篷上。

然后他挨了一拳,倒在一旁,抬头迎来罗宾挡在他身前的场面。“专心点,蠢货。”他回头看着自己,剑还抵在身前。

“都是因为一直在看你我才会被打的。”Jon记得当时自己不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我喜欢一直看着你呢。”他感觉自己的语气变得恶狠狠的。

接着场景又转换了,Starfire和他站在一起,通讯器响起,是Damian在说话。

Starfire目睹了Jon飞快地接通了通讯器,却又慌忙按掉,努力清了清干哑的嗓子,成为最后一个汇报情况的人。

“你怎么了?反正Damian也不怎么听汇报。”Starfire看不懂这个状况。

“我不想让我的声音听起来状态很差,至少在他面前。”他只敢在梦里做这一遍解释。

梦还在继续,而Jon平时绝不可能说出口的话也还在继续。

“我担心他生气。”

“我三句话不离罗宾是因为我………就是忍不住提起他。”

“我小时候很讨厌你,但现在我觉得你真是太好了。”

“但我不敢说。”

……

他感到光亮在变强,但那是一团朦胧的光。不同于十岁的某个上午,Damian把他从储物柜里解放出来时刺眼的日光灯,也不像是十五岁的某天晚上,Damian把他拽出衣柜时穿过叶片缝隙间的月光。

Jon因为那团朦胧的光从梦里悠悠转醒,睁眼发现柜门敞开着,而他在梦中始终离不开的主题,蹲在柜门前盯着他。

“你的梦话太大声了,我实在是睡不着。”Damian有些无奈的声音竟然显得温柔,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朦胧的光让Damian的脸庞线条变得柔和起来。

反常。

Jon睁不开眼,但脑子却开始正常运转起来。

“你……你都听到什么了?”他努力回忆着梦的内容,控制着自己不要马上飞出安全屋。

“讨厌我的那部分吧。”好像是一种调笑的语气。

——哪里有讨厌的部分?

Jon斟酌着,要么睁开眼放热视线,要么闭上眼装死。

——哪个都不是好主意。他绝望地想着,突然感到身体腾空而起,Damian的手环过他的肩,他的小腿在罗宾结实有力的小臂外挣扎似的晃了晃。

“嘿!我喜欢在这里待着……”

“闭嘴。”

他惊恐地看着Damian似笑非笑的表情,想要挣扎,又软得像一滩泥,任凭Damian把他放在了床上。

“在柜子里待着不难受吗?”

“我喜欢待在柜子里……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待在柜子里根本谈不了事情,这柜子挤不下两个人。”Damian躺在了他旁边,Jon的心跳攀越到史上最高峰,以至于他来不及注意到罗宾异乎寻常的心跳加速。

“谈什么?”

“谈你喜欢我就如同我喜欢你,愚蠢至极的有线电视订阅剧剧情。”

Jon瞪大眼睛捂着嘴,试图不让自己叫出来。

“我已经在外边了……所以赶紧滚出你的柜子来。”Damian嘴角抽动了一下,发出惯有的弹舌音,而Jon终于笑出声。

END

评论(15)
热度(93)
  1. JonnyBoy的右膝盖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Damijon囤粮地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