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醒

Attention


1、和另一篇是互补的双视角,但请一定要先看→前篇

2、依然是存货发出来混更,没怎么改,有很多打脸设定,特别矫情,随便看看就好




Damian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翻动声和毫无规律的碰撞声吵醒的。

他先警觉地按紧了枕边的剑柄,才像夜猫一样睁开眼,翻身坐起来环顾四周。

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明明是和超级小子一起回到安全屋的,现在另一个人却不知所踪。他把目光投向床对面的衣柜,柜门受到不明事物的顶撞微微开合,翻动声再次传出。Damian从醒来就板着的脸终于放松下来,换成一种稍显无奈的表情。

——那里边必然只能有一个氪星人。

只是没想到他的“怪病”症状,已经严重到需要在一个不算熟悉的安全屋也找到一个柜子钻进去的地步。Damian并不是那么理解他的行为,只能简单归咎于安全感的缺失一类的问题。他单手撑着床垫站起身来,白色床单上手印按压出的痕迹相当明显。

他很累,恶战一晚上的后果就是他甚至没有把制服换下来,倒头就睡。而现在氪星小子的发出的声响已经把他从浅眠的状态里心不甘情不愿地拽出来,想要重新睡着,就得从声音的源头消灭噪音。所以他刻意让靴子在地板上踏出响亮的脚步声,企图在走向柜子的几步路中把一切都搞得鸡飞狗跳。

但他没有得逞,柜子里的小精灵依然没有醒过来,反而把柜门弄得吱呀作响。

Jon果然在柜子里——他的红色运动鞋散落在柜门外,甚至没有解开鞋带。尽管衣柜里没几件衣服,但对一个成年人来说还是显得拥挤了。他以一种接近蜷缩的姿势让整个人黏在柜壁上,右脚抵在另一边的同时,左脚曲起,在睡梦中一下一下地摇晃着,膝盖轻轻撞在柜门上——噪音就是从这儿来的。突如其来受到光线的刺激使得他微微朝内翻动了一下,背部衣服料子和木板的摩擦声在安静的夜晚尤为清晰。

Damian俯视着他,直到他似乎受不了这样直白的目光,用手背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柜子有什么次元魔法吗,还是说在这里你能梦到那些粉色的棉花糖?”Damian真的有点疑惑了,伸手拍了拍柜壁,再三确认这是一个普通柜子的情况下讪讪收手。

意外的是Jon竟然回答了他的问题——自然是神志不清地嘟囔道,“……才不是因为小鹿斑比……我呆在这里可好了……”

Damian乐了,伸手戳他的脸,Jon闭着眼发出吃痛的气声,努力向里缩着躲开那只一向被他认为讨厌的手。

——哪有人的脸蛋二十岁还像十岁一样柔软的?

Jon十岁的时候,Damian有一次心血来潮跑到汉密尔顿,好巧不巧赶上Jon的校园日常——被两个普通小孩子欺负又不敢用超能力反抗。他轻轻松松把其中一个惹事者打昏在地,又飞快地伪装成另一个家伙的样子,一路拽着那家伙的领子来到男生更衣室。更衣室里出人意料的安静,也没有热视线使用的痕迹。他轻易地瞄到Jon的柜子,凑上去确认一眼就敲开了锁。Damian有意让他摔倒在地上,他恼怒的表情生动又有趣。

后来不知怎么的,谈话的火药味渐浓,他们总是不乏争吵的理由。明明是他想要激怒Jon,到头来他就成了那个最为暴跳如雷的。他生气于Jon对他的随意评价,在拳头就要撞上Jon的脸时他看到Jon满怀歉意地闭上眼——Damian讨厌这个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他有点过激了,不谙世事和天真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正常得很。

于是最后以Damian的手指戳在他脸上泄愤而告终。

“矮子,讨厌的矮冬瓜。”Jon突然蹦出一句颇有年代感的辱骂,依然让二十三岁的罗宾气得翻起白眼。

“我早就比你高了,Jonny Boy。”他着重强调了“Boy”,显然忘记了Jon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事实。他十五六岁的时候突然一夜拔高,长高的速度让Jon反复追问他有没有使用不明来源的生长激素,那时候他只觉得Jon在嫉妒,现在回忆起来好像又是Jon的某种形式对他的担心。

Jon总是有那么多的顾虑,他有时候会说,有时候只是让表情变得忧愁起来。Damian开始有意让Jon减少参与他的行动,鉴于他开始因为Jon的关心变得烦躁——他会盯着他擦伤的脸看上很久,企图用热视线修补他破损的手套,那份灼热的注视让他招架不住。

况且这不是小时候了,Damian以他成年人的头脑思考着。他涉及的调查越来越复杂,有一次Jon跟着他行动,因为他的疏忽被魔法击中躺在蝙蝠洞整整28个小时。杜绝意外从杜绝关系入手是最好的,他这么做了,然后直面了Jon的质问,给了他最无情的答案。

“说你需要我啊。”Jon又小声喃喃自语起来,Damian看着他皱着眉,挪动着脑袋企图找到一个舒适的着力点。

“我都解释过了。”Damian抓过一件衣服折叠几下,手伸到Jon的脑后轻轻抬了一下,把临时垫枕塞在乱糟糟的黑发和粗糙的木板之间。有了垫枕,Jon总算是闭上了嘴,表情也变得更柔和,像是重新陷入了梦乡。

Damain缓缓掩上一边柜门以保证他有足够的空气呼吸,自己蹑手蹑脚地躺回床上重新闭眼,脑海里却全是十八岁那天晚上他火急火燎赶到汉密尔顿,翻上窗台却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的极度焦虑感。

那一刻他觉得害怕极了。

然后他在垃圾食品包装袋和漫画书中找到了那双红鞋,看到了那个柜子缝隙里的人影。当他把那个男孩从柜子里拖出来的时候,他不受控制地搂住了他,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叫嚣着“我需要他”。

Jon睡眼惺忪地睁开那双湛蓝的眼,在月影下依旧有着温暖的光泽。他的手就突然找回了自我,确认他站稳以后退到了窗边。Damian冷静自持地解释着原因,面对男孩委屈的语气他毫无办法。

结果Jon给他打了一个让他震惊到来不及掩饰表情的直球。他真的庆幸有面具的遮挡了。

——要知道喜欢一个人会写在脸上。

好吧,他承认,他喜欢Jonathan Kent。从很多年前到深入骨髓的喜欢,像是滚雪球一样的喜欢,他再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很是恼怒。这就像是一个习惯,而他已经停不住脚步了。Damian翻过身背对着窗户,企图把“喜欢”驱逐出脑子以换一个安稳的睡眠。

“我喜欢你。”

这不是Damian脑子里的声音,他清晰地听到那个声音从衣柜里传出来。睡意一甩而空,Damian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柜门前,蹲下来凑近他的脑袋,听见他还在小小声念叨着“喜欢你”。

——他喜欢谁?Damian深吸一口气,闭着嘴让呼吸从鼻子慢慢交换,打算这样冷静下来。

“你喜欢谁?”

Damian面无表情地问出口,刚问出口他就后悔了。他“腾”地一下站起来,背着手在房间里一圈圈地踱着。Wayne永远有计划,而他对Jon的计划就是按兵不动——他痛恨确定性,但又无比依赖它。

尤其是在他发现Jon刻意甩开他的手,躲开他的注视,避开他的询问时。他直觉这是一种喜欢的可能,但理性分析却告诉他大部分情况下意味着讨厌。矛盾干扰他下判断,不确定性让罗宾觉得崩溃极了。

“我喜欢你。”他又说了一次,而且比上次更大声了。

——求你别说了。Damian根本不敢确定对象是在指他,说不定是那些大学女生呢。Damian知道他有过一些什么,但也仅限于多说几句话,多吃几顿饭的地步罢了。他绝不承认他为此感到很嫉妒。

“……因为喜欢你啊。”

——快闭嘴吧。Damian皱着眉头发出那个标志性的双音节,从桌上抓起自己的面具和枪,决定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场所。

“Damian……”

他来不及逃走了,他为什么不会飞。

“操。”

Damian骂出口,然后听到更多的,小小软软的呼唤,都是在念着他的名字。

他像气球被抽干了气,蹲在柜子前听着Jon一会儿骂他,一会儿又说喜欢他,总之没有一句话没有他——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Damian心里塞满了粉色棉花糖。既感到羞耻又感到喜悦。

转眼一夜就要过去,尽管他很想听——他实在是想安静地睡一小会——他要阻止Jon继续说下去了。

Damian把Jon遮挡在眼睛上的手抽走,没有犹豫地亲吻了他颤抖的睫毛和眼睛。然后离开,让破晓的光照进Jon的迷茫但依旧清澈的眼睛。

他真期待一会儿这双眼流露出各种感情的模样。

气恼,惊慌,羞涩,欢欣。

还有他念叨了一整晚的,对他的喜欢。

END

评论(12)
热度(86)
  1. Damijon囤粮地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