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In chains(1)

Attention!

1、万圣节快乐!管不住开坑的手(。

2、驱魔AU

3、分级:NC-17


1

Jon自认是一个普通青少年,至少和大西洋沿岸的每一个十七岁纽约青少年一样普通。

或许对他人来说,父母两人都是作息不定的记者并不是一件普通的事,但Jon早就习惯了,他从七年前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就习惯了。他理解万圣节狂欢夜是每一个记者都不会错过的社会新闻,再者作为一个准成年人,Jon并不甚介意万圣节的夜晚,独自面对有点空荡荡的家。

况且他也不一定非得独自待着。会有那些相熟人家的小孩子来敲门,而他肯定要用最甜最花哨的糖果来招呼他们。

——糟了,糖果还没买。

还来得及,Jon匆匆穿上外套,穿过来来往往的车辆,溜进几条街外的糖果商店,把那些包装五彩斑斓的糖饼和巧克力塞进袋子里。他的手在蓝色包装的牛奶糖堆里胡乱拨着,又犹豫着把手收回了大衣口袋。

Damian不喜欢吃这个。

他知道自己脸上多半是带着笑的,是真情实意的微笑,Damian称之为带着一股奶味的傻笑。

就算大他三岁的某成年人曾经公开表示,万圣节是他唯恐不及的小孩聚集日,Jon依然会邀请Damian在今晚到家里来做客,享用他大老远买来的零食和水果。

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Damian·Wayne几乎是和Kent家同一时间搬到这个街区的——那时候的Damian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青少年。年仅十岁的Jon满怀热情地从口袋里摸出奶糖塞进Damian手里,得到的是一个警惕的眼神和不解的挑眉。

但Jon还是和他成为了朋友,还是好到可以一起上学放学,周末空闲的时候会跑到对方的家里打新款游戏的朋友。

最关键的是,Jon还不仅仅是把Damian当做朋友,他想和Damian谈恋爱。

——哇,光是把“谈恋爱”和“Damian”这些字眼连在一起就让他耳根发热了。

回想起来,这份感情来得太过于不可思议,以至于他将信将疑地缩在被子里自问自答了好几个星期。他和Damian从认识的第一个月就开始吵架,打架也是有目共睹的频繁——有过几次,Jon觉得他再也不会与Damian说话了,但他在下课前不经意向窗外一瞥,Damian皱着眉在走廊栏杆边倚着,手里上下抛着Jon最喜欢的水果硬糖,显然是在等他下课一起回家。

他马上就心软了。

他搞不清那些氤氲的情感是从什么时候腾升转化为实质的,不过Jon一向神经大条到不介意这些。他不介意认清自己是一个基佬的现实,况且他觉得Damian长得相当好看。

Damian长相大概是传承自他的家族基因。从Damian的只言片语中透露出来,他似乎有一个很庞大的家族——Jon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询问,为什么他的家人放心他一个人搬到这个街区来,还住着这么大的房子。

Jon断断续续见过一些人在Damian家里出入,他对那位上了年纪的管家印象尤为深刻,蔓越莓小饼干搭配红茶拿铁是休闲下午的最佳伴侣。从他的观察来看,Damian还有好几位兄长,Jon碰巧在门口撞到Damian和某一位的争吵现场。

那完全是Damian单方面在生气,而他对面的年长者笑得相当温和,毫不在意Damian在试图躲开他带着安抚意味的手。

Damian回头的时候恰好对上Jon疑惑的眼睛,不得已叹了口气,“Grayson,Kent.”下巴朝着蓝眼睛的青年扬了扬,“Jon,本月临时厨余垃圾制造者。”

好巧不巧,青年手里还拎着一条烧焦的围裙。

“拜托,小D。”青年试图板正神情,但又憋不住有些想笑,这让他漂亮的脸变得有些滑稽的扭曲。“是Bruce要我来的。”

“父亲才没有让你来,他信任我一个人能做好这些。再说了,照顾我和烹饪麦片之间根本没有联系。”

这时候青年才转过头去看着Jon,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你好,Jon.我是这个刻薄小子的大哥,所有人都叫我Dick.”

Jon也很喜欢Dick,他隔一段时间就会在Damian的生活里出现,Dick有时候会加入他们的电子游戏小队,更多的时候他们坐上一辆价格不菲的车,然后一连几天Jon都见不到他们。

是的,尽管Jon好奇得要死,但Damian从来都不解释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地消失,又在几天后若无其事地买好早餐在上学的路口等他。

“家庭事务的烂摊子。”Damian用他惯有的轻蔑语气这么说,仿佛每隔一段时间,他的庞大家族就会出什么了不得的乱子,需要年纪轻轻的Damian参与这个“烂摊子”。

但Jon也只能胡乱猜测,因为每当他鼓起勇气向Damian开口时,对方总是轻巧地岔开话题——“不如先说服你的记者爸爸给你买那款克隆人大战的游戏?”

或者干脆保持沉默。Jon完全不介意这个,毕竟Damian不是他们两个之间喜欢说话的那个,Jon才是。

“哈,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提着沉甸甸的糖果钻进商店的旋转门。

Jon总是保持着一种无来由的自信,而且对未来有着无尽美好的畅想——也许他会像他的父母一样成为一个记者,而不管Damian将来会做什么,他都一样喜欢他。如果Damian同意和他交往的话,那他们以后就要结婚。结婚的话,各自的家庭那边肯定会有不小的阻力,Damian的“乱麻家庭”也许更难办,但他相信那都是会有办法的。

——普通人的恋爱故事不都是这样的吗?

Jon神游天外地畅想着有些遥不可及的未来,冷不丁有什么人被撞到了身前时才回过神。低下头就看到一个装扮成恶魔模样的男孩,约莫五六岁,一脸迷茫地睁大绿眼睛看他。

他四下望了望,并没有在着急寻找孩子的大人,看打扮多半是万圣节出门要糖果时,和同伴走散了。一个迷路的小孩,应该不会跑得特别远。

Jon弯下腰,揉了揉男孩的脑袋,“告诉哥哥,你家住在哪里,哥哥带你回家。”

小男孩的家果然就在附近,Jon一听孩子嘴里蹦出的几个名词,便知道是附近不小的居民区。他毫不吝啬地往男孩的手里塞了几块糖,又紧紧牵住他的另一只手,生怕他在人潮中再次走丢。

所幸穿过几个路口,Jon很快便找到了这孩子的住所。他领着男孩走到路口,朝着其中一间屋子指了指,“到家了噢,快回家吧!”

男孩点了点头,却没有放开Jon的手。“怎么了?舍不得哥哥了?”他打趣着蹲下身,看到男孩脸上竟然淌满了泪水。

Jon登时就慌了,伸手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脸,“怎么了怎么了?”

“到家了……可爸爸不在家……妈妈也不在家……没有人在家……糖果只有自己吃……”男孩吸着鼻子,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着。

“……要不……哥哥留下来陪我吃糖吧。”

Jon正打算安慰他,男孩却突然抬起头,绿幽幽的眼睛里噙满笑意,把脸上未干的泪痕映衬得极为诡异。

“我……”Jon被他的表情惊得一时忘记了要说的话,身体下意识反应向后退了几步,却发现右手被男孩紧紧攥住。

——怎么会攥得这么死?

以一个五六岁男孩的手劲,即便他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手上,Jon也能轻松甩开。

开什么玩笑,他十七岁!

Jon这次用了很大力气挣脱男孩的手,却丝毫不起作用。他感觉自己的手仿佛是被钢铁锁死了,而当他惊恐地看向小男孩时,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仿佛一座雕像。

——除了他口中喃喃不断着“陪我”。

毛骨悚然!

Jon这回是真的慌了,糖果袋子被扔在地上,他用左手扣上右手,弓步开拉,拼命拽了起来。结果不仅没有任何成效,还把自己的手拽得生痛。

——这手我不要了行吗?

他瑟瑟发抖,真真正正地软了腿,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近乎哀求地对小男孩说,“放哥哥走……好吗?”

小男孩愤怒地捏紧了Jon颤抖的手,他的手钻心地疼,Jon猜测他的指骨可能被捏得裂开了。

他痛呼着叫了出声,腿软得跪在了地上,“救命啊——!”他身子向外歪去,右手被拽到身后,整个人拼了命向旁边爬。

“你不可以走!”小男孩用不属于他年纪的力量,想要直接把Jon从地上拽起来。

“我说他可以走。”

话音未落,一柄短小的利器以极快的速度,带着割裂空气的啸声,直直扎进了男孩的手腕。

趁男孩痛呼着松手时,一个黑影从房沿轻巧地落下,左臂一揽,把Jon拦腰从地上抱起来,搂着他的腰跳上了对面的房顶。

一连串的突发情况没有让Jon失去观察能力,从坚毅的下颌和高领衫下的喉结线条他可以判断,这是一个男人。

这理应是一个神秘的陌生人,但和这个人的贴近感却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

而尽管只是在慌乱之中听到了一句,这个声音,语调却都似曾相识。和他日思夜想,朝夕相处的某个人相似到极点。

“Damian……?”

猜错了也没关系,反正是陌生人,至多让Damian多上一个茶余饭后嘲笑他的谈资。

“你是怎……”那人语调惊讶,尽管他带着面罩,但在近距离的情况下,Jon仍旧能看清他皱紧了眉头。

——就像Damian平时那样。

肯定了心中的判断,Jon迅速地把手伸向他的面具,只扯下来一角,便被用力扣住了手。

——那双绿眸只露了一半,但Jon百分百肯定,这就是大他三岁的邻居。

Jon吸了一口气,疼得冷汗直流,“Damian……我的手可能骨折了……”。

Damian啐了一口,“妈的,你这手是不想要了?”他一边骂着,手上的动作却柔和了不少。“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先去处理那个恶灵。”

“……什么?”Jon有理由充分怀疑自己的耳朵,但Damian已经重新戴上面具,纵身跃下房顶,把Jon独自扔在房顶。

Jon紧张地盯着下面的情况,而Damian看起来相当熟练地在男孩的周围投下他叫不出名字的金属器具,六件器具均数到位后,原本怒气汹汹的男孩被制在原地动弹不得。

“哼。”他听到Damian冷哼一声,紧接着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他的话音,一个暗红色的似人非人的东西,从小男孩身后飘了起来。

“我操。”Jon顾不上注意语言了,他腿一软跌回到房顶上。“这是鬼吧……”

而Damian的念词也接近尾声,六件器具同时发出金色的光束,将那个暗红色的“鬼”刺穿成好几块,然后化成光点消失在空气中。小男孩直直地倒向地面,被Damian堪堪扶住,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Jon目瞪口呆地看着Damian翻进那户人家的窗里,把小男孩安置好后,又几步轻松踏上房顶。

他站在Jon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Jon,“你不长脑子吗?这种时候,长点心眼也好吧?”

Jon已经完全愣住了,只是下意识重复着Damian的话。“这时候……是什么时候?”

“万圣节,诸圣瞻礼,人间与地狱最接近的一刻,不知道有多少妖魔鬼怪在今晚游荡。”Damian忽然紧张起来,“你不会报警了吧?”

看到Jon使劲摇了摇头,他才叹着气摘下面具,翻了个白眼,“还算你有点智商。要是警察来了,你和我都不好解释,搞不好还要让这周围的人都折腾上几天……”

Jon困惑地听着Damian解释报警的诸多弊害之处,心下多有惭愧——他根本没想这么多,他只是不想和其他人分享这个秘密。

“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废话,当然不了。记得在家里,在学校也好好闭上你的嘴。”

“那……”Jon斟酌了许久,终于从他童年读过的幻想小说里,勉强挖出一个词,“你是……捉妖人?”

“……驱魔师!”Damian有点恼怒地纠正他。

Jon心情有点复杂,骨折的手让他疼得发抖,眉头紧皱,而知道了Damian的秘密让他开心得马上就要笑出声。

他仔仔细细地盯着Damian看。用发胶整整齐齐打理的黑发,眉骨连接着高挺的鼻梁,看起来有种古堡外石雕像的深刻。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原本深色的皮肤竟也惨白一片。深黑色的衣袍做成立领的款式,把他的脸称得英俊又冷酷。那黑袍一扬,仿佛就会有黑色的蝙蝠群扑来。活脱脱是德古拉伯爵本人了。

“……有什么好看的?”

“你哪里像驱魔师?吸血鬼还差不多。”

“呸!不许把我跟那种肮脏的东西相提并论。”

好吧,Jon依然是一个普通的青少年,有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学校。

唯一让他有别于纽约数百万青少年的是,他的邻居兼暗恋对象是一个看起来挺厉害的驱魔师。

tbc.

评论(12)
热度(53)
  1. 雾枕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