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反王

无1无靠

【胜出】来自爆豪胜己掌心的五次触碰

Attetion:

1、瞎写,情人节快乐!我爱胜出!

2、再发一次…只有肉渣也翻车了,非常可惜不能回复给我评论的姑娘


如果可以,绿谷出久想要将这些回忆命名为“爆豪胜己四次握紧绿谷出久的手”。


开玩笑的。


“握紧”这样的措辞太过于亲密,用于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的动作又并不适合。


绿谷这样想着,就算不会说出口,他也要努力地找一个替换词,以避免爆豪在他的脑袋上或者任何其他地方进行爆破攻击。


他对爆豪的个性又羡慕又痛恨,羡慕那样的个性是万里挑一的强大,痛恨这份强大让他在爆豪面前,每一根神经都必须紧绷。


爆豪手里的火星点子弹每跳一下,绿谷的每个指节都忍不住震颤一下。


他敢让指尖去触碰那些四溅的火光吗?


1

非要说去找一个和“握紧”相近的词汇,最远可以追溯到小胜觉醒的那天。


——那完全称不上“握紧”。


彼时尚年幼,爆豪的手并不大,却不知为何能够有这么大的力量,把绿谷的四指用力捏在手心,被放过的大拇指就像绿谷本人一样,无措地僵直轻颤。


疼痛让绿谷出久皱起了眉头,他想要抽出手,爆豪的手却收得更紧。“小胜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喂,废久,你知道我的个性是怎样的吧?”爆豪手臂兀地抬高,于是绿谷只好直挺挺地举着手臂。


绿谷拼命点头,“小胜的话,个性是能在手心弄出火花……”


“火花?”爆豪哼了一声,“你把我的个性当成了什么了?”


绿谷不解地睁大眼,看到爆豪的眼里掠过意味不明的光。


“你知道吗,废久?”爆豪顿了顿,咧开嘴笑起来,“我的个性,是能在手掌里自由地爆炸。”他的手把绿谷那几根脆弱的手指捏得更紧,“如果我现在发动个性,你的手指就会变成焦炭,完全用不了啊。不过没关系,本来就是废久,什么都做不了。”


绿谷如今回想起来,当然知道这是小胜夸大其词的恐吓。只不过当时爆豪的表情太过于煞有其事,年仅四岁的绿谷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流。


“哈!”爆豪突然大喊了一声,在绿谷看来那就是发动个性的先行预备动作,他紧紧闭着眼睛,手指还做着垂死的挣扎,徒劳地扭动着。


预想中巨大的爆炸声没有响起,一片黑暗之中只有清脆的噼啪声断续,绿谷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被攥紧的手指没有被炸为焦炭,甚至没有一点灼热的感觉。


“小……小胜?”


他勉强睁开一道缝,眼前是爆豪凑近的,不爽的脸,眉毛几乎倒立起来,显得凶神恶煞。


然后他又忽然笑了起来,“白痴废久,连我准备在哪只手发动个性都看不出来。”捏住绿谷的左手依然有力,而垂在身侧的右手,细小的爆破声响就是从右手手心传来。


爆豪放开绿谷的手,不受支撑的手突兀地落下,“没劲。”爆豪干脆利落地扭头走人,留下绿谷跌坐在原地,盯着泛红的指节出神,又觉得哭笑不得。


这算什么?只是恶作剧而已吗?


2

后来爆豪胜己再也不做这样过火的恶作剧,他转而寻找了另一种方式,比恶作剧更过激,更让人难受。


他开始折磨绿谷出久,是真心实意地想看他难受。


——至少绿谷能从爆豪的眼神里看出来,猩红的瞳孔里全是暴虐的因子。


如果小胜是真的想要我的命……


绿谷的虎口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而爆豪的手贴在他的手背上,灼热、干燥,但并不温柔。


更何况这个姿势也完全不温柔。绿谷背撞上墙,右手被爆豪的左手死死扣住手腕,左手则被爆豪的右手压上自己的喉咙,向内推进的力让绿谷止不住地发出干呕声,眼眶的边缘淌下泪来。


国中的时候,爆豪只凭单纯的肉体力量,就能让绿谷有被钢铁禁锢的挫败感,他拼命在左手腕上发力,甚至放弃了右手的挣扎,只是集中力量想要推开爆豪扣在他喉间的手。


用力啊!可不能真的让小胜掐死自己——


——动了。


他的反抗似乎起了作用,爆豪的手卸了一点力,向后移了几毫。


借着这空隙,绿谷手臂向下一落,手从爆豪的手掌中抽离,顾不上喘气,转身就要从爆豪面前逃走,却忘了被扣死的右手腕。


好痛。


爆豪生生拽住了绿谷,接着一把将他拉回了原地。绿谷左侧一软,惊觉爆豪曲膝在他后腰用力顶了一记,让他迎面扑上面前那堵。好巧不巧,爆豪又在这时候放开了他的右手腕,于是绿谷就以一种异常狼狈的姿势撞在了墙上。


始作俑者随即又从他背后贴上来,这回换成了右手贴上他的手背,生硬地牵带着绿谷的手往上走,直到他重新覆上自己的喉咙。


绿谷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喉结在自己的掌心间上下滚动。


“废久,就算我要你死,你也得是自己把自己掐死的。”爆豪的掌心完全贴合绿谷冰凉的手背,就连拇指摆放的位置都分毫不差。


他的声音在绿谷耳边擦过,变声后的嗓音更沉,也听得绿谷更为胆战心惊。


“小胜……这太过了……”绿谷仰头伸长脖子,企图挣脱出一线生机,又在耳廓边缘被爆豪触碰时,惊得汗毛直立地停下。


霎时间他浑身冰凉,唯一感觉到灼热之处,便是爆豪的嘴唇似有若无地抵着他的皮肤,像火烧一样。


“我光是看到你,就火大得很。”爆豪咬牙切齿开口,干燥的下唇轻柔地摩挲着他的耳后,语气却凶狠到极致,“别再说什么英雄不英雄的,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身后那人的手掌又用了一点力,滚烫的手心贴在绿谷冰凉的皮肤上,触感异常清晰。


他猛烈地张着嘴想要呼吸,爆豪却似乎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绿谷的呼吸几乎都要被扼杀。


“少他妈在老子面前大言不惭了,废久!”就在绿谷觉得要昏厥过去的前一秒,爆豪松开他,平举着双手后退几步,像无事人一样看着绿谷跪倒在地上喘气。


直到爆豪离开很久,绿谷还倚着小巷子里的墙平复呼吸,他用手指摸了摸眼角,泪痕早就干结了。


手背上还留着掐痕,绿谷把手翻转过来,盯着手背,隐隐觉得有种骨折的疼痛感。就算不是骨折,可能也会留下难看的淤青……


让妈妈发现的话就很难解释了。怎么能对她说,是小胜做了这样的事呢?


我和小胜……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3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到底应该变成什么关系,绿谷本人其实并无定论,也不存在方向。他只是本能地向前走,回过神就发觉,自己已经追逐着名为爆豪胜己的光走得很远。


他从不敢期待和爆豪的未来,但绿谷出久的未来必然少不了爆豪胜己,反之也必然。


尽管这是事实,但这也是非常肉麻的话,绿谷说不出口的那种。


和爆豪在训练场打那一架时,热血充脑时,说的话都太过于情感充沛,不知道日后爆豪想起来会不会感到不适。


爆豪就在这时把手指抽了出来,绿谷因为内部紧张的收缩而闷闷地哼了一声。接着爆豪就一言不发地把自己的东西重新埋了进去,把绿谷的思绪折腾得一片粉碎。


他们在爆豪的房间里做绿谷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在他们关系才稍稍好转的档口。


3部分下文链接走



4

绿谷出久完全搞不明白。


爆豪好不容易拿到临时执照,不在宿舍里休息庆祝,拉着他出来看什么电影,还是两人都不太适应的题材,稍微有点惊悚向的剧情片。


心存疑惑的情况下,绿谷还是看得很认真,紧张地抓住扶手,身体坐得笔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幕。


剧情进入过渡的部分时,他松了口气,向后坐了一点,背部靠上柔软的座椅。


他的右手向着他和爆豪之间的爆米花桶探寻,却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截住。


——爆豪强硬地拽住他的右手,绿谷被略显粗鲁的动作弄得倒吸一口凉气,想要抽手回来的时候,爆豪又伸出了另一只手,用两只手阻止了绿谷的挣扎。


两个人无声地在电影院里用力道交流了几个回合,动作愈发激烈,直到爆米花桶“砰”一声落在地面,两人才止住了动静。


“小胜你……”绿谷不解地转过头,爆豪看起来很专注,只有绿谷知道,他的两只手都在死死地按着自己的右手。放映的光亮打在他的侧脸,少年的轮廓清晰初显英气,眉头紧皱的模样让绿谷心跳数值急速飙升。


他心尖柔软起来。


“废久,别乱动。”爆豪缓缓移开右手,左手抓住绿谷的右手,动作僵硬把两只手一起放在原先搁爆米花的扶手上。


小胜在干什么?


爆豪的左手这时候又放松了一些力度,不是像情侣那样牵着手,而是覆在他的手背上一动不动。


小胜的手意外的干燥啊。掌心的温度竟然也比他低,平常的话大概会比他暖和,现在的话,完全是因为他整个人都像烧起来似的。


绿谷猜自己的脸这时应该红得冒烟,连手心都滚烫得吓人。


紧张到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发动2%的One For All……


努力调整了呼吸状态,绿谷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屏幕上,强迫自己把剧情装回脑子里。


爆豪就这样地把手压在他的手上,僵硬地把这样的姿势保持到了电影结束。


回校的路程并不远,绿谷却觉得走起来分外漫长。两人并不交谈,只是一味地埋头赶路,爆豪大跨步地走在前面,绿谷跟在后边,视线落在爆豪身侧握拳的手上。


小胜到底想要和我变成什么关系?如果真如小胜所说,决定这一切的不是小胜,那——


爆豪突兀地停下脚步,走神的绿谷差一点直接撞上去。后者惊慌失措地抬起头,反射性地颤抖起来,以为会对上爆豪凶神恶煞的表情。


但爆豪并没有转过头,只是握紧的拳头松开,手指微微张开,手腕转动了一下,手掌又向后够了一够,好像在做某种暗示。


不过这样的动作并没有持续几秒,爆豪把手揣进口袋,像往常那样拖着步子向前走去。


绿谷没有看错爆豪耳根的泛红。


小胜想要牵他的手。


——那就要问绿谷出久自己,他到底想要两个人的关系变成什么样。


5

绿谷出久蹲在坑洞的边缘向下看,而爆豪胜己也抱着双臂站在坑洞里向上看。


“神野那一次,那个……计划是你个书呆子想出来的吧。”


在安静的树林里,爆豪的声音四平八稳,明明是个问句,结尾的语气却全然是肯定。


“嗯。”绿谷歪着脑袋看着爆豪,脸上挂着有点得意的笑容。这一次对战训练里,他刻意设计了这样的陷阱,而爆豪会掉进来,虽然在他的预料中,但也不排除爆豪想找个机会和他单独说会儿话。


他决定把握这次机会。


“包括你觉得我会握垃圾头的手,而不是握住你的手。连这种狗屁细节都要去考虑……”爆豪皱起眉头。


“废久,在你眼中的我,到底是怎样的?”


在绿谷出久眼中,爆豪胜己是在他身边最真实最耀眼的存在,是他追逐奔跑的强动力,是他成为最棒英雄必须超越的对象。


这样的爆豪,就算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也是理所应当。但就是这样的爆豪,在过去把他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在现在把他看做绝对要全力压制的对手。


这一切源于五岁那年,绿谷第一次向爆豪伸出手,弱小无个性的小石子,向拥有强大个性的未来英雄,伸出意含救援的手。


自尊的天花板就这样被绿谷刺穿。


可时隔十年,绿谷在坑洞的边缘又向爆豪伸出了手,似乎毫无自觉,毫无长进。


即便是因为受伤而难看变形,那也是一只值得所有人信赖的手。爆豪永远不会握住绿谷伸向他的手,一次也不会握紧那只手,即便它如今看起来更有力,也许也配得上爆豪的紧握。


绿谷这样想着,看到爆豪举起右手,手心里噗嗤噗嗤地窜出火光。


果然。


这和亲密无关。


就算是耳鬓厮磨过,暗自在心里决定要纠缠对方一生,爆豪也不会握紧他的手。


但他还是要说——


“小胜,这不是救援。”


绿谷紧张地看着爆豪的脸色一点点暗下去 ,吞了吞口水,大脑快速地运转着,把酝酿了好几晚的话,颤抖着声线说了出来。


“小胜说,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关系,不是你能决定的。那换句话说,小胜其实是在责备我。”


爆豪从鼻子里哼出气来,脸扬起来,对上了绿谷的眼睛,害得他心里又咯噔一下。


“在小胜看来,小胜接受了作为对手的我,以平等的姿态与我相处后,才正视了心里的感情。”


“小胜喜欢我。”绿谷说出这句时,眼泪又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脸颊灼人的烫。


是的,爆豪喜欢他,这么多年来对他一人持续的关注,从幼驯染发展成如今这样纠缠不清的关系,都因为爆豪长久不自知的情感。


爆豪果然气得要跳起来,“你在说什么混账废久——”


“我说小胜喜欢我!”绿谷带着鼻音,略带哭腔,又铿锵有力。“那不然为什么拉我看电影?”


“找不到人。”


“那为什么想要牵我的手?”


“你看错了。”


“那为什么和我……做那种事?”


爆豪做了几个口型,看起来像是在骂人,但声音并没有发出来。绿谷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又皱起鼻子。“但小胜在责备我的态度,明明小胜在主动,虽然很笨拙。”


“所以我想要回应小胜的这份心意。”


他的手还伸在坑洞口,绿谷干脆跪趴下来,把手径直伸到爆豪面前。


“我说了,小胜,这不是救援,这是我的心。”爆豪盯着他的手,缓缓熄掉了手心的火花,却也没把手握上去,只是伸出食指,在绿谷右手上的疤痕上描着。


“我的心,和它一样有很多受过伤的痕迹,有很多甚至是小胜带给我的。”绿谷的眼泪滴在爆豪的指间上,“但我想要把它给你。”


“小胜不是问我吗,我和你要变成什么关系?这是我们能够共同决定的。”绿谷顿了顿,努力稳定呼吸,他哭得有点看不清爆豪的表情了。


“小胜,我决定要把心交给你。如果现在小胜握紧我的手,就是得到了我的心。”


绿谷一字一顿地说出来时,爆豪的右掌心依旧和绿谷有几毫的空隙。话音落下时,那微小的距离也没有缩短。绿谷的心登时坠了下去,坠到比坑底更深的地心。


为什么不握住他的手?


难道他猜错了吗——


这时爆豪虎口突然卡上绿谷的,把他的手紧紧握住,绿谷还来不及露出欣喜的表情,就看到爆豪深吸了一口气,上臂一发力,把绿谷整个人拉进坑里。


“给老子下来,站在我面前说话。”


“妈的废久。”爆豪蹲在绿谷面前,咬牙切齿地骂道,“休想在老子面前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用那种理由也不可以。”


“你就站在我旁边跟着我,被我牵着走一辈子吧。”


绿谷出久趴在地上愣了愣,抬起脸在满眼泥污里瞥见爆豪胜己和自己紧握在一起的手,忍不住又把头埋在地上笑了起来。


FIN.









评论(28)
热度(475)
©万反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