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考研,急事微信/质问箱

【胜出】那天他们一起罚站

从一路小跑到教室门口绿谷出久只用了三分钟,头两分钟他甚至在思考应不应该发动个性达到短暂的提速效果。只是这个决定做得太晚,绿谷不幸在今天和上课铃的竞速中险败,落得相泽消太不悦的皱眉。

“绿谷,你给我到门口反思,到我觉得可以了再进来。”

他认命地轻轻掩上门,转身背对着门挪了两步,老老实实罚起站来。

但绿谷心里不老实,甚至焦虑得很,热锅上的蚂蚁都要煎熟透了。

——罚站算什么,没办法正常上课才是对好学生绿谷真正的惩罚。雄英的教室隔音相当好,相泽更不是会对学生大喊大叫的类型,绿谷就算整个人贴在墙上,课堂内容也没法传进他的耳朵,有一瞬间绿谷真诚又罪恶地希望是麦克在里边上课,是不惜震坏全班人的耳朵也想要听课的渴望。

正是懊恼之时,教室门突然被推开,绿谷满怀期待抬起头看过去,盼望是相泽大发慈悲放他进去上课,结果正正撞上一对火烧的眼,红得透亮。

“小胜?你怎么……”他立刻被红眼睛凶狠地瞪了,情不自禁缩了一缩,干净利落地闭了嘴。

“妈的。”爆豪胜己砰地甩上门,插着口袋从绿谷面前走了过去,龇牙咧嘴地靠上绿谷对面的墙壁。

绿谷摸不着头脑,又看爆豪黑着脸杵在对面一动不动,一时不能斗胆贸然开口,生怕爆豪又不管不顾地骂起来,怒气冲冲地把他隔着墙勉强能听到只言片语盖过去。

不过看小胜这样,完全是一副被赶出来罚站的样子。

雄英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绿谷心里小小地惊讶道。

其实爆豪并没有在心里四处爆破,相反,他的头脑持续奔涌着昏昏沉沉的睡意。在教室里他支着脑袋闭上眼没两分钟,相泽就反手一本书敲醒他,眼珠子干涩地向着门口瞥了一瞥,示意他到门外去清醒一下。

老子不困。爆豪想,不过是今天少了点噪音,安静得过分。往常噪音应该是从背后传来的,那是什么呢——

走道被光影分隔成两半,爆豪明智地选了晒不到太阳的阴面。他微微抬起下巴,目光对上一头鸡窝乱发,阳光倒也照不清鸡窝乱发下的脸,只是听到音量颇小但语速极快的念念有词。

困惑的源头迅速地被发掘了。爆豪咬牙,又顺理成章地在心里给了绿谷一记右勾拳加榴弹炮。

——废久要是早点到教室,老子不也就没这麻烦事了吗?

“喂……你这周第几次迟到了?”爆豪突然开口,绿谷闻声猛地抬头,手指以肉眼可觉察的力度捏紧了笔记本。

“其实我……”

“每天都差点迟到吧。”爆豪鼻子里冒出哼声,“上课前的最后一秒才踩进教室,脚步声比铃声都大。”

还有坐在他的背后一直努力地平复呼吸,爆豪暗暗在心里补充,急促不平的喘气声让爆豪在意得不得了。

“是……是这样没错,但实际上这种状况算是我自己刻意制造的?你看……比如压缩上学的时间做个性发动加速训练,或者如何在发动个性时穿过密集人流之类的……总而言之,原因有很多吧,虽然今天是一次失败的训练……啊不管怎么样,现在可以拜托小胜你稍微小声一点——”

“你这家伙……”爆豪不耐烦地打断他,竖起食指隔空点点绿谷的肩头,“背着书包不觉得累吗?”

“还有你刚才说得太小声了,我什么都没听进去。”

绿谷便急急忙忙放下双肩包,又冲着爆豪做出噤声的手势,“我听不见相泽老师在说什么……”

“那种内容不用听只要有点脑子也能会的吧!”

爆豪这么一吼时,相泽恰恰在讲解一个知识点,绿谷被吓得一分神,内容就从耳边溜了过去,再也没有回来。

“小胜太过分了。”绿谷扁起嘴,他知道爆豪脑子灵活又聪明,落下一点课堂知识肯定可以轻松补上,可他最近忙于校外实习,每天兼顾两头分身乏术,跟上课堂内容居然也变得有点吃力起来,错过的知识点就变得格外可惜。

他的确有点不高兴了,于是轻飘飘地冒出调侃来回击。

“不过没想到小胜也会因为犯困被叫出来罚站啊。”

“你……切,废物书呆子。”爆豪一噎,又因为是事实无法反驳,干脆后脑勺贴上墙闭上眼,一不做二不休闭目养神起来。

很凉。绿谷摘下背包后,整个后背贴在墙上,瓷砖的凉意透过制服料子渗进皮肤表面。

不知道小胜在这里站着能睡得着吗?

绿谷眨着眼看爆豪的脸藏在阴影里,目光毫无阻拦地从他的鼻尖游到下巴,划过喉间的凸起又若无其事地收回。

爆豪对此毫无反应。

……小胜真的是累了吧。

如果换做以前,小胜可不会在课堂上犯困。就算他看似没精打采地一页页翻着书,那也完全是因为无聊——绿谷一直都坐在他身后,从以前到现在,时时刻刻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执照补习是真的非常辛苦吧,轰君不是会向他们完全诉说这些的人,小胜就更不会抱怨其中的艰苦了。绿谷听说过,爆豪每天都是早早从公共休息室里离开去就寝,休息时间相当提前,没想到这样,恢复的时间也还是不够,才会在上课的时候打盹吧。

爆豪有心闭上眼补一觉,何奈日出后太阳渐渐高走,阳光朝着走廊的另一边移动,斜斜地晃上他的眼睛。

况且还有个细细小小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就像是以往从他背后传来的那样,让他无法忽视,让他无法入睡。

于是他皱着眉头有点艰难地睁开眼,手背贴上遮光,眯着眼看到绿头发男孩半弯着腰,注视着对面的地板。

……不,是自己的双脚。

“干嘛?”爆豪并不客气地吼着问,然后听到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那个……小胜,你最近长高了吗?”

“哈?”

绿谷迅速地站直,双手像上了发条似的摆得飞快,连带着脖子也微微缩起来。“就是……都过了一年了,小胜拖在地上的裤腿长度……看起来好像还是一样。”

“你说什么啊白痴废久?”

“就是说……啊这只是我担心而已……不是有这种说法,'孩子发育中辣椒吃得太多可能会长不高',还有啊,小胜的个性让上肢的锻炼强度大于下肢吧,不知道这种对长高有没有影响……”

“没有!你瞎操心个鬼啊!”

“ 如果没有那就是最好啦……对了,作息突然改变对长高好像也很有影响……”

“作息不正常的是你吧?”爆豪忍无可忍地骂道,“天知道你每天晚上到底几点睡,肯定又是为了校内校外两头拼命自己挑灯补习,说到底熬夜的人是你吧?不会担心自己长不高吗?”

“这倒是没错……”

“你最好别替我操心,有这种时间,不如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你现在不是改用腿技了吗……能控制你那个性到什么程度?还是像以前那样自损一千伤敌八百地用,用废一对手臂,再用废一双腿吗?别提长高,活下去都很难。”

“小胜……”

“顺带考虑一下自己的基数,本来就比我矮的废久别想着对老子说三道四。”

爆豪一口气没憋住,硬是对着绿谷吼了一通,把他说得一愣一愣地。

“所以……小胜是在关心我吗?”

“……神经病。”爆豪深吸了一口气,别过脸骂道。“老子关心死你啊。”

绿谷低头笑起来,脑袋扎在缩起来的双肩里,笑得颤抖起来。“小胜……小胜真是太吵了,完全听不见相泽老师在说什么了。”

爆豪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妈的……我教你。”

“啊?”

“今天放学来我房间。”

“……真的可以吗小胜?我其实也有预习,但总觉得有几个知识点有些混淆……”

“闭嘴,废话真多,还有我搞不定的知识点吗?”爆豪看着绿谷弯起的眉眼,心里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情绪。

一直以来,虽然绿谷鲜少表露,但继承One For All的压力必然沉重。可对他来说,长高?作息?都绝不是成为最强英雄的阻力。绿谷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但爆豪无法不去注意到这些。

也许是作为竞争者的偏心关注,也许是作为知情者的必然察觉,但仅仅是作为爆豪胜己的时候,他又难以说服自己不去关心绿谷出久。

就像此刻他抱着手臂倚在墙上,心里想的却是走过去,伸手揉一揉那个毛茸茸的脑袋,然后看他露出小狗一样受惊又可爱的表情。

矮一点倒也没所谓了。

END.

评论(16)
热度(481)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