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置顶,在考研,急事微信/质问箱

【胜出】客观评价

Attention:

1.职英婚后

2.是一篇对久久外貌评头论足的黄绿文学(

爆豪胜己,一个天才外貌点评师,专业绰号家,长于根据别人方方面面的外貌特征,擅自叫一些贴切但难听还讨人厌的外号。

绿谷出久这样给爆豪定义,同时又困惑于幼驯染执着地从十年前,二十年前,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绰号。

“DEKU。”

废久,臭久,笨久。

你看这跟绿谷本人的外貌特征一点儿关系也搭不上。

1

“小胜好像没给我取过关于外貌的绰号?”绿谷窝在沙发里时自言自语道。

爆豪闻言,低头看了他一眼,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揉了几下。“那是因为你的脸长得惹人心烦。”

2

客观评价,其实爆豪并不觉得绿谷长得惹人心烦,虽然他有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为绿谷而心烦不已。

相反,绿谷是使人心安的存在,作为“和平的象征”的继任者,无论是怎样的救援现场,只要绿谷到场,除了敌人外,其他人都可以松一口气。

毕竟他是No.1——爆豪依然对此咬牙切齿,在他和绿谷建立了合法婚姻关系后也依然如此。

国民对英雄人偶的评价基本脱不开“平易近人”“安全感”和“温柔”三个词,而他的长相当然也被包括在评价内。成年之后的绿谷,婴儿肥少了一点,面部轮廓清晰了很多。比起欧尔麦特爽朗的笑容,人偶的眉眼弯弯,温温柔柔,又带着少年气质的清爽。

就连爆豪也得承认他是喜欢看绿谷露出笑容的,虽然他大部分时间更喜欢惹他哭。

3

绿谷本人倒是不对外貌有什么在意的,毕竟他每天忙得早出晚归连头发都很少打理得整齐。

不过他和爆豪一起在穿衣镜前站着时,也偶尔会感叹自己要是再高上几公分就好了。

爆豪稍稍有不安。他想绿谷长得不高,多半是在折寺上学那会儿被自己敲打脑袋的次数太多,而且自己从不手下留情。

好吧,爆豪为此感到愧疚,但他仍旧希望绿谷长得矮一些——现在这个高度很好,他们面对面胸贴胸地挨在一起时,爆豪一低头就能蹭到他的鼻尖,动作随意又带点亲昵。

4

绿谷的鼻头是相对圆润的那种,和他柔和的脸庞线条,和他鼻翼两侧的浅色圆点,都很相称。他就不像爆豪那样生得鼻梁骨直挺,整张脸锋芒凌厉。

说到底英雄还是抛头露面的职业,业务能力不谈,英雄的个人形象难免要被评头论足。在各自的支持者心中,NO.1和NO.2英雄之间除了个性,连相貌都是竞争要素。

绿谷充其量只能算是清秀,而爆豪常年累月地辗转于各大外貌评比排行榜,拿第一也并不算稀奇。

但爆豪不在意这些,他又不关心除了绿谷以外还有谁喜欢他。反正绿谷喜欢他的脸,而且除了脸以外别的也喜欢。

有时候绿谷会突然盯着爆豪,悠悠地夸上一句:“小胜好帅啊……”

爆豪就从鼻子里哼出气来,骂他表情肉麻,看他的睫毛一上一下地扇,心里琢磨着有多少人会迷上他的眼睛。

5

绿谷的眼睛也是上过排行榜的,并且以极大的优势冲进了前十。

外表特征与个性反差榜。

第一次见到人偶,总有人忍不住感叹三连,为什么人偶这么年轻,为什么人偶是个娃娃脸,为什么人偶有一双这么可爱的大眼睛。

他某次听事务所的人说起,绿谷的眼睛甚至还有后援会。

爆豪对这双眼睛的情感复杂异常,看到它的时候总是思绪万千。他享受过那双眼里的憧憬,也厌恶过那双眼里的执着。

后来他对上那双眼,恶声恶气地问绿谷要不要结婚的时候,爆豪大概永远不会忘记晨光在他深色瞳仁里折出的色彩。

6

绿谷的肤色是偏白的,衬什么颜色都不算差,留下什么痕迹都明显。

爆豪也想过让绿谷穿白无垢给他看,不过最后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是办了西式婚礼。青春期得到的锻炼恰到好处,绿谷的身材匀称,剪裁精良的西装贴上身效果拔群,青年人的英气显现出来,害得绿谷引子攥着手又哭了一地纸巾。

穿西装是绿谷自己的要求,在这种人生大事上爆豪尊重他的选择,而小事爆豪便可以插上一脚,比如勒令他把绿色的西服处理掉。

7

“小胜不觉得这个颜色和我的头发很相称吗?”

“给老子扔掉。不然我就亲自把你的头发烧掉。”

8

婚礼总免不了回顾两位新人的甜蜜经历,于是在场的宾客就一头雾水地,充满困惑地,看着两位新人的照片在屏幕上一一放映。

……怎么不是打架就是斗殴?

……这两个人为什么会结婚?

爆豪黑着脸瞪了绿谷一脸,被回敬以“小胜都不肯和我好好照相”的责怪。

9

幸好大屏幕上又跳出了两个人幼年时一起玩耍的照片,宾客们又纷纷感叹起幼驯染的感情之好。

“小胜……”绿谷偷瞄了一眼爆豪,小心翼翼地唤道。“你在生气吗?”

爆豪压低声音,“……我不想让这些家伙觉得我不喜欢你。”

绿谷一愣,忽然笑了起来,曲起食指朝大屏幕的方向点了点。爆豪也顺着投以目光,看到小小的绿谷对着镜头露出笑容,巴掌大的圆脸可爱地染着红晕。

就是拍照的人好像技术烂极了,脸只照进了半张,水平也是歪的。

“这可是我家那个混蛋小子给出久照的第一张照片。”爆豪听到自家母亲的笑骂声,又听到丽日御茶子在感叹小久同学一直都是这么可爱。

一只微凉的手钻进他的手心时,他的火气竟然霎时荡然无存。

“我可是一直都喜欢小胜的。”

爆豪偏头去看绿谷,二十多岁的人了,跟那张照片差得还是不多,看着他笑起来的时候双颊还是会红透。

10

“爆豪君和小久君结婚,不会觉得有点罪恶吗?”

“大饼脸你说什么呢——”

“小久君长得就像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

11

绿谷因为娃娃脸被错估年龄的状况数不胜数。不少人会惊讶于人偶年纪轻轻就已经组建家庭,但实际上他们结婚的那一年绿谷已经快二十六岁了。

有一次他们邀请了A班的几位朋友在家里聚会,爆豪嫌绿谷耽误时间,把他从厨房里赶出来,又差遣他到楼下的便利店里买酒。

绿谷顶着一头鸡窝乱发,带上口罩只露出一双圆眼睛,穿着T恤和休闲直筒中裤就出了门,活脱脱一个未成年高中生。

结账的时候绿谷抱着几罐啤酒被收银员打量了几番,手一翻,要他把驾驶证拿出来自证年龄。只不过下楼买听啤酒罢了,自然不会有人随身携带证件。

他皱着鼻子想了想,偷偷拉下口罩露出他那张娃娃脸,使劲地比着口型:“我-是-英-雄-人-偶。”

木讷的店员小哥不知道是不认识人偶,还是笃定这么年轻的脸不可能是人偶,坚持要绿谷出示证件。

爆豪看到他两手空空地回来时十分不解,结果绿谷垂头丧气地走到他面前,闷闷地抱怨说:“我难道要顶着娃娃脸过一辈子吗?”

好像也挺好的。

爆豪咧开嘴笑起来,两只手掐着绿谷脸上的软肉扯了扯,然后把做蛋糕沾上的奶油抹到他的脸上。

12

最近绿谷为了看起来成熟留了胡茬,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被人注意并拍照传到网上后引起了众人的讨论。

“人偶一定是因为太忙才没有时间处理胡茬的。”喜欢娃娃脸的粉丝们找借口为他开脱,“等他剃了胡子,又会变成那个可爱的娃娃脸。”

“可是你们不觉得这个形状,是有精心修剪的吗?”又有细心的粉丝指出。

“啊啊啊求你别说了!我不接受这么成熟的人偶!如果下次周边也要出这个造型的话我就要脱粉了!”

……

总之,绿谷留胡茬事件成功让大部分女粉丝小部分男粉丝大惊失色痛心疾首,扼腕痛惜之下众人决定联名发推,一夜间,“人偶刮胡子”的话题飘然登上了推特热搜,更有反应极快的商家联系了绿谷的事务所,邀请他做剃须刀的代言。

平常不接受娱乐八卦周报采访的英雄爆心地破天荒第一次回答了问题,虽然是关于他的伴侣英雄人偶。

“那个废物刮不刮胡子管我什么事!”

爆豪一开始无所谓他留不留胡茬的,结果真正有了胡茬以后,爆豪捧着他的脸亲他的时候又觉得扎人,想要求他剃掉的时,又被绿谷的女粉丝数量和疯狂震慑住了,气得牙痒痒,觉得不能遂了她们的意。

“白痴废久。”爆豪骂骂咧咧,陷入要不要替绿谷刮脸的僵局。

13

“那……绿藻头?”

“混……混蛋娃娃脸?”

“或者大眼矮仔?”

绿谷头枕着爆豪的大腿,掰着手指数爆豪应该能给自己取什么样的绰号。

爆豪却把书用力拍在他脸上,“我都说了,看见你这张脸就心烦!”

绿谷只好闭了嘴,一时半会也不说话了,只是脑袋在爆豪身上不安分地动。爆豪气不过,拿起书一看,那张娃娃脸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

“妈的,你起来。”

爆豪突然命令道,绿谷一边保持着眉眼耷拉,一边从善如流地坐了起来。

然后他就被爆豪捧着脸狠狠亲了好几口,一副绝不输给你的架势。

绿谷不解,小胜这又是和他赌什么气呢?

14

其实爆豪自己和自己在脑内打得天人交战。

一个爆豪大喊:他不可爱!

另一个爆豪就扑过来:说不可爱的都不客观!

就赌的这口气。

15

说真的,爆豪压根没想过要给绿谷取什么别的绰号,绿谷就算长得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也是废久。

他只能是废久。

蓬乱的绿头发也好,娃娃脸也好,大眼睛也好,反正爆豪胜己一开始看到的就不是这些,透过这些他看到的绿谷出久,和别人都不一样。

FIN.

评论(44)
热度(1222)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