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柠檬茶零售商

【胜出】醉酒

Attention:

1.UA时期交往中前提

2.私设有




爆豪胜己打开房门的时候了然于心地叹了口气,对上绿谷出久失焦的眼睛时又觉得不可思议。


绿谷喝醉了。


还几乎悄无声息地站在他房间的门口不知道有多久了,所幸他对外界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警惕,对废久弄出来的窸窸窣窣声又格外熟悉。绿谷甚至还相当复古地用手指在门上一扣一扣地敲着,合着《英雄的心》的节拍——欧尔麦特早年客串的某部电视剧的主题曲,不止是他和绿谷,那时候哪个小孩嘴边哼的不是这首——他和绿谷用这歌的拍子编了段暗号,小时候爆豪在他窗口敲得当当作响,丝毫起不到暗号该有的作用。


爆豪皱着眉看了绿谷一眼,他夜视力相当好,绿谷的眼睛又被窗帘里漏进的月光映得亮晶晶的,还像哭过一样透亮。


“难道又哭了吗……废久。”他自然而然地拉着绿谷的手腕,把他拽进房间,拽进自己的怀里,没有错过绿谷的脑袋搁在他肩上时发出的轻笑声。


“是小胜呀。”绿谷后退了一点,爆豪就松松地环着他。他的指尖不安分地碰上爆豪的脸,被爆豪一下抓在手心。


应该是醉了。


他从未有过和绿谷一起举杯痛饮的经历,在折寺他还抽烟的那会儿,偶尔也会冒险搞些酒配合着尽兴,后来为了考进雄英干脆烟酒连着一块戒了,所以上鸣电气撺掇着班里其他人一块喝酒的时候,他也没想着参与。绿谷被他们拉过去的时候他也看着,倒是没想到废久能喝到醉的地步。


爆豪松开他的手要去关门,他就松松垮垮地杵在原地等着爆豪,他失了重心,爆豪一靠近,他就扯着爆豪的衣角贴上去。


于是爆豪顺理成章地吻了他,而爆豪的吻从来都不是慢条斯理体贴入微的——凶狠,掠夺式的入侵,每一寸都不放过地占有绿谷的一切。他在绿谷的口腔里搜寻到的酒味,在舌尖上透出一丝甜,在舌根后氲出一片苦。


他们纠缠着倒在床上的时候绿谷本能地偏开头喘气,他微红着脸,张着嘴想找回呼吸的样子让爆豪的心鼓动起来,尤其是看到被他折磨过的嘴唇泛起异样的红色。爆豪支起身来,左手撑在他的身侧,右手扳住他的下巴还想再吻他一次。


绿谷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于是生理泪水就从眼角溢出来,有一滴滑进了鬓发里。


“小胜在干吗……”


他的声音也颤抖着,让爆豪有种自己在胁迫他的犯罪感。


“老子在干什么你不清楚吗?你到底喝了多少?”爆豪气急败坏,掐着他脸颊边的软肉,惹得绿谷发出吃痛的嘶声。但绿谷还是克制不住地颤抖着,爆豪只好直起身来,又躺倒在他旁边,侧着身再次把他圈进怀里,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肩窝边蹭着,身体还是轻轻地颤动着。


“就……就一点点。”


“……你他妈到底抖什么?”


爆豪恶声骂道,但又低头吻了吻他的发旋。


他其实知道绿谷为什么发抖,那是绿谷对他的身体条件反射。在没交往前爆豪瞪他一眼他都要吓得寒毛直竖,爆豪把他按在角落提出交往要求的时候绿谷抖得像筛子一样,爆豪说完以后他又捂着脸把眼泪像谷粒一样簌簌地落下来。每次爆豪要牵他的手,他就像全身过电一样颤抖着手指,又故作平静地笑着,任由爆豪拉着。


爆豪以前恨透了他那种畏畏缩缩的表情,直到他第一次亲吻绿谷,绿谷缩着脖子咬着下唇想躲开,愣了愣又深呼一口气,闭着眼就往爆豪鼻梁上撞。


爆豪纠着他的唇舌时心里就涌上一点愧疚来,揉捏绿谷耳根的力道就变得温柔了一些。


他想,绿谷怕死他了,可是绿谷就是愿意和他在一起。就像他喝醉了,深更半夜站在自己门口,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那样小心翼翼地敲着他的门,等着爆豪来骂他,拥抱他,亲吻他。


他的手在绿谷的背后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嘴里倒是骂得凶狠:“再给老子闹,我就把你扔出去。”


爆豪当然不会把绿谷扔出去,毕竟他现在就乖得像只兔子——在爆豪的安抚下总算不抖了,温热的呼吸安稳地扑在爆豪的肩颈皮肤上,绿谷一声不吭地睡着了。


“心疼”这样的感情鲜少出现在爆豪心里,而他盯着绿谷紧闭着的眼,一层软软的睫毛躺在眼睑下,心尖上难得地流过一点柔软的情绪。


爆豪理解绿谷为什么会喝酒,只是可能绿谷也没有想到,他在喝醉了,神志不清了,还会直奔着爆豪的房间来,来到他觉得心安的地方,把稍显脆弱的那一面独独留给爆豪。


尽管他还是什么都不说。


绿谷甚少会表现出压力来,在他这个人眼里,谁都比他自己重要。他既不打算倾诉,也不打算发泄,就只准备自己消化,不打扰任何人。包括欧尔麦特,包括绿谷引子,更包括他爆豪胜己。爆豪对此无端地恼火,他是很难理解绿谷这种形似利他主义的极端思想——鉴于他本身也是另一种极端思想的代言人。


就连此刻,绿谷只是稍微清醒了一点,就自己翻了身从爆豪的怀里离开。某一次他们搂着睡觉醒来时,爆豪随口说手臂会被他压麻,结果往后绿谷就会趁爆豪睡着,自己偷偷换姿势。起初爆豪还意识不到,后来爆豪就会在夜里半梦半醒地伸手去够他的肩膀再把人拉回怀里。他也不理解绿谷在执拗地想对他表现得体贴还是什么,爆豪喜欢绿谷的脑袋枕在他的手臂上,这是他不会说出口的话,他就只会表现得比绿谷倔强,比他强硬,把他一次又一次拉回自己怀里。


所以绿谷又一次躺回了他的怀里,也不挣扎,甚至舒舒服服地蜷了蜷,手按在爆豪的胸口上继续睡着。


后半夜爆豪是被绿谷吵醒的,他的头顶抵在自己的肩窝上,嘴里嘟嘟囔囔着说着话,“这里是……Deku,发现敌人去向……”爆豪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间听到绿谷在结尾补上了一句“Over”。


……在梦里也在进行校外实习吗?


爆豪懒得理他,想着他是在说梦话,等说累了就会自己闭上嘴。不想等了半天,绿谷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还冒出“小胜”“爆豪事务所”之类的词来。


这时候爆豪反应过来了,绿谷还是醉着的,而且稀里糊涂地就梦回过往。十多年前职业英雄事务所正是方兴未艾时,当时孩子间最流行的就是组成所谓的“事务所”,然后过家家似的搞角色扮演,你演个英雄,我演个敌人,再吵吵闹闹打在一起。


“敌人……敌人跑了,怎么办……小胜?Over。”


绿谷显然是在梦里和爆豪分到一组了。


爆豪恨不得一个爆破把他炸起来,但枕在自己臂弯里的人又睡得正香,他一时间生出些于心不忍来。


“别追了,快睡觉。Over。”爆豪想了想接道,还善心大发地配合了他的句式。


“可是……可是这个敌人跑了会造成很大破坏的……Over。”


“妈的,那就快点追,赶紧弄死他然后睡觉。Over。”


“小胜……英雄不能杀人……Over。”


“那就追!然后交给警察就回去睡觉。Over。”


“……可是交给警察还要做笔录……Over。”


“……靠。”爆豪愤怒地睁开眼,准备用眼神杀死睡梦中的绿谷。爆豪满怀仇恨地瞪了他一会,预备着他再开口讲一句话就按着他的脸狠狠爆上一个。


空气安静了一会,绿谷突然惊慌失措地拔高音量,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领,“小胜?小胜!你去哪里了?你在哪里?Over。”


“……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啊?Over。”


“……拜托了小胜,快说话啊……Over。”


“你在哪……小胜千万别有事啊……Over。”


爆豪突然就熄了火。


“妈的,老子在这啊。”爆豪把自己皱巴巴的衣领从绿谷手里解救出来,又换了自己的手塞到他手心里让他握着。


“你这不是紧紧抓着吗,废久。”


他的语速放得很慢,就像是哄小孩那样——他可不擅长做这种事,另一只手在绿谷脑后揉了揉。


绿谷终于安静下来了。


他贴近绿谷的脸,鼻尖磨蹭着鼻尖,报复似的咬上他的嘴唇,舌尖在他的齿根扫过。


然后他含混不清地在亲吻里警告绿谷,“下次别他妈再喝了。现在给老子闭嘴,睡觉。”


“Over。”





评论(33)
热度(756)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