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置顶,在考研,急事微信/质问箱

【胜出】狗狗猫猫,猫猫狗狗

Attention:
1.家里不养狗也不养猫,有参考某乎某些回答,可以开始辱骂我了(
2.是胜出,是胜出,是胜出。

1

绿谷出久把水倒进杯子里,一回头看见轰焦冻还杵在门外,只有左脚脱了鞋,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绿谷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自家狗正含着自家猫的脑袋。

怎么说呢,就好像普通人含着糖丸子那样整个地含着,自家这只中型犬,眼神还挺凶恶。

轰神情严肃,身体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转过脸向绿谷做口型:怎么办?我现在动一动,猫的脑袋是不是就没救了?

绿谷也板着脸露出认真谨慎的表情看向轰,正要用口型回答他时,爆豪胜己从身后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脑勺,绿谷一个重心不稳,踉跄向前了几步,差点踩到狗的尾巴。

“在这犯什么傻,白痴废久!”爆豪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赶紧让阴阳脸进来吃饭。”

轰心里还担忧着猫的脑袋,目光转回去的时候,那猫正在把头伸出来…… 或者说,拿出来,更合适。

家猫游刃有余地把脑袋从家犬的嘴里拿了出来,毫发无损,接着这一狗一猫就把头扭过去,直勾勾地盯着轰。

绿谷忍不住笑出了声,“对不起,轰君,我刚才想和你开个玩笑。”

“它俩经常这么玩儿,第一次这么演的时候,我和小胜都吓坏了。”

“哈?只有你怕得要命吧?”

一狗一猫明明面无表情,轰却觉得自己在被用看智障的眼神小瞧了。

轰打算挽回一局。

“你们家养的宠物,跟你们两个,好像。”

那狗噔噔噔跑开了,路过轰身边时鼻腔里喷着气,那猫甩了甩脑袋,动作轻轻悄悄跟在了狗后边,不一会儿就绕到了狗的身侧。

爆豪果然恼了,“你在骂我吗?”

“小胜……”

轰坦然,“陈述事实罢了。”

2

轰说,爆豪像狗,绿谷像猫。

绿谷其实心下以为然,尤其是对狗的那部分倍加认同,但爆豪一定不爱听他这么说——真的没有在骂人,他诚心实意地觉得像——爆豪这样的,还特别容易发火,真实暴躁地狱犬。而绿谷自己战战兢兢地认领了“狗主人”这一头衔,大概他就是不讨狗喜欢的那种类型。

一开始这家里只养了狗,是绿谷一个人租单人公寓的时候。为了通勤便捷又出于租金价格的考虑,绿谷三思之下舍弃了采光,往常要是不开灯,整间屋子就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偏偏小光又喜欢敞亮的地方,刚进屋就冲着一片漆黑吠起来,凶得很,绿谷猜它也有点怕黑。

“小光”是只毛色发黄的杂种狗,可能是德牧和柴犬的杂交。总之它出现在绿谷家里的时候还是一只出生两个多月的幼犬,绿谷引子在厨房里切碎鸡胸肉要给它喂食,听到小狗尖细的吠声探出头来一看,小狗扯着绿谷的裤腿要咬他,绿谷哭笑不得地要把它扯下来,一边又要小心翼翼地提防着手被咬。

绿谷把小狗带在身边,还擅自给小狗取名叫“小光”。起初没什么私心,只是后来绿谷一厢情愿地觉得它和爆豪性格上像得出奇,便愈发觉得名字取得贴切。

在他眼里爆豪可不就是光嘛。

先前绿谷查了资料,说幼犬咬人多是出于本能,基因决定了这样的力量训练。小光不似其他幼犬,它天生自带一种养不熟的野生气质,直到四五个月大了,还依然会咬人,尤其爱咬绿谷的手。绿谷一开始不知道要反抗,小狗的咬并不算疼,他一个职业英雄受的伤痛于这千百倍有余。后来小光便愈咬越重,绿谷有一次疼得大叫出声,一时没忍住骂了它,恰恰那会儿事务所又来了个电话,绿谷扭头就出门了,一整天没回来。这可能真把小光吓着了,愣是熬到半夜绿谷回家,小光就扑上来兴奋又焦躁地叫唤,蹲下去想安抚它的时候,它又一口咬上绿谷的手——不过这回力度是小的,轻轻咬着,有点刺痛,但更多就像是在闹着玩。

丽日御茶子评价说,绿谷这是歪打正着训了狗,其实归根全靠狗自己的天性聪颖自学成才,所以这狗主人当得不算称职。

绿谷再次深以为然。

狗这种生物吧,以他们家小光为例,头脑灵光,但不好交流。绿谷琢磨着他是不是做了不恰当的比喻,他逗小光玩耍而小光对他爱答不理的时候,他就寻思,小胜也不太听得进人说话。

……也没考虑什么种类问题,单纯觉得性格如出一辙。

英雄宅男绿谷偶尔会关注职业英雄娱乐动向,好奇心起时能把A班所有人的花边新闻看个遍。有些帖子洋洋洒洒地写英雄性格分析,分析爆心地性格里有狼性,执行力强,对胜利坚定不移地执着,又冷静强大。绿谷看到这里的时候频频点头,直至看到最后一句。

“爆心地性格凶残,感觉得到是非常容易生气的类型,极有可能记仇,眦睚必报。”

小胜不是那样的人啦。

绿谷本来有点生气,甚至想要公开回帖维护一下爆心地的形象,但小光这会儿钻到他的桌子下,绕着他的脚打转,让他气消了不少。

他眼里的小胜是怎样的呢?

——会误会,会因为误会生气,但不会记仇。

绿谷有一次起夜,不小心踩了一脚小光的尾巴,小光腾地翻身跳起来,冲他一通狂吼,吓得绿谷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小光见状,又摇着尾巴跑过来,晃晃脑袋蹭蹭他,一副要安慰他的样子,明明刚被踩过的尾巴还痛着。

后来绿谷感动得热泪盈眶,小光大概是以为他半夜故意起来踩自己的尾巴,所以才是那种恶狠狠的样子,结果他这个不合格的狗主人,还要被它安慰。

小胜的安慰就更没有好声好气,但绿谷很受用就是了。

3

爆豪就坦诚得多:“白痴猫确实挺像废久的。”

绿谷气结:“小胜才是白痴。”

爆豪这猫是从事务所带回来的,确切地说也不算是事务所的猫。

有天早上,他前脚迈进事务所的大门,后脚就听到有女生的细嗓子一声一声地唤着谁的名字,他留心一听,喊的是“Deku”。

他当然头脑一热循声走过去了,声音从小巷子里传来,他心想废久这白痴在这里是要做什么?结果真相大白,事务所的新实习生蹲在一只瘦小的绿眼灰猫面前,手法娴熟地顺着猫毛,一边轻轻地叫着“Deku”。

啧,NO.1的英雄的国民度。

“这么喜欢人偶,干脆去他事务所实习啊。”爆豪冷冷地冒出这么一句,吓得女生唰地一下脸都白了。爆豪心知肚明,不耐烦地挥手示意女孩子赶紧回去工作,也懒得听她自述有多喜欢英雄人偶。

切,那个书呆子,哪来这么多人喜欢他?

爆豪急于找人认同他的想法,一时四下无人,爆豪干脆也蹲下来,和灰猫眼对眼:“对吧?你也不想被叫‘Deku’吧?”

灰猫自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绿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看起来诚恳又无辜。

爆豪突然就恍然大悟了,这猫,和废久倒是真的有点像。他又粗略观察了一番,确认了这猫的街头浪子身份,叹了口气,从便利店买了盒鱼罐头摆在它面前,细心地替它磨掉边缘的铁丝突起,静静看这灰猫一口一口把罐头舔到了底,又抬起头来和他对视,眼神坦坦荡荡,那抹绿看得爆豪心头无名火起。

——吃完了就给老子感恩戴德啊?别和废久那家伙一样不知好歹行不行?

“妈的,真的是Deku。”爆豪忍不住骂了一句,灰猫偏偏还歪着脑袋看他,就好像在问他:对啊,你有什么疑问吗?

于是这就被擅自定下来了,爆豪发现了一只叫“Deku”的流浪猫,并且心不甘情不愿地照顾它——哈?爆豪怎么知道自己为什么每天上班前会去买鱼罐头?非工作日,还拜托同事帮忙喂猫。大概是被个性操控了精神吧,爆豪想。

Deku并不亲近人,即便爆豪给它喂了三周的罐头,中间偶尔还夹带高级猫粮和妙鲜包——流浪猫根本没机会见到的美味,灰猫对他也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爆豪伸手抚摸它时也只是静静待着,既不亲昵也不躲闪。久而久之爆豪也迷茫了,这猫好像也不怎么像自己的幼驯染。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大概是错觉,或者只是自己太过于纠结的情感投射吧。

三周后的一次任务里,爆豪因为保护人质受了挺重的伤,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周。出院上班的第一天,他像往常一样绕进巷子里,心想一周不见,Deku这只薄情猫应该认不得他了,或者干脆换了别的地方去觅食,找了别的人投喂。

进了巷子,果然没看到灰猫的踪影。爆豪既有点愧疚,又有点生气,还生出些难过来。他刚要走,Deku就从后边喵喵叫着追了上来,用爪子挠他的鞋。爆豪低头看它,它就放开爆豪,兀自来到墙边一块破损的地方,从裂开的地方扒拉出一堆东西来。爆豪走近一看,是一堆小鱼干,多半是从垃圾桶里找出来的。

爆豪更生气了。

“你是想说,没有我你也能自己找着吃的?”

Deku没理他,爪子在鱼堆里挑挑拣拣着,爆豪一肚子闷气看着它挑出几条鱼堆到爆豪面前,前爪点了点爆豪的鞋子。

“……给我的?”爆豪愣了,一数,一二三四五六七,正好七条,他也七天没来喂它了。爆豪又抬眼,对上Deku的圆眼睛,绿色瞳仁里似乎还是看不出情绪。

“……混蛋。别看不起我啊?我又不会饿死。”爆豪皱着眉头,伸手用力揉了揉猫脑袋。

没错了,就是那家伙。自己都食不果腹了,还要把别人看得比自己重要。

“学着依赖别人啊。”爆豪低声自语,不知道是说给Deku听,还是说给绿谷听。

4

后来他们搬到一起住的时候,爆豪也把Deku带了过来。

“小胜,这是小光噢。”

“……你就叫它白痴猫就好了,反正原来那名字也挺白痴的。”

“小胜怎么能这样!”

不管绿谷多不满意,爆豪怎么都无法坦坦荡荡地说,这只猫叫Deku。名字虽不是他取的,但他真心实意叫了好长时间,尤其是两人那会儿还未互通心意,他每次喊Deku都有点见不得人的情感寄托。要真被废久知道,那就是他输得彻彻底底了。

最后爆豪气急败坏地用今后再也不做饭来威胁绿谷,才勉强守住了岌岌可危的好胜心。后来每次听到绿谷“咪咪喵喵”地胡乱叫Deku的时候,爆豪都觉得好笑,心想不愧是同类,完全是在用意念交流。

不过小光和Deku一开始的交流就不顺畅,相处得就有问题。Deku对比它身形大一倍的小光有天然恐惧,而小光……小光根本搞不清Deku是个什么物种,原始的攻击性让它冲着Deku吠起来,吓得Deku一溜烟窜走了。绿谷本来举着手机要给它们的初见面合个影,结果画面里只剩下凶神恶煞的小光,和Deku慌慌忙忙留下的一个猫屁股。

没办法,它俩都需要脱敏疗法。前后大概一周的时间,上班的时候就把这俩隔开,晚上回来就一起放在客厅让他俩相互试探,Deku都尽量躲着小光走,或者干脆跳上高处小心观望。一个疗程过去,一狗一猫已经勉强能做到把对方当空气了。

爆豪一脸无所谓,绿谷则心有遗憾,他还盼望着它们能好好相处呢。

结果有一天回家,他四处找不到Deku,惊得以为小光把Deku给吃了,最后小光翻了个身,瘦小的灰猫从它身下露出来。原来是暖气不知为什么停了,两个小生物索性搂在一起相互取暖。

绿谷拍了张照片发给还在出任务的爆豪,“它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爆豪立刻就回了消息,“谁知道啊,白痴。”

5

“整个A班也都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绿谷絮絮叨叨说了小光和Deku是怎么变熟的,而轰认认真真听完,面无表情地接话,然后把两位当事人弄得一个暴跳如雷,一个面红耳赤。

轰被称为A班金句之王大概是有原因的。

“其实,我当时误解了。”绿谷深吸一口气平复表情,“它们俩关系早就那么好了,只是我和小胜一直没发现……”

“没办法啊!它们之前还打架,狗把猫的猫砂打翻,猫把狗的狗粮偷了吃,猫流浪刚来那会儿有点皮肤病,狗又老是咬它,还相互传染来着……”

“的确是你和爆豪。”

“阴阳脸你少说两句会死吗?”

“……现在想起来,大概是它们对彼此的兴趣都高于对我和小胜,忙着和对方胡闹,根本没时间装出一派和谐的样子来逗我们开心。”

“这里也一样。”

“你吃完这一口就从这里给我跳下去啊!混蛋!”

“我也说不上这是不是正确的相处方式,但总觉得,它们就该这样……”

“一模一样。”

“去死吧阴阳脸!”

Fin.

评论(23)
热度(984)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