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口气睡三十个小时

【胜出】羊生不易

Attention:

1.牧场主咔X非常规羊久

2.上中下三合一了




上苍:“不是所有愿望都会被实现的。”


爆豪胜己:“那你就是贼老天。”


绿谷出久:“可是……小胜,我的愿望真的被实现了。”


爆豪胜己:“的确是贼老天。”




1

爆豪按着羊脖子给羊挨个剪毛的时候正是开春的午后,拂面微风意外地凉爽,爆豪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


今天羊群安安分分,剪了毛的乖乖吃草,没剪毛的悠悠徘徊,一切都平静祥和。


爆豪很快剪完一只,抬眼一看,身旁有只剪过毛的,既不去吃草,也不像往常一样到羊圈边上挨挨蹭蹭,反而把头往他腿上蹭。爆豪眯着眼辨认了一下,这是他最喜欢的那只羊,惯常也是爱黏着自己的,他便不多加理会,一边由它蹭着玩儿,一边低头收拾羊毛。


可这羊铁了心要惹他生气,一会儿蹭他的腿,一会又用头撞他的手臂,害得刚收拢的羊毛又散了一地。


“你以为老子不敢把你卖了……”


爆豪有点恼火,心想这羊耍什么花样,结果起身一看,这羊在地上拼命用蹄子刨起来,搞得尘土飞扬,周围的羊避之不及,在羊圈里四下逃窜。爆豪气不过,抓着羊脖子就往边上拽,这羊还蹬着蹄子,好像非得刨出点什么名堂来。


它刨什么呢?


爆豪一瞥,这一瞥可不得了,眼见着地上被羊蹄子歪歪扭扭地刨画出三个大写英文字母来:


SOS.




2

爆豪愣了,下意识放开了手里抓着的羊:这羊怕不是成精了。


羊倒是执拗,好不容易挣脱了爆豪,又东倒西歪地走回去,屈起前蹄子又在地上刨起来,爆豪一时不知作何反应,持续震惊地看着这羊蹄在地上划拉。他不敢靠近,只敢远远伸脖子一看,只见那个疑似求救的字符下面,又多了一行:


我是人。




3

……他的羊怎么就变人了呢?


爆豪蹲在羊圈里觉得自己将疯未疯的时候,绿谷出现了,他这个往常不敢和自己保持人际距离十厘米的幼驯染,现在也蹲在他身后,爆豪莫名觉得绿谷的呼吸也喷在颈脖边,怪恶心怪反常的。正巧他心情一团糟需要一个发泄口,爆豪扭头就要骂,结果脸刚转过去,绿谷的舌头就伸了过来,结结实实在他的脸上舔了一口。


“废久你他妈干什……?”爆豪被湿哒哒的口水引燃了火爆脾气,拽着绿谷的领子就把这个手脚伏地的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等一下。


手脚伏地?


被他拽起来的人,与其说一脸无辜,倒不如说一脸呆滞,脸还是绿谷那张恼人的脸,可爆豪总觉得哪里不太对。成了精的羊终于结束了刨地,这会儿又七歪八扭地冲过来,不是冲着爆豪,反而是冲着绿谷,咬着绿谷的裤脚要把他从爆豪的手里拯救出来。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


爆豪神情恍惚地放开绿谷,绿谷迅速地伏在地上,弓起背手脚并用地在羊圈里爬起来,就好像他天生就是这么个移动方式。


反观那只成精的羊,明明是四只蹄子,走路的时候却拼命想举起两只蹄子,像那种训练有序的演员狗。可羊又不能这么走,它只好尝试着迈开四只蹄子,可惜走成了顺拐,同手同脚地走了几步,就歪倒在那一堆字旁边。


爆豪皱着眉又蹲在那排字后面,眼见着又多了一行:


小胜,是我啊!!!!!


感叹号生生画了一排,这羊心激动程度可见一斑。




4

爆豪目瞪口呆,扭头看向地上那只挣扎着要爬起来的羊。


“你是……废久?”


那羊拼命点头,可怜羊脖子短了些,点起头来动作笨拙又滑稽。


绿谷这会儿已经爬到羊圈边上开始吃草了,爆豪皱着眉把他拎起来扔到那只羊旁边。


“他是老子的羊?”爆豪轻轻用脚踹了踹绿谷的腰侧,绿谷就顺势翻身爬起来——用人类的身体做这个动作灵活多了——绿谷身旁的羊可怜巴巴地看着,爆豪甚至还从它眼里看出点羡慕来。


爆豪在彻底发疯之前深呼吸一口气,破口大骂,“去死吧!废久!”




5

在爆豪的怒吼声中,装着人类灵魂的绿谷羊瑟瑟发抖起来,瞥了一眼旁边的“自己”,内心是羊的自己虽然一脸呆滞,但身体却习惯性地害怕颤抖着。


绿谷羊挣扎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提着刀走回来的爆豪一脚踹翻在地上。


救命!小胜为什么要提着刀?


只见爆豪举起到刀,把一人一羊逼到角落。


“快点给老子变回来!不然我就连人带羊一块宰了!”




6

绿谷羊心很累,他觉得自己抗压能力很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视角下的爆豪胜己特别气势逼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晕倒。


本来在被变成羊的那一刻他就该晕倒了,天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变成羊,还出现在羊圈里。然后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羊的灵魂附体,在爆豪的脸上舔来舔去。


眼见着爆豪提刀前来威胁,绿谷羊心中咆哮着小胜冷静点,又屈蹄子猛地划拉一通:


小胜!是我啊!!!!!


爆豪斜眼一看,面无表情地回答:“老子知道。”


——知道你还提着刀来要宰我!


绿谷羊在心里默默流泪,感觉自己的羊眼睛也有点湿润了。




7

爆豪倒是没想着要真的宰人宰羊,除了有时候表情凶恶了一点外,他本质上是个守法好公民。


他瞪了一眼“绿谷”,发现这人嘴里还叼着根草嚼个不停,他翻了个白眼,捏着“绿谷”的脸把草揪出来,扔到绿谷羊面前。


“你吃。”爆豪又举起屠刀。“不吃就给老子变回去。”


绿谷羊委屈巴巴地缩起来,盯着那根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爆豪蹲在地上,和四肢着地的“绿谷”四目相对。


“废久,你赶紧给老子变回去!”爆豪解决问题的思路一向简单粗暴,神秘事件就应该用神秘方法解决,威胁不失为一种高效率的方法。


总之他这回举起刀,一脸凶狠地对着他的幼驯染了——尽管内在是只羊。


可羊的内心逻辑就简单多了:这是我的主人,我喜欢他,他好像也挺喜欢我的。


于是爆豪猝不及防地被自己的幼驯染用头撞翻在地,“绿谷”手脚并用地按在他身上,脸又凑过来,鼻子在他脖子边拼命嗅,时不时还要伸舌头舔一舔。


爆豪崩溃了。


被封印在羊身里的绿谷比他崩溃一万倍。




8

小胜怎么不反抗呢?


绿谷羊看着自己的人类身体趴在爆豪身上,对着爆豪又是蹭又是舔的,深切地预感到自己短暂的十多年人生和十多分钟羊生即将在此刻玉石俱焚。


……小胜不反抗一定是真的起了杀心。


绿谷羊再一次感叹起自己强大的抗压能力,并着急忙慌奔了过去,咬着衣角,企图拽着自己的身体远离爆豪。可这羊偏要勉强,固执地压在爆豪身上,绿谷羊不得已又蹭到爆豪脸边,一眼看到爆豪的眼底死气沉沉,眼神平静地看着“绿谷”,甚至还伸手在“绿谷”的脑袋上摸了摸。


——小胜太反常了!


绿谷羊的浆糊脑子迅速得出了结论。


完了!我肯定完了!


可怜的绿谷羊连忙又刨起土来,以不超过二十分钟速成的羊类书法狂草:


小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它就在爆豪脸边刨土,扬起的烟尘呛得爆豪咳嗽连连,逼得爆豪伸手抓住绿谷羊的蹄子。


“都说老子知道了!……咳……不许再刨土了!”




9

爆豪不反抗是有理由的。


绿谷打有记忆的时候就和他一块儿玩了,可两人靠这么近这还是头一回。在爆豪逐渐被人评价为轮廓棱角锋利的这些年里,好像这个人的脸就从来没有发育过,白白净净,连左右两颊各四颗雀斑都整整齐齐。


往常这人哪敢靠自己这么近,爆豪一贯是对他表现出讨厌的,绿谷避之不及,走路都和爆豪隔着前后近一米远。


可爆豪现在总觉得自己应该是真疯了:这种状况下,他开始对幼驯染的外貌评头论足,觉得这个卷毛小子大眼睛水汪汪的,居然挺可爱的。


就是眼神呆滞,嘴里还要时不时“咩”地叫一下,人类的声带不算适合发出这样的声音,在爆豪听起来,这像是在刻意撒娇。


爆豪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手还鬼使神差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一下“绿谷”更来劲了,脑袋干脆埋进爆豪肩窝里兀自蹭起来,头发搞得爆豪下巴到耳朵这一线都痒得厉害。


爆豪气极反笑:这要他怎么反抗?




10

最后爆豪推开“绿谷”爬起来,把一人一羊领到羊圈外,双手交叉在胸前,陷入沉思。


现在是傍晚,而他们一时间又找不到变回去的方法,让废久或者绿谷羊任何一个回家,绿谷引子都得吓得心脏病突发。在绿谷羊眼巴巴地无声哀求里,爆豪不耐烦地给引子打了个电话,说绿谷今晚在自己这儿留宿,好说歹说敷衍了过去。


爆豪心里愁,总不能把废久给卖了吧。


绿谷羊心里也愁,总不能吃一辈子草吧。


这一人一羊心里犯愁,那个人身羊心的家伙可一点都不愁,弓起背来,手脚并用地就往羊圈里爬。


傍晚是羊回圈的时候,就算现在是暂住绿谷身体里,羊还是自觉主动地保持了优良传统。


“我操。”爆豪骂出了绿谷羊想骂却骂不出的感叹,一人一羊赶紧扑上去,“你他妈给老子回来。”


“绿谷”面无表情地爬向羊圈,配合着傍晚红霞满天,那个背影看起来竟然刚毅又悲壮。


绿谷羊手忙脚乱地冲过去,犹豫再三还是用头顶翻了自己的身体,深沉地感觉到摔在彼身痛在羊心。


爆豪“啧”了一声,把人像扛沙袋一样扛在肩上,扭头就往屋里走。绿谷羊心下感动,觉得小胜还是很体贴又温柔的,还让“自己”睡屋里。


绿谷羊跟着爆豪走到门前,眼看着爆豪把人扔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刨土抗议,就被反身回来关门的爆豪瞪了一眼。


“你他妈也要睡屋里吗?”


绿谷羊连忙点头,它身体里住了个人的灵魂不说,保暖的羊毛被剪得精光,现在晚风一吹,他瑟瑟发抖。


“羊就给老子住羊圈去。”


不行不行。绿谷羊不顾爆豪的怒目而视,又开始在地上写字:


我是人!


爆豪冷酷无情,揪了一把绿谷羊头顶硕果仅存的毛,同时咧开嘴笑起来。


“你是个屁。”




11

绿谷羊委屈了:他以前就老觉得爆豪不把他当人看,这下好了,他现在名正言顺了。


爆豪有意要关门,绿谷羊便往门里挤,好歹也是只成年羊,就算剃了毛也还是有点分量的,硬是卡住门不让爆豪得逞。


于是爆豪恐吓它:“你再不走开我就夹扁你。”


而绿谷羊强行憋进半个身子,昂起头回瞪爆豪,每个毛孔都在无声反对爆豪的恶劣行径。


爆豪的逻辑清晰:羊只有睡羊圈才算是羊。


绿谷羊的逻辑更清晰:他根本不是羊!


在这场不知道是人权还是羊权的斗争白热化之时,一声颤颤巍巍的,显然是从人口中发出的“咩”声从屋里传来,爆豪回头,一眼就看到“绿谷”正在往窗边爬,体内的羊灵魂倔强不屈,不回羊圈不罢休。


“你给我回……”


“咩。”


爆豪气急败坏,还是把人拽回来,翻出绳子五花大绑重新扔地上,再一扭头,绿谷羊趁他不备已经溜进屋来,在爆豪的注视中用肥屁股一顶,把房门关上了。


绿谷羊关上门,得意忘形,撒开蹄子噔噔噔地跑了起来,气得爆豪龇牙咧嘴:“废久!你少给老子得寸进尺!”


绿谷羊置若罔闻,甚至还跑到爆豪面前仰头看他,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神采飞扬地走。


“罢了,老子今晚就喝羊肉汤。”


绿谷羊一激灵,当即蔫了下去,像个被迅速放了气的气球。


可恨的是,爆豪还有意搬了块石头,在他面前一下一下磨起刀来,害得绿谷羊的心理防线完全崩盘。


小胜不会真的要吃他吧!





12

结果是爆豪磨了刀,自己给自己做了顿咖喱,还盛了两份,又上屋外抓了把饲料草,想了想,也找了个碟子盛起来。


绿谷羊早就饿了,趴在自己的身体旁边,满心期待,就看着爆豪把咖喱盘放在“绿谷”旁边……


这不对。


难道要他吃草吗?


爆豪蹲在绿谷羊面前,把装着饲料草的碟子在他嘴边一搁,还一脸不咸不淡地催促他:“吃啊废久。”


……以为自己没看到他眼里那一抹促狭之意吗?


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绿谷羊站起来,想绕过爆豪跑到咖喱那边去,结果才跑出两步,尾巴就被爆豪用力揪住了,疼得他嗷嗷叫起来,大骂小胜好过分。


当然这在爆豪听来,这存粹就是“咩咩”和“咩咩咩”的区别。


绿谷羊欲哭无泪,他在爆豪这儿压根没人权。人要变法,羊要平权,难于上青天。


不觉间他对自己羊的身份又多了分凄凉感,心说也不知道自己跟小胜一个专业养羊人逞什么能……




13

绿谷羊最后还是吃上了咖喱,大抵是因为变成绿谷的羊对人类的食物兴趣乏乏,一口未动,爆豪好歹有点人性,放手让绿谷羊去吃了晚饭,也没给“绿谷”喂草。


爆豪厨艺相当不错,绿谷羊又饥肠辘辘,一碟咖喱很快就见了底。绿谷羊舔着碟子边的时候,听到爆豪忧愁地叹气,“你要是天天吃咖喱,毛会不会长不出来,到时候只能把你卖了……”


绿谷羊也忧愁,他可以天天吃咖喱,也可以天天吃小胜做的咖喱,可他不能以羊的样子天天吃小胜做的咖喱啊。


大眼瞪小眼,相看两忧。




14

天塌下来也得睡觉,更何况只是变成羊。


绿谷羊眼皮耷拉,趴在地上就要睡着,眼看着爆豪起身要上床,连忙跑过去咬着爆豪的裤脚。


“又要干什么!”爆豪皱眉,“不许在地上写字。”


绿谷羊小心翼翼地翘起羊蹄子,指了指自己的人类身体,又轻轻敲了敲床沿的木板。


——让“我”睡床上吧。


“那老子睡哪儿?”爆豪不管不顾,翻身上床。“再烦我就卖了你。”


不想绿谷羊胆大包天,冒着被卖掉的风险,加满了一只羊毕生的敏捷点,一跃窜上爆豪的床,四只蹄子踩在爆豪身侧,闭着眼心一横,就用脑袋去顶爆豪。


爆豪破口大骂:“废久你找死啊!”


绿谷羊不管不顾,一个劲儿把爆豪往床边顶。他觉得动物的简单思维已经把他同化了:他上不了床,小胜也休想在床上睡得安稳。




15

爆豪累了。


他被一人一羊用脑袋顶了一天,早就被搞得火气尽散。一是天大的脾气犯不着和只羊较劲,二是真把废久弄感冒了,不好跟引子阿姨交代,自家老太婆要是知道了,也说不过去。


“绿谷”保持着被五花大绑的姿态被扔到床上,爆豪把他推到最里边,自己勉强躺下去睡了。绿谷羊心满意足,自己在床边窝成一团睡了起来。


是夜,绿谷羊迷迷糊糊被重物压醒的时候,听到爆豪沙哑着嗓子大声骂了句脏话,还以为是爆豪翻脸不认羊,把“绿谷”扔下来了。


“废久!你活腻了吗!”


绿谷羊这下清醒了,因为他是被爆豪揪着耳朵在耳边大吼的,他睁眼一看,爆豪蹲在他身前,猩红眼睛凶神恶煞。


——是爆豪被睡得毫不不安分的“绿谷”直接踹了下来,还一头栽在绿谷羊身上,啃一嘴羊毛。





16

绿谷羊还在这边哀叹“吾命休矣”,抬眼一瞧,罪魁祸首就算被捆起来了,也还是在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时不时还瞪脚要踹人,又看见爆豪黑着脸站着干瞪眼无可奈何,心里又是害怕爆豪暴起杀羊,又是愧疚难安,下意识可怜巴巴地蹭了蹭爆豪的裤腿。


“又要怎样!”爆豪破口大骂。


如果羊可以有表情,那绿谷羊现在大概是愁容满面兼泪眼汪汪,它咬着爆豪的裤脚,试图让爆豪蹲下来。爆豪满脸不耐烦地遂了羊愿,耷拉着眉眼蹲着看绿谷羊又要耍什么花样。绿谷羊脑袋凑近爆豪,侧头在爆豪的手心蹭了蹭,眼睛还是那双羊眼睛,爆豪却总感觉多了点废久会有的那种可怜兮兮的求饶。爆豪摸了摸它的脑袋,绿谷羊便咩咩地叫了起来,尾巴也不停地晃着。


“废久,你这是在求饶吗?”爆豪挑眉,“你知不知道,母羊发情的时候,才会这么晚还叫个不停,才会把尾巴甩成这样?”


绿谷羊马上沉默了,并迅速地与面带嘲讽的爆豪保持了一米远的安全距离。




17

其实爆豪头疼得很,睡眠被严重干扰,这会儿冷风又吹进来,醒着的一人一羊同时打了个哆嗦。


“你也冷啊?”爆豪斜眼看了一眼绿谷羊,羊脑袋使劲点了点,又趴下去重新缩起来,一副看起来冻得不行的样子。


爆豪烦得出奇,挤回床上怕也是睡不着,索性原地坐下来,靠在绿谷羊身上,感觉到羊身一僵,也并未在意。他又拽了床薄被盖着,心情复杂地看着床上的“绿谷”。


换做往日,绿谷断断不会睡自己的床——他们是幼驯染,可爆豪几乎不会让绿谷进他的房间,更不会邀请他留宿。


在他的想象中,废久的睡姿大概要更安静一点,现在睡在他身后的绿谷羊就是这个样子,乖乖地缩成一团。


绿谷羊阖着眼皮又要睡着了,爆豪靠在他肚皮上,它却感觉挨着火炉,春天的夜分明不冷,可谁也不会抗拒这样的温暖。很久以前爆豪还会带着他跑到集市上,抱怨如果不牵着他的手,绿谷自己就会跑丢。


小胜的手心是温暖的,心脏是火热的。


“……说起来,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在集市的时候,看到别人牵着一只比你高的羊,还吓得哇哇大叫。”


绿谷羊眯着眼,有些疑惑,不知道爆豪怎么也想到了小时候的事。


“总之,废久,老子警告你。明天你不给老子变回来,老子一定把你卖了,就像那只羊一样,听到了吗?”


绿谷羊:……


说到底,小胜还是在搞威胁战术啊!





18

绿谷羊倒是诚心希望爆豪的威胁有用,可胆战心惊的一觉醒来,人的灵魂还是被困在羊身里,羊可倒好,还在用着自己的身体呼呼大睡。


完全没有要变回去的迹象。


爆豪倒是早早醒来,捉了绿谷羊出门,说要趁着日出前牧羊,绿谷本人往常哪里会起这么早,可怜他现在寄人篱下,住人羊身,吃人嘴短,不得已自主牧羊,气喘吁吁地在草坡上跟着一群羊跑东跑西。


小胜明知道他是人,还要坐在树下盯着他有没有在跑,这根本就是强制晨练……


好不容易羊都回了羊圈,爆豪回屋做了早餐,一人一羊刚要吃,电话铃却响起来。


“……是引子阿姨打来的。”爆豪接了电话,一脸平静地听了半程,眉头皱起听了半程。


“你妈妈说,要来接你回家。”爆豪嘴角抽了抽。


绿谷羊又忍不住“咩”了一声,哀怨又惊恐——他巴不得爆豪现在就把他牵到集市上给卖了。




19

绿谷引子来到爆豪家牧场时,天朗气清,羊群在羊圈里乖乖啃草,爆豪家的少年郎和往常一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正在往一只羊的嘴里拼命塞草,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什么。


绿谷太太悄无声息地走近,只见那只可怜羊一脸不情愿地躲着爆豪的手,仿佛这是把世间罕见的毒草。本来她不应该有任何感觉的——可引子不小心对上那只小羊的眼睛,就发现小羊霎时间激灵了一下,躲避的动作也停了。


吓得跟当机了似的。


爆豪借机顺利地把草塞进羊嘴,还拍拍羊脑袋:“你早点吃不就好了,非跟老子较劲儿。”


羊被塞了一嘴草,也不嚼,被爆豪摁着脑袋也不敢动,想叫也不敢叫,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微弱叫声。


——爆豪家的胜己整天就这么欺负羊吗?


引子刚要拍拍爆豪,就听爆豪恶狠狠地骂道:“你不吃,不吃怎么装给你妈看。废久,认清现实,你现在就是只……”


话音未落,羊突然跃起,挣开了爆豪的手掌,脑袋在爆豪下巴底下一顶,疼得爆豪叫出声来。


引子约莫是听到了什么,但爆豪又扑过去,拽着那只要逃跑的小羊的尾巴,惹得羊“咩咩”地叫起来,艰难地扭头要给爆豪一口。爆豪更来气了,扑上去抓住羊蹄子,就要把羊举起来往羊圈里扔,结果一扭头正对上引子一脸惊恐又茫然的表情。




20

引子:胜己这是在做什么……?


爆豪:……逗羊开心。


绿谷羊:……咩(你说谎)





21

“废……出久他说要上集市买个东西,正好出门了。”


爆豪和引子边走边解释着,绿谷羊亦步亦趋地跟在爆豪脚边。


对自家母亲光己的经验够用,爆豪对引子说起谎来倒是滴水不漏,引子点点头接受了“出久还要在我家住一晚上”的说法,甚至一脸欣慰。


“说起来,小时候出久也经常在胜己家里过夜,我还不怎么放心,结果出久一直闹着说,要和小胜睡在一起,真是没办法呢。”


——是啊,昨晚老子还被“他”踢下床来着。


爆豪斜了一眼绿谷羊,不动声色地抬脚轻轻踹了踹绿谷羊的肚子,绿谷羊只好咩咩叫着跑到引子身边,引子见它模样可爱,还伸手摸摸它的脑袋。


结果引子开了口,关于童年两人的事情就被说个不停,爆豪心有动容,一句“我和废久关系现在也不算差”含在嘴边倒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引子理当是要进屋坐一坐的,可爆豪找了些合情合理的话搪塞她,乍一听没问题,可爆豪的表情怪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又回想起先前没听清的话,好奇心骤起。


“胜己,你刚才说……”


“操!”爆豪往门内一瞥,神色大变,踹开门就往里冲,引子吓得退了两步,正好撞在身后的小羊身上,她下意识回头要安抚它,不想小羊自觉主动把脑袋凑近她,猛地发力把她顶翻在地,又趁引子一时惊慌,把她的手链从手腕上咬住扯了下来,撒腿就往外跑。


引子只得赶忙追上去,心里还不停嘀咕:我好像看到小久在屋子里呀,怎么又跟胜己打起架来了呢?





22

——妈妈对不起!


绿谷羊真实泪奔。他刚才眼看着门缝里的“自己”,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对主人自然的亲近,居然挣脱了绳子就朝着爆豪爬了过去。得亏他急中生智,衔了绿谷引子的手链演一出调虎离山。


他本就不适应这幅身体,跑起来费劲,做人的时候就不常锻炼,何况做羊。跑了半个坡就累倒在地,任由引子拿回了她的手链。


这会儿只能听天由命,指望小胜能摆平一切了。


绿谷羊累得起不来,又企图跑回去处理那一团糟,左翻右滚起不来。


爆豪找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绿谷羊在草坡上打起滚来,看起来快活又自在。他气不打一处来,回想起自己在屋子里和变成绿谷的羊大打出手,还要费心费力打消绿谷引子的怀疑,废久可倒好,在这草坡上滚得开心得很。


“好啊废久,这么喜欢变成羊,你就永远别变回去好了。”





23

绿谷羊委屈,咩咩乱叫起来,还四只蹄子朝天躺着乱踢,苦苦哀求爆豪把他弄起来。


爆豪心软了,还是把绿谷羊抱着翻了个身,“脏死了。”他叹了口气,“……你妈刚才回去了,没发现你变成羊。”


“你他妈不能一直是羊。”


爆豪顿了顿,“这可是老子最喜欢的一只羊,不能他妈真的变成废久。”


绿谷羊没搞懂他的意思,可爆豪自顾自地向前走了,他只好小跑起来,才跟上爆豪的步伐。





24

“废久,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变成羊的吗?”


羊蹄子伸进水盆子里沾了沾,在地板上写起字来:


昨天下午


——多亏了百年天才爆豪胜己,才用最朴实的方法建立了人羊对话机制。


“那昨天下午之前,你在哪里干了什么吃了什么说了什么,统统给老子交代清楚!”


羊蹄子又划了行小字:


小胜这么确定是我的问题吗


“那不然还有谁?磨磨叽叽地烦死了!动动脑子然后给老子写出来!”爆豪拍桌咆哮,表情凶恶得可怕。


——小胜根本就是在审讯犯罪嘛!





25

犯罪嫌疑羊其实对事发当天发生了什么,记得还是很清楚的。


在绿谷还是不是羊的这个午后,爆豪安分守己地在羊圈剪毛,却没注意到他最喜欢的那只羊,在剪完毛之后,偷偷溜进了屋子。


“老子为什么会开着门?”


你给我留着门,光己阿姨给你留了鸡蛋,还叮嘱我来拿一半。


绿谷走进屋子的时候,羊还没进来,空间虽小五脏俱全,到处被收拾得干净,桌子上摆了光己阿姨准备的鸡蛋。


他本可直接拎了就走,反正爆豪大概也不乐意见他,可桌上还放着一本相簿,绿谷鬼使神差地翻了翻,是爆豪从小到大的照片——多半是光己带来的。


他和小胜幼年一起拍的老照片,好几张边角都泛了黄。很小的时候,爆豪还是愿意和他一起玩的,两家人又是亲近,常常串门,就留了不少合影。爆豪家从那会儿就开始养羊了,有张照片里,他和小胜一起抱着一只小羊,绿谷甚至记得它只出生不到两天。


后来一年又一年,小胜也还是会和羊合照,只不过少了个绿谷出久罢了。





26

绿谷合上相册,眉眼耷拉着叹了口气:


“小胜和羊,都比和我要亲近。”


——甚至无意识用上了一种旁人听来大概是有点羡慕的语气。


“干脆许愿变成羊好了。”他随口自嘲。


好巧不巧,刚剪过毛的羊有点怕冷,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刻,迈进了第一只蹄子。


这就是惊世奇案《人羊变形记》发生的全部经过。





27

水落石出。


爆豪久久地沉默着,而绿谷羊也不太敢抬头看他。


“……老子就知道是你的错。”爆豪皱眉。


小胜对不起


“那你他妈不想变回去吗?”


绿谷羊屈着蹄子,缩在地上,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吞吞吐吐划了几笔,却想不清该怎么解释。说到底,他哪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连自己对爆豪有着什么感情,抱有什么期待都含糊不清。人类脑子尚且想不明白的问题,羊脑子就更是糊涂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催促着他变回去,爆豪需要一只正常的吃草长毛的羊,他需要过自己正常的人类生活,可他内心吐出一个荒诞的气泡,包裹着难以言说的真心。





28

“废久,你真的很没用。”


——爆豪戳破了那个气泡。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绿谷羊,“老子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懒得再跟有病似的和一只羊交流。”他指了指绑在床角栏杆上的“绿谷”,咬牙切齿地道。


“你他妈变成这样,老子就算有想要和你说的话,也说不出口啊!”


“有什么话都留着变回去的时候亲口告诉我,用我认识的样子说出来啊,混蛋废久。”





29

“……别以为我会再浪费时间看你用羊蹄子刨地了。”


爆豪转身离了屋,在羊圈盯着羊看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他的羊慢慢悠悠地走出屋子,直奔着羊圈就来。


“喂,废久。”


爆豪叫了一声,羊抖抖身子,并未理会爆豪,干脆利落钻进了羊圈,和它的同类们挤在一起。爆豪恼了,又连喊了几声废久,当事羊置若罔闻。


“小胜……我在这里。”绿谷站在他身后,眼睛里一闪一闪地,明明傍晚的光线昏暗。


“老子没叫你,我在叫那只羊。”




30

爆豪胜己管自己最喜欢的那只羊叫“Deku”。



FIN.


评论(87)
热度(982)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