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口气睡三十个小时

【胜出】最高容错率


谈恋爱的时候进的全是乌龙球,鸡飞狗跳才是青少年:好心办傻事,吃力不讨好,傻里傻气又一年。

1

绿谷甚至还没谈恋爱就开始出错。

他和爆豪肩并肩站在人群里,绿谷心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本事,才能让爆豪把合身的浴衣穿得领口大开。

就是这个爆豪,表情怪异地转过来,一脸绿谷欠钱四百万的凶恶。

然后他凶巴巴地说了一句……什么?

烟花声太吵了,绿谷完全没听到。他眨了眨眼,思索着大概是不小心踩了小胜的脚。

“对不起!小胜!”

修学旅行的定番是烟火大会,而烟火大会的定番是告白——“这是常识!”——很久之后绿谷是被丽日御茶子敲着脑袋告知的。

2

但他们就是谈起恋爱来了,因为爆豪想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做不成的。

尤其是凌晨三点,因为告白失败而气到失眠的爆豪,发现绿谷歪七扭八地从自己的被窝里滚到他身边。

爆豪当机立断,冒着被半个班男生发现的危险把绿谷塞进自己的被子里,劝说自己将错就错,大不了起来再和废久约架。

天蒙蒙亮的时候,绿谷睁开眼,断然纠正前天晚上的想法——爆豪有把任何衣服穿成领口打开的本事——他的鼻尖此刻就碰着爆豪的胸膛,皮肤微凉,心口温热。

肩还被爆豪自然而然地揽着,他偷偷瞟了一眼,小胜睡得安静。

绿谷哪敢挣扎,心一横,咬牙闭上眼,哄骗自己将错就错,大不了起来再和小胜约架。

3

大错特错,绿谷根本睡不着,爆豪心跳声就在他耳边。

他再一次偷瞄爆豪时,爆豪睁开眼,用一种野狼猎食的眼神回敬他。

“对不起!小胜!”绿谷压低声地惊呼,心里猛然想起昨天烟火大会上翻脸就走的爆豪。

爆豪听他喃喃自语,说话的声音像金鱼吐着一串串小气泡:“……难道小胜脚还在疼吗?是不是应该再严肃道歉一次比较好,果然穿木屐踩人很痛……”

绿谷抬手要揉揉眼睛,爆豪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捏得用力,“废久,和老子交往,我破例再说一次。”

当代人赔礼道歉还用卖身这一套是不是有点过时?

绿谷点头的时候还是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被爆豪亲到头晕。

4

可能是恋爱开始在一个混沌的清晨,所以一切对于绿谷来说,都像被藏在破晓时分熹微晨光里那样看不太清楚。

爆豪倒还是那副恶人脸,在前后座的相处里永远扮演坏脾气前桌,偶尔会转过身,给绿谷没好声没好气地讲题,待他与往常并无不同。

绿谷有疑,小胜真的喜欢他吗?

他思绪放飞了跑,嘴里也刹不住车,不自觉哼了两句小时候听的古早广告歌,调子也是胡乱地走。

……后两句怎么唱来着?

前桌突然传来哼歌的声音,恰好就接着他停下的那个拍子,自然而然地补上绿谷忘掉的后两句。

而忍无可忍的相泽消太一个粉笔头砸下来,正中爆豪脑门,疼得他龇牙咧嘴,扭头瞪了偷笑的绿谷一眼。

——好像是喜欢的。

5

人在恋爱里要彼此关心,努力成为体贴的对象。

绿谷在食堂吃了饭,发现冰淇淋连续一周大减价,兴致勃勃地买了两个,把其中一个递给他的小胜。

爆豪咬了一口,一脸嫌弃:谁要吃这种东西啊?甜得要死……

绿谷点点头,心里默念,小胜不喜欢吃这个,千万记住不要给他买。

接连一整周绿谷每天都买一个冰淇淋,吃过饭以后,和爆豪坐在树荫下,他吃冰淇淋,爆豪看他吃冰淇淋。

他心想:小胜果然不喜欢吃这个,每次看到我吃都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自己还是不够体贴。

周日的时候,爆豪又瞪着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剩一口的时候,爆豪终于拧着眉头问了出来:

“老子的呢?”

“什么?”

“当然是说这一整周的冰淇淋啊!”

6

绿谷偷偷谷歌了现代恋爱守则,做了小半本笔记,结果浏览记录忘删,还被爆豪一眼瞧见了。

废久总是对笔记这种东西有着莫名其妙的信赖感,好像记下来就能学会似的。他嗤之以鼻,同时又忍不住自己在网上搜了一圈,各类版本扫了一遍,内容大同小异,不过有一条反反复复出现,他很在意。

恋爱准则不知第几条:保持距离感

爆豪将信将疑,试着晾了绿谷一天,上课也没借他笔记,下课也没和他一起去吃饭,结果晚上他上床要睡觉的时候,绿谷跑来扣他的门,一连串声音像敲鼓似的,又急促又小意。

他挑眉开门,倚在问绿谷有何贵干,不想绿谷组织语言半天,最后红着眼眶开始道歉。

爆豪也愣了,按照恋爱守则这时候废久应该要闹一点小情绪,他才好进一步做点什么。现在倒好,绿谷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当真是恶人了。先前才嘲笑过绿谷背诵恋爱守则,结果转眼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爆豪心说狗屁恋爱准则,只好黑着脸明骂暗抚地解释了一通,两人才算是缓过来。

“你……”爆豪叹了口气:“就对老子那么没有信心吗?”

“其实是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毕竟面对的是小胜,又是第一次。”绿谷一脸认真,“不想再和小胜回到那种关系了。”

8

改变关系,那就从改变称呼开始。绿谷其实是个实干家,说做就做的那种。

“总之来试试看吧小胜!”

“哈?我干嘛非得陪你做这种无聊的事?”

“就一次,偶尔我也想听小胜好好叫我的名字……所以……反正……”

“出久。”

“诶这就开始了吗我还没做好准备,胜……胜己?不不不不这太奇怪了……”

“大声点啊!像我这样,出——久——”

“那……胜……胜己?哇好丢脸……”

“听不见啊,出久。”

“胜……小胜你不要靠这么近叫我的名字我我我……”

“不是你说要叫名字的吗?啊?出——久——!”

今天,实干家绿谷覆盖着20%OFA,被追得满教室乱跑,说不做就不做。

9

瞒着所有人谈恋爱好难。

要三番五次地找借口避开所有人去找单独相处的机会好难。

所以爆豪一贯见机行事,俗称“择日不如撞日”,楼梯间撞见的时候会顺手搂一把腰,传作业的时候会借机牵一下手,放学同学鱼贯而出,他们躲在门背后飞快地接个吻。谈个恋爱像打游击,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致对外保密。爆豪单纯是怕麻烦,绿谷则约莫是难得有点藏私的心。

在电梯口互道晚安是最艰难的事情,爆豪自然是不屑于一步三回头的——他只回一次头,就看见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绿谷扁了扁嘴。爆豪一个箭步过去,生生阻了电梯门的关闭,对上绿谷错愕的脸。

“废久,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

绿谷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干脆利落地按了关门,“晚安,小胜,总不能每次都是你来结尾。”

爆豪恼了,反应敏捷地又卡开电梯,这回他干脆闪身进了电梯,把人按电梯壁上,凑近咬了他的耳朵。绿谷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爆豪干脆钳了他的双手,逮兔子一样按着脖子把绿谷遣返回他贴满欧尔麦特海报的房间,一脚踹开门,一撒手把人扔进去,一句晚安恶狠狠地甩下,一扭头就走,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绿谷又跟上来,穿着单薄T恤睡衣从背后搂住他,忍不住取笑爆豪非要争这个道晚安的先后顺序。他在爆豪脖子后面笑得厉害,头发丝弄得爆豪身痒痒,心痒痒,转身又把他挤在门上吻了好久,还用力掐红他的脸。

只有晚上他们才敢闹出这么多动静来,不过也不是那么敢。爆豪声称满墙的欧尔麦特盯着他,他硬不起来,而绿谷惯常这时候都脸红到要扎进地里,就好像欧尔麦特真的在场似的。

10

切岛锐儿郎爽朗地冲着从爆豪房间里出来的绿谷打了招呼,接着认真反应了一下,这个时间是凌晨两点。

“我……我问小胜题目呢。”

绿谷僵硬地,同手同脚地朝着电梯走去。

……夜光作业本吗?切岛心领神会地挠挠头,决定告诉上鸣电气。

至于上鸣会怎么大剌剌地嘲笑爆豪,爆豪又会怎么暴跳如雷地给绿谷判恋爱泄密罪,这都是后话了。别说是切岛了,谁都能看出来,也不知道费心费力在瞒什么。这两个人,关系乱七八糟,恋爱也谈得错漏百出。

可恋爱是什么?

是有着最高的容错率的人生实验啊。

FIN.

评论(80)
热度(1654)

© 万皮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