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Spontaneous(1)

HP AU!不能接受慎入!

其实可以说是密室AU,大纲写完了,保证不坑

AU私设多成宇宙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但一开始设定奇妙,但愿大家能接受……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这是《初学变形指南》……”Lois在高高摞起的书里翻找着,犹豫着要不要用飞来咒来找到那一本《标准咒语(初级)》。

 

而就在母亲忙着给自己准备课本时,准一年级新生Jonathan Kent加快了几步,又躲过父亲Clark的视线,身子一晃窜到了书柜的背后。丽痕书店里什么都有,他可以看他想看的任何书,Jon心想。他望着堆起来的大小不一的书,其中有写满各种高深咒语的,还有少数是无字书。于是他走过每个书架,把那些看上去有趣的书都塞进怀里,他甚至挑了一本精美的空白本子——Jon写日记也有好些日子了。接着Jon伸手拿起一本《魔法犬类》,一边抱着满怀的书走着,一边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不专心的后果马上就显现出来。“啊!”只顾着低头啃书的Jon迎面撞上一个年轻人,把怀里的书全都掉在了地上,年轻人怀里的书同样也散了一地。“抱歉抱歉。”Jon赶紧蹲下来收拾,这时候眼尖的Lois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她蹲下来用飞快地收拾了,将摞好的书塞进了年轻人的怀里。“那里边有些书是我的!”Jon冲着Lois大生说道。“你还不能看这些书,我亲爱的Jon。”Lois盯着那堆书,一眼就瞄到了一本《新奇复仇术》。“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替这个孩子把书放在那边的柜台上吧,店员一会儿会来收拾的。”Lois向搞不清状况的年轻人道歉,拉着Jon就要走,Jon只来得及伸手把最顶端的那本空白本子抽下来——日记本应该不会让他的父母为难吧。

 

直到登上9又3/4站台时,Jon才终于不再为书店里不快的经历感到烦恼——第一次自己推着行李,一溜小跑地跑进站台是一件多么新奇的事啊!事实上,自从他收到猫头鹰带来的录取通知后,就一直处在绝对兴奋的状态中——他迫不及待地告别他的父母,匆匆跑进一个车厢。

 

深红色蒸汽机车穿过山林,拐了个弯,黑色湖泊对岸的山坡上赫然是一座巍峨的城堡——这便是霍格沃茨了。他们乘着小船荡过湖面,从门里鱼贯耳入。Jon听着分院帽唱着古怪的歌曲,不知怎的他就坐在了格兰芬多的长桌旁,听到长桌边传来的欢呼声,兴奋得晕头转向。

 

这样的情绪一直伴随着他,整整一周的学习生活并没有打消他的热情,反而让他的兴奋加持了。在下午到训练场观看了格兰芬多的训练以后,这种热情终于到达了极点。晚上他一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就急不可耐地拿出那本日记本,准备将这一周的事情记下来——太充实的日子让他每天都早早入睡。

 

第一次使用羽毛笔的感觉生涩又有趣,新制的笔尖有些粗糙划纸。所幸临行前Lois给Jon备好的小刀派上了用场,稍稍修整后的羽毛笔顺畅地在羊皮纸上留下一长串文字,都是关于这段时间来Jon觉得如梦似幻的魔法生活。

 

“……在车厢里认识了新的朋友Kathy,分院帽把我和Kathy都分到了格兰芬多。我知道那位伟大的救世主也是被分到了格兰芬多,相信格兰芬多学院里都是那些最棒的人。”

 

奇怪的事发生了,紧接着Jon稚嫩字迹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墨绿色的问号。

 

Jon沉浸在自己的回忆,奋笔疾书,他没有发现这个异常,又继续往下写道,“……说起课程,魔药课真是太难为我了!能把那些药剂的配方记得一清二楚的学生都是天才吧,他们一定是把《千种神奇药类和草类》都完完整整地背了下来。”

 

——这段话的末尾出现了一个小小的“TT”!

 

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Jon,误以为这是自己不小心蹭上的墨水,心宽无比地写起了下午的观看心得,“……今天第一次看了魁地奇比赛,其实也不算是比赛,只是和斯莱特林的友谊赛而已。但我们的找球手真是太棒了!瞧他俯冲的姿势,可比那个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标准的多……”

 

我不上场,格兰芬多的人还以为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呢。


 

一行墨绿色的文字突然紧接着Jon的话出现。Jon吓得手一抖,羽毛笔掉在了桌面上,墨滴溅在了羊皮纸的边角上。

 

Jon死死盯着那页纸,而纸上马上又出现了另一句话:

 

别这么惊讶,也别把墨水弄得满页都是,魔药课的里克教授可不会喜欢你这样邋遢的学生。


 

Jon读过魔法史,也知道伟大的HarryPotter先生是如何发现密室的——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救世主在那个魔法日记本上也是这样与学生时期的黑巫师伏地魔交谈——这可真是令人感到心惊胆战!

 

他一边想着,一边紧绷着神经,盯着日记本,随时准备大叫出声——如果里面藏着一个黑巫师的灵魂或者别的什么可怖的怪物的话。

 

然而纸张上再也没有动静。

 

Jon惶恐不安地站起来,才发现公共休息室里的圆桌边已经几乎没有人了——难怪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他颤抖着伸出手地合上日记本,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告诉爸爸妈妈,但他转而想到霍格沃茨是禁止学生在夜里到处乱跑的——猫头鹰棚屋可是在北边的塔楼上。那告诉他的朋友们?Cassie早就回到女生寝室去了,他蹑手蹑脚走上寝室,室友们早就沉沉地睡去。于是他躺在床上,在慌乱又紧张的思绪扰乱下他还是睡着了,尽管满脑子都是出现在密室里的蛇怪和大蜘蛛。

 

第二天Jon起了个大早,在摆满早餐的长桌旁总算是找到了Cassie。

 

“你一定要相信我,如果你不相信我就没有人会相信我了。”Jon一边解释来龙去脉,一边拿出日记本想要证实自己的话。

 

可当他打开本子时,纸上却只有他自己的笔迹。面对Cassie满是怀疑的表情,Jon不死心,又摸出笔来,在纸上飞快地写下了诸如“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最棒!”“斯莱特林可比不过我们。”的字样,“我猜那里边关了个斯莱特林的怪物。”Jon解释道。

 

Jon和Cassie一起盯着这行字,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什么都没有发生。

 

“速速显形!”Jon不得已抽出魔杖来指着日记本大喊,还引来长桌边其他人的好奇的注视。

 

——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一定是做了个梦。”Cassie终于受不了周围人的目光,“腾”地站了起来,“我们快走吧!一会还要和拉文克劳的学生一起上飞行课呢。”

 

Jon还在满头大汗地摆弄着笔记本,余光瞥见Cassie已经走出了大厅。他一咬牙,大着胆子在本子上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在里边,你有本事别躲了!”然后他就抱起日记本,匆匆地跑了出去。

 

整整一天的课,Jon都在走神。在变形术课堂上,因为他频繁打开日记本的行为,还遭到了教授的责问——但日记本里果然什么都没有!到了晚上,他匆匆赶向图书馆,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当他打开笔记本时,不但发现今早写的东西有了回复,内容还极尽嘲讽之意——先是明里暗里损了一通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然后毫不掩饰地评价了Jon写的话有多么幼稚。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激怒我了吗,愚蠢。


 

接着纸上飞快地出现了一大串艰难晦涩的咒语。

 

试着念一念?说不定你抽出你可怜的小魔杖来,连这纸张都划不破。


 

Jon说不出话——他半是惊讶,半是恼怒地在纸上写到,“我才不要念。”——说真的,Jon连这句咒语都读不通顺,他有些羞愧地想。然而现在有比跟不明魔法物品斗嘴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日记本里?”

 

然后Jon看到绿色的墨点出现在纸上,像是羽毛笔顿了一下。

 

你要找我很容易,晚上9点打开日记本,随便写点什么就好。


 

墨绿色的字迹又多了一行。

 

最好别是对贵学院的无脑夸赞。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和我对话?”Jon追问道。

 

你可以叫我Robin.


 

良久,几个单词出现在纸上。之后不管Jon再怎么追问,Robin都不再说话了。

 

等Jon的大脑终于能够正常思考的时候,他已经陷在深红的的床褥之中了。Jon想,他又不是Ginny Potter,而这个Robin……看起来,尖酸又刻薄,自己总不至于冲昏了头脑迷上日记本里的人吧。他被自己荒诞的想法逗笑了,侧过身捂着嘴努力不笑出声来。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13)
热度(55)
  1. 雾枕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