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Spontaneous(2)

HP AU!不能接受慎入!

其实可以说是密室AU,大纲写完了,保证不坑

AU私设多成宇宙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Jon越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不可名状的谜团之中。他满怀歉意地向他那对善解人意的父母隐瞒了关于Robin的事,也找着不同的借口向周围的朋友解释,为什么他要每天晚上风雨无阻地赶回公共休息室——有一次他为了摆脱Kathy,甚至谎称得了一种不回寝室就会浑身发痒的怪病。

两根指针摆成直角时,Jon轻车熟路地从堆叠的课本中抽出那本日记,在上面记上一天发生的事,而Robin并不会对每一件事都发表意见,墨绿色的笔迹通常只在学术问题后回应Jon,甚至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久而久之,这让Jon感觉Robin像是一本专属他的百科全书——尽管态度恶劣,非常。随着与Robin的深入交流,他发现Robin是个很刻薄但又很博学的天才。倘若Jon向他抱怨魔咒课很难,Robin就会毫不留情地嘲笑他连个漂浮咒都念不好,或者是霍格沃茨应该提高年龄录取限制云云;又在Jon气恼得抓起羽毛笔,在纸上用力地戳出墨点的时候,飞快地把念魔咒的音调和节奏要点显示在纸上。

Jon始终满肚子疑惑,愈发地好奇——是什么人把Robin的天才人物困在本子里,以至于放下身段来当一本百科全书。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

Robin这样回答道。今天的回答算是很客气了——他似乎很不愿意谈及他的来历,每次Jon问起来,他不是不回答,就是摆出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来——通常是居高临下地回上一句“关你屁事”。

“那我怎么确保你不是什么奇怪的魔法生物?”Jon乘胜追击。

纸上出现了一串省略号,像是思索了一会儿,紧接着Robin就想出了让Jon闭嘴的好方法——他把返童水的药方工工整整地写了出来,还让重点字样泛起金光来。

这一招果然转移了Jon的注意力——“Robin!这可帮了大忙!太谢谢了!”刚才还在吐槽魔药课测验的Jon赶紧在纸上写到,还在“谢谢!”后面加上了好几个感叹号。

果不其然纸上浮出好几个“TT”来。

快记吧,小子。我一会儿就把字擦掉。

“你太过分啦!”Jon笑着大叫出声,才想起来Robin听不到,又在日记本上重重写下这句抱怨。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第一学年的暑假就开始了。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Jon如同往常打开日记本,看到Robin不知什么时候在上边留下了一段话。

但愿我们都能享受各自愉快的假期——我的意思是,暑假期间不要找我,何况你也找不到我

正如Robin所说,整整一个假期,无论Jon在本子上记什么怪诞有趣的经历,还是问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Robin都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可能是霍格沃茨里的某个幽灵,一个英年早逝的天才斯莱特林学生——Jon擅自为Robin杜撰了一个悲情的来历,还几乎要为自己的故事悲伤地挤出眼泪。自然,Jon也如Robin所期望的那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假期,他不需要每日为了一个日记本东躲西藏,担惊受怕。

虽然短暂的失去一个旗鼓相当的斗嘴对象让他倍感空虚——所以第二学年的开学之夜,Robin的如期而至的嘲弄甚至增添了他对新学期的美好向往。

而Robin对新学期似乎有不同的态度。他开始一反常态地与Jon讨论Jon的生活琐事,然后总是在Jon说到兴头上时,变着花样哄骗Jon独自外出夜游。

今晚想不想看看十二点钟满月,指不定你能发现你潜在的狼人血统——鉴于你对待纸张粗暴的态度。


我在北塔楼藏了有意思的玩意儿。

说真的,你知道骑着扫帚在没有人的校园里飞行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吗?


“……你在北塔楼藏了飞天扫帚?”Jon敏锐地从Robin的话里读出他真正想说的内容。

如果你找到就送给你。

Robin没有再多解释,只是不断地描述夜晚的霍格沃茨多么有吸引力。

不幸的是,非传统乖宝宝Jon受到了恶魔的蛊惑——他恰恰也厌倦了每晚准点上床睡觉的日子,况且他还没有得到一把属于自己的飞天扫帚。Jon感受着胸腔里心脏怦怦直跳,一边悄声地打开肖像画洞口钻了出去。Jon努力地回忆着Robin的提示——先在北塔楼的猫头鹰棚屋里找到一把钥匙。他伸出魔杖在长短不一的栖枝上敲着,小小声地念着“钥匙飞来”。接着Jon攥着费了一番功夫找到的钥匙,贴着墙壁缓缓地沿着螺旋式的楼梯转下塔楼。“阿拉霍洞开”,Jon打开Robin告诉他的一个房间,一闪身关上了门。

Jon仔细打量周围,认定这是一间小教室,里边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储物柜,四张长课桌和一面黑板——黑板上写满了题目,最下角还有一行字

题目的答案就是储物柜的号码,钥匙你已经拿到了。

——和Jon的日记本里那些墨绿色的字迹一模一样。

“骗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解题……”Jon忿忿不平地瞪着那行字,仿佛这样Robin就能听见他的埋怨。不过想要拥有一把扫帚的愿望占据了他的大脑,Jon不得不乖乖坐下来解题——如果有人知道他第一次违反校规,只是为了坐在这个小教室里解题,那可以说是贻笑大方了。

所幸的是,为了不被Robin过分嘲笑,Jon在新学期的功课上也用了不少功夫。数十分钟后,他总算用钥匙打开了正确的储物柜,柜子里赫然是一把线条优美的黑木扫帚。尽管Jon对扫帚的种类早就记得烂熟于心,但这一把扫帚显然不属于市面上能够买到的种类,长长的尾巴被分成三缕扎了起来,整个锯齿形的尾部显得比普通的扫帚要宽大得多。Jon迫不及待地骑上扫帚,他紧握着扫帚顶端,双脚一蹬便从窗口飞了出去。他太过于急切,根本没能注意到柄部顶端精心刻画的“D·W”字样。

在飞出窗户后,Jon的心情随着呼啦啦鼓起风的长袍,和不受控制的整头黑发一起飞扬起来。他抬了抬扫帚,右脚轻轻蹬了一下,转了个弯向更高的地方飞去——飞行课上教授从不让他们飞到这个高度——转眼间他就在半空中俯视着山崖上的四座塔楼了。Jon玩心大起,他像一支箭一样俯冲向着湖面冲去,半夜的微冷的风猛烈地灌进他的耳朵。在还有几十厘米接近湖面的时候,他甚至伸出手来捞了一把黑湖里的水!

“……水特别冰!我第一次见到禁林的全貌,是的,我从禁林上空飞过去了!”Jon与喝醉了的胖夫人肖像对了口令,小心翼翼地钻进格兰芬多休息室,趴在四柱床上匆匆在日记本上写着,他的手因为过度兴奋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扫帚放好了吗?

“荧光闪烁”Jon点亮魔杖,确认那把扫帚已经被安稳的放在床下了。于是Jon非常难以自制地写了整整一页感激Robin的话——不管他是什么魔法生物还是天才幽灵,他都确信自己捡到了宝。

鉴于你停滞不前的魔法水平,我只是打算给你一点小小的训练罢了,以免浪费你与生俱来的魔法天赋。

而Robin说到做到,整整第二学年里,Jon在晚上偷偷跑出去的次数足以让格兰芬多被扣到负分——假如他被抓住的话。Robin对校园环境的熟悉程度令人惊讶——Jon开始怀疑他是一张活点地图,他总能指示Jon绕过那些可能会有幽灵的拐角,避过管理员和他的巡逻宠物,然后来到某个小房间里开始“特训”。没错,Robin的特训要比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苛刻得多,让二年级的Jon独自对抗博格特和小矮人……某次Jon从禁林里死里逃生,在日记里声讨Robin后,Robin终于承认了他的不良用意

好吧,我只是想要捉弄你罢了。无伤大雅的小训练会大幅度的提升你的水平。

而Jon当捏着期末成绩单,看着自己难得全优的成绩,不得不心情复杂地承认Robin是对的。

Jon越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不可名状的谜团之中——这个谜团愈发地有趣起来。梅林的胡子啊,他真喜欢这些和谜团待在一起的日子!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