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Spontaneous(3)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今天更得比较短,是觉得停在这个地方比较有趣啦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今天真是糟透了。Jon抱着被药剂浇得湿透的课本,拖着步子往休息室走去。“哥本哈根”,他有气无力地打开了肖像画洞。

噫,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厌恶猩红草的味道。你怎么搞的。

一打开日记本,Robin的字迹就难得主动地,飞快地显现出来,他的字迹变得狂草缭乱,仿佛迫不及待地要发泄他心中的不快。

Jon悬着的羽毛笔迟迟没有落下,他应该从哪一部分开始说?是他的恶趣味魔法吸引体质?还是从魔药课上那个斯莱特林同桌的小失误开始?他从未感觉如此烦恼,以至于他极其不耐烦地,潦草地回复道,”说了你也不懂。”

罢了,魔杖出故障这种事也不是常有的。

他是怎么知……哎。Robin极少数地会提及一些Jon没有告诉他的事——Jon猜想他可能是在日记本的封面上长了眼睛,亦或者是他真的是斯莱特林的幽灵——所以Jon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接着又马上被烦躁的情绪笼罩。尤其是在今天,Robin被猩红草熬成的汤剂浇湿了整个封面,梅林的裤子啊,谁知道他会给自己设置什么难度的“训练”。尽管Jon知道这些都是大有益处的事,但他也常常被Robin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生死的态度激怒。

所以他径直写道,“我好烦,我昨晚都快死了,今天我想睡觉。”

Robin果然如他预料的反应激烈,连续三个“TT”蹦了出来。


你怎么搞的

“我不开心,我想睡觉。”Jon也把这句话重复了三遍。

而Robin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Jon觉得他已经快要趴在桌子上睡着。

不然我保证你明天就会失去你的扫帚——噢,可能你忘记了,这原本是我的。

好吧,吃人嘴短。Jon右手拖着腮帮子,无可奈何地等着Robin给出今晚的训练要点。

今晚你可以带上我。我会一步步给你提示。

Jon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以往Robin从不让他带着日记本去训练。但他顾不上想这么多,速战速决才是最重要的——Jon飞快地在日记本里夹上一只自动书写的羽毛笔——这是他在霍格莫德村里偶然买到的,把日记本抱在胸前溜出了休息室。

现在还只是十一点,还有有陆陆续续从图书馆回来的人,Jon来不及跟他认识的人打招呼,按着Robin的提示匆匆穿过长廊。

现在到天文塔上去。

Jon在拐角打开日记本,他对着羽毛笔小声说了几句,那笔就自己跳上纸面,流畅地写了起来。

“今天是什么?天文课?占卜课?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讨厌占卜课的,能拿A就不错了。”

现在,快点。

Jon抱着日记本往天文塔跑去,一路上紧张兮兮地张望着,担心会有Robin设置的古怪路障蹦出来——他这么干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什么都没有。他踩着每一个踏实的石阶,平安地来到天文塔顶。Jon却皱起眉头想,完了,Robin一定在这里布置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训练项目。

但什么都没有……不不不,我的梅林哪。随着夜里薄雾的扑面而至,眼前令人惊叹的景象也映入Jon的眼里。

——那是一整片星空。

尽管霍格沃茨礼堂的顶上有一片用魔法制造的仿真天空,无论阴晴云雨都无一例外地显示,但还是远远比不过直接把整片星空收进眼底的震撼——更何况一年里阴雨的日子那样多。Jon情不自禁走向塔楼的边缘,双手紧紧地搭在灰色砖墙上,他顾不上触手尽是冰凉一片,就用力撑起向外探出半个身子。于是他便看见漫天的星斗,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融汇在一起。

“太美了!这太美了!”Jon低呼出声又紧紧捂上嘴,生怕被发现,还担心惊扰了这么一个——幽谧的——夜空。羽毛笔也诚实地在摊开的日记本上记录着Jon此刻的惊喜。

再晚一点就错过了。

“在我的家乡也能见到星空,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多的星星!”沉浸在喜悦中的Jon突然一楞,“所以今晚……?”

我偶尔不开心的时候会到这里来。

停顿了一下,Robin又补了两个“TT”。

——他是想让我开心吗?Jon眉毛一挑,有些不可思议的想道。

“谢谢你!Robin!”他是真的很感动,没有想到Robin会记得他在日记中写过喜欢看星星的事。“要是有机会能和你一起看星星就好啦!”Jon感叹道,“可惜你只是一本日记。”

Robin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没有实体这件事,反而奚落起Jon来。

也许和另一本女日记本一起来观星,会比和你,Jonny boy,有趣得多。

“你!”

可以的话你也带上你的小女友Kathy,来个两人两书的约会如何?

“你不要乱说。”

惯常来说Jon是会和Robin因为这种小事斗起嘴来的,但他有些高兴得忘乎所以了。他没有在意Robin有一些反常的纠缠在这方面的问题。Jon完全忘记了在冰冷的地下魔药课堂上发生的糟心事,他灵活地翻上壁沿,把双腿悬在空中,把整副心思沉浸在这美妙的夜空中。于是Robin也没有再说什么——直到Jon重新开口。

“我们算是朋友吗?”

TT。

“我还猜你是斯莱特林的同级生。”不然他怎么能给自己布置这么多训练,还这么清楚自己的上课内容。“可我打听了,根本没有人叫Robin。”

TT。

“我知道Robin不是你的真名。”

“如果我们是朋友,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羽毛笔在鸦雀无声的夜里,在纸面划出沙沙的响声。

TT。

Robin又沉默了。于是Jon等了很久,这回他真的倚着石柱睡着了。

过了很久,Jon被冷风吹醒了。他余光瞟向身旁摊开的日记本,上面正在慢慢地渗出墨水,似乎很不情愿。

Damian

Jon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就知道那些“TT”都是默认的意思。

但第二天,Jon陷入了巨大的迷惑之中——他从早晨问到了晚上,发现斯莱特林的同级生里并没有一个叫Damian的人。

所以他很生气,气得一把将日记本砸在桌上,惹来图书馆其他人不满的眼神。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5)
热度(43)
  1. 寻寻觅觅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