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 Spontaneous (4)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明天可能不能更……抱歉。今天也莫名很短。

 

他们很快就要见面啦!但不是下章(你!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你又拿个假名字糊弄我,又是假的!”Jon激动地写着,以至于纸张都被划破了。

 

我没有。

 


 

 

骗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压根就没把我当朋友吧。”Jon口不择言地讨伐起Robin,不,Damian,不,叫他什么好呢,讨厌鬼,谎言连天的谎话精。Jon异常愤怒地想着。之前所有的不愉快一起挤进脑子里,每天晚上违反一百多条校规,还要累得半死,有时候他真的很怀疑他会死掉——在禁林里,一个长得像龙的蝙蝠怪物一直试图把他叼起来,那个红色的庞大身影说不定会在Jon的噩梦中再一次出现。“好几次我差点死了,而你仅仅是为了好玩!”

 

你不能否认你在训练中收获了远超出你这个年级能够获得的能力。

 


 

 

看到这么长的表述,Jon就愈发的愤怒起来——他甚至不爱说人话!“你就是把我当成取乐的工具而已!我感觉我就像一只狗。”是啊,训练一只狗的快乐Jon再清楚不过了。Jon和Clark常常会一起训狗,譬如给小氪扔飞盘,每天都去遛狗……“你把我当宠物养了?”Jon几乎要打翻他的墨水瓶了。

 

我的宠物可比你强得多了。

 


 

 

Jon非常愤怒地合上日记本,他死死地盯着它,仿佛这样就能用视线把它融化掉——这当然是无果的。于是Jon把日记本胡乱地塞进包里,决定让这愤怒的导火索远离自己的视线范围。

 

接下来的两天里,Jon再也没有从包里掏出过日记本。没有人每天晚上嘲讽着他,催促着他进行一些危险的训练,真是轻松愉快的日子,Jon想,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任谁都能看到他不在状态——Jon每晚早早栽进深红色的帷幔中,在梦中还嘟嘟囔囔骂着一些听不懂的胡话,诸如“Robin”“Damian”什么的。

 

Jon看过的每一个故事都告诉他,感情里最容不下就是骗——别论是什么情了。他甚至没把这当做一段友情,Jon想。

 

但第三天的变形课让Jon的态度变得暧昧起来。教授让他们把刚刚从雏鸡变换好的白鼠装进一个大笼子里,然后就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变得焦虑起来的消息。她决定要在下一周进行一次测验,“鉴于你们在跨物种的变化上有着很大的疑惑。”“啊!”Jon因为紧张而捏紧了手里的小白鼠,结果被反啄了一口——他的小白鼠,鸡嘴还没有变走。他的变形术不是那么好,每次训练如果有变形的项目,他总是会折腾上很久——该死,又想到那个讨厌鬼了。

 

Jon也知道,如果现在低下头去向Damian——既然他让他这么叫他——请教的话,百分之三百会被Damian嘲弄至死。但说真的,瞧瞧大家变的小白鼠,绝大多数身上还带着羽毛,向他们咨询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接着Jon回想起昨天在魔药课上用Damian做了修改的配方,教授对他熬制的药剂评价颇高,他甚至还为格兰芬多加了10分;还有前天的飞行课,还有前前天的魔咒课……好吧,Jon回想起Damian对他说的话,有些愧疚地承认那些训练对他真的很有效。

 

好吧,那他放下尊严吧。Jon叹了口气,从书包最深处找到了压在底部的日记本,翻开一看,Damian果然没有主动找他——他从来不。Jon又想起了一点Damian的恼人之处,在心里又画上了一个红色的叉。

 

但你不能在下周,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丑吧?而且期末成绩……Jon想到他可能会不及格,Lois拧着他耳朵的画面让他打了个寒战。

 

他占了沾墨水,“呃,你在吗?”

 

没有动静。

 

“我为我前几天的态度感到抱歉……但,呃,我有个问题,是关于变形术的……”

 

是准备测试吗

 


 

 

Damian一如既往地敏锐读懂了Jon含糊话语中的意思。

 

“是的,你知道我变形术一直不怎么好……”

 

你难道不是一样是把我当做工具来使用吗?

 


 

 

TT

 


 

 

遇到难题的时候才来找我,你不一直是这样的吗。

 


 

 

看起来你也没有多重视这所谓“友谊”。

 


 

 

TT

 


 

 

纸面上突然连珠炮似的蹦出Damian的嘲弄。Jon愣了一下,连忙在纸上写道,“不是这样的,我……”他突然写不下去了,他羞愧地想,也许Damian说的都对。

 

他停下了笔,而Damian再也没有说话。

 

一开始Jon准备哀求Damian的时,他感觉他整个人纠结得肠子都拧在了一起,而现在他感觉自己肠子都是青色的——他就不该自取其辱。Jon看到那些话的一瞬间是很愤怒的,但接着他就说不出话了。

 

结果Jon不但加深了对变形术测试的惶恐,还让铺天盖地的羞愧感淹没了自己——他有什么资格指责Damian不把他当朋友——尤其是他在按照几天前Damian的指示将魔杖恢复如新的时候。

 

所以Jon半夜睡不着觉。他窝在床上,伸出魔杖低低念道“荧光闪烁”,抓起那本日记本从第一页翻了起来。Jon看到了Damian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的惊慌失措,还看到了Damian第一次送给他扫帚时他的欣喜若狂。他很快就来到那天晚上在天文塔的回忆里,看到Damian在上边颇有情趣地加上了一些的简笔画星星,它们正在Jon的眼里消失又出现。

 

“真丑。”Jon扑哧地笑了出来,但他接着又皱起眉头来,显得很忧愁——其实他不生Damian的气了,况且是Damian说得也没错。他也搞不清他为什么这么计较这么一个名字的事情——Damian身上的谜团难道还少吗?

 

Jon真的不生气了,他想要和Damian重新交谈了——就像以前一样,有斗嘴,也有他跟Damian絮絮叨叨讲的一些琐事,和Damian对这些事令人跳脚的回应。

 

可是Damian可能不会再理他了。Jon想到这,鼻头一酸时,瞥见一行墨绿色的字迹。

 

墨水的留下痕迹还有点新,似乎是几个小时前写的。

 

Damian就是我的真名,你找不到,应该反省自己的愚蠢。

 


 

 

Jon顾不上十一月的已经刺骨寒风,穿着睡衣抓起日记本就楼下跑去。在休息室里他好不容易找到笔和墨水,他哆嗦着在纸上写着,因为寒冷字迹变得歪歪扭扭。

 

“我不在乎你的真名是什么了。就算这名字是假的——我不想承认可能真的是因为我太过愚蠢而找不到你,那我们的经历也不会是假的,情谊也不是假的。但你有一点说错了,我非常感激你的训练,我不会再把你当成我的百科全书了。因为——”

 

他搓了搓手,向手心呵了口热气——为了让下面的字不会难以辨识。

 

“——Damian——既然这是你的真名——我相信你,你还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

 

Jon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工整的书写了。

 

他紧张又焦虑地捏着手,站起来在烧得正旺的壁炉边踱步,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桌面上的本子。他看到纸面上渗出了墨水,脸上刻意摆出了漫不经心的表情——仿佛Damian能够看到,身体却遵循自己的内心,一个箭步跨了过去。

 

绿色的墨水渗出又吸回,反复着,仿佛是下笔的人在吞吞吐吐犹豫着什么。

 

然后Jon看见了他想要的那个答案。

 

TT

 


 

 

Jon从来没有理解错,他就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