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 Spontaneous (5)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又拉长了战线或许下一章大概也见不上面(x 说不准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有趣如霍格沃茨这样的魔法学校,也照例在第三年的末尾扔给Jon无法计量的期末恐惧。好在变形术的期末测验在Damian的辅导下有惊无险地度过,也算是一大幸事。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夜里,两个人——一人一书,正就着今年宴会上装潢的斯莱特林式绿色装扮,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我是说如果,昨天魁地奇最后一场,我和你说过的,我们——我是说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我要是能上场,我绝对能抢先抓到金色飞贼。”

 

替补的小子尽管做美梦去吧。


 

“全场人都看到飞贼在他身后上空不到一尺!”

 

实际操作经验远比你想得重要的多。


 

“斯莱特林的追球手换了吗?似乎我一年级的时候看到的还不是这个人……”Jon突然想起 McGonagall 校长向他们宣布的一件令人振奋的消息,“明年又要举办三强争霸赛了!”

 

据我所知霍格沃茨的传统是低于17岁的学生没有资格参加?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惹事,虽然我给你的特训,能让你达到大部分五年级学生的水平——除了你扶不上墙的变形术。


 

但愿你明年最大的目标,是被选进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正选首发。


 

Damian总是有这种无谓的担心,尽管Jon心里这样想着,还是乖乖地在纸上解释道,“我当然没想着要参加!我不过是期待谁会代表霍格沃茨参赛——希望他是个格兰芬多。当然,如果是别的学院的学生也很好。”霍格沃茨发展到如今,四个学院之间的关系相对平等了许多。

 

TT


 

那最好不过。


 

取消训练,今晚做个好梦吧Jonny boy


 

看在今年的学院杯冠军是斯莱特林的份上


 

“耶!”和Damian道了晚安后,Jon情不自禁振臂高呼,引得Cassie探头凑近了一些,想要看清楚他在本子上写的字。“别看别看!”他连忙合上本子,“呃,好朋友之间也要有点个人的小秘密对吧——我是说,三强争霸赛很让人兴奋对吧?”Cassie怀疑地瞥了他一眼,Jon把本子随手放在一旁,一边转移话题,“而且明天可以回家了,我发誓假期会给你写信的——一起聊一聊魁地奇世界杯会让这个假期更有趣。”

 

结果是魁地奇的话题一聊起来就难以打住,第二天早上Jon仍旧装着满脑子的金色飞贼游走球鬼飞球。他和其他学生登上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驶过一个个麻瓜的城镇,Clark和Lois在9又3/4站台接到了他,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走出站台,又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回到乡下的家里。

 

Jon在进门时接受了了小氪过分热情的欢迎仪式——把他扑倒在地并且拼命舔他的脸,接着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他洗完一个舒适的热水澡之后,他像往常一样把日记本——咦?日记本怎么不见了?

 

他昨晚岔开话题时,把日记本随手扔在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桌上……梅林哪!

 

Jon感觉现在感觉自己被游走球用力地撞了一下。

 

尽管Damian每个假期都不在日记里,Jon还是感到有些失落。Jon通常在假期里也保留着每天记录的习惯,而Damian习惯于在开学第一天对他的整个暑假生活议论上一番——惯常是吐槽Jon没有好好完成作业,和对小氪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喜爱。

 

但Jon还是非常遗憾于不能跟Damian分享他整个暑假生活。希望Damian能原谅他的疏忽大意,希望公共休息室的恒温魔法在学生离开后也保持着——但也免不了蒙上一大堆尘土——Damian一定会抓着这个不放的。Jon揪着自己的额发,良心不安地想着。

 

总之,这个假期虽然与往常一样没有Damian的陪伴,但Jon总觉得少了很多乐趣——比如他这次难得拼命了一把,提前十天完成了假期作业,却没机会让Damian刮目相看。这种怅然若失一直保持到某一天晚上,Jon的窗边飞来了一只猫头鹰。

 

猫头鹰把信和一个包裹丢在Jon桌上,接着就待在窗边,也没有要飞走的意思——似乎是等待着Jon打开信。是谁会在这时候——距离九月一号还有几天的时候,给自己写信呢?Jon把脑内的人选都过滤了一遍,也没想出答案来。他把包裹上附着的信拆开,蜡封是一个圆形中的“R”的字样——Jon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拆封的动作也变得急切起来。

 

映入眼中的墨迹也证实了他的想法——除了不是绿色的以外,这和Damian的字一样漂亮。

 

Damian依惯例是要感叹一番Jon的暑假生活之无趣,又说自己最近因为一些事务相当繁忙,但抽空给小孩子送一份礼物还是可以的——就是那个包裹。

 

希望这份礼物不会让你在三校交流期间给霍格沃茨丢脸吧, 梅林保佑

Damian在末尾这么写道。

 

——这么说包裹里装的是有关于三强争霸赛的东西?Jon着急地扑上去,几乎要用四分五裂来打开包裹。当他撕掉最后一层包装时,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礼服长袍从袋子里露出来。

 

Jon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这显然是一件做工优良的长袍——水蓝色的礼服长袍摸起来非常顺滑,袍子的边缘滚上了烫银的花边,凑近了仔细观察,上边还有一些银色的星星——它们正在窗外月光的的照射下微微泛着漂亮的金属光泽。

 

他还发现。传统的牛角扣也做成了星星的形状,Jon马上判断出来——这是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花费高额才能定制的款式。

 

他真不该暗自腹诽Damian的——要知道家里绝对不会让他买这么贵的长袍——谁不想在舞会上出一把风头?

 

就在Jon满怀感激的时候,窗台上的猫头鹰不耐烦地“咕咕”地叫了起来,拍打着它的翅膀飞到了信纸上,迫使Jon把注意力转回到信上。

 

Jon这才想起要回信的事儿,抽出一张羊皮纸,刷刷地写了起来。那猫头鹰就不再出声了,转而飞上Jon的肩头,仿佛是在审查Jon回信的内容——Jon的回信里满是溢出的兴奋、喜悦和感激,他一边写着,猫头鹰竟也一边“咕咕”地点着头,好像是在欣慰地赞同着。

 

Jon有些不可思议于Damian的猫头鹰如此通人性,他把羊皮纸卷成小卷挤在猫头鹰的腿上,鼓励性地拍了拍它——但这神奇的生物似乎大为恼怒,它转头狠狠地啄了一口Jon的手,在Jon吃痛惊呼的时候向远处飞去。

 

——不愧是Damian的猫头鹰,连性格都和Damian如出一辙。Jon揉着受伤的手指想着,但他的表情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和感动。

 

他想亲自当面感谢Damian的慷慨馈赠,跟他抱怨他猫头鹰的恶劣行径,他还要把整个暑假发生的有趣的事情都通通告诉Damian——可能要说上几个小时?Jon对于自己忘带日记本这件事的懊恼达到了顶峰,他也从未有一个假期如此渴望上学。

 

终于九月一号当天晚上,Jon在度过了煎熬的分院仪式和开学典礼后,匆匆跑进公共休息室,果然看到日记本被放在圆桌边上。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本子,飞快地在上面写上一大堆内容,龙飞凤舞地笔迹都能透露出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在他洒洒洋洋了十几分钟后,他发觉有些不对劲了——Damian对他的内容毫无回应。

 

——该不会是因为本子蒙尘了而在生气吧?Jon小心翼翼的问道,又在后边补上了好些句道歉。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Damian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Jon慌了起来,着急地在本子上写上各种内容,期盼着Damian能够跳出来回答他。然而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直到公共休息室里的人都走光了,Damian也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是他把日记本放在休息室的这个假期,日记本出了什么事?Jon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几乎要证明他可怕的猜测。

 

整整一个星期,Jon每天都试图在本子上找到Damian新的回应。夜里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半夜里好几次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翻开本子来看Damian有没有回应。

 

——但一个墨点也没有。

 

一个月过去了。Jon不得不承认他的猜测被证实了。

 

Damian彻底消失了,从这本日记本上,从他整个的生活里。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Jon正在上神奇生物保护课——一节与幼年独角兽共处的欢快的课程。所以Kathy不解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9)
热度(34)
  1. 寻寻觅觅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