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 Spontaneous (6)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我是骗子!这一章没跳舞!下一章也没跳舞!但你们快来看(。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如果你现在回来的话,就有机会看到我治疗痤疮的汤剂熬得有多好。”Jon神情专注地写着今天的日记,或者说更像是写给Damian的信。

是啊,Jon觉得自己在今天下午两节连堂的魔药课上简直棒透了——他心不在焉地想着Damian的消失之谜,手里的石槌漫不经心地在槽里碾着那些干的白甲虫,然后坩埚就在熬制的时候爆炸了,那些白甲虫的碎块飞得整个教室都是。

“告诉你吧,上周热身赛的时候我有一种奇妙的预感,感觉他们会选我做正赛选手。”

事实是Jon心神游荡到了斯里兰卡,没有注意闪避,差点被一个游走球从扫帚上打了下来。

“没有深夜训练的日子真是轻松,可以早睡真是再好不过了。”

然后Jon就合上日记本,爬上螺旋的楼梯,倒在床上盯着深红色的床顶发呆到两点多。

Jon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写。他猜测自己可能出于某种好胜心,某种不想让Damian小瞧的心态,亦或者是出于对Damian不告而别的愤怒,也可能不想让某一天突然回来的Damian担心。

——去掉最后一种吧,他大概不会回来了。

快两个月过去了,Damin还是没有出现,也没有一星半点的讯息传来。Jon找遍了整个猫头鹰棚屋——他发誓他记得那只送信的猫头鹰——一无所获,他只好翻着那些日记叹气。

他偶尔也溜到天文塔上坐着,都是一些没有星星的夜晚。

很快,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的学生们就来到了霍格沃茨。学校里装饰一新,就连Jon这样精神不大振作的人也能注意到走廊上的肖像画们都被清理了一番,还有一位穿着盔甲的骑士忙着向过路的学生炫耀自己的威武。

学生们正在匆匆涌入礼堂,低着头被落在人群后的Jon却被那副盔甲给拦在了门外,硬是要Jon听完他的话。

尽管Jon对最终勇士的挑选非常好奇,但那骑士的喋喋不休持续萦绕在他耳边,甚至在盖过了礼堂里宣布勇士名字的校长的声音。

他踮起脚,远远看到火焰杯喷射出一片边缘焦黑的羊皮纸——那上面是霍格沃茨的勇士的名字。

“……霍格沃茨的勇士是,Damian Wayne!”

Jon像是被施了石化术,他瞠目结舌,努力在全场的热烈喝彩,和盔甲骑士的喋喋不休中恢复思考。

——是我认识的那个Damian吗?

Jon有些粗暴地推开那个骑士,引来一连串不满的抱怨,然而他顾不上这些——他挤进躁动的人群,踮起脚拼命向前看,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黑色的后脑勺消失在关上的门后——勇士们要接受单独的培训。

Jon听到斯莱特林的长桌边发出震耳欲聋地欢呼,Kathy皱起眉头大声地抱怨道,“有必要这么激动吗?我们都听到是个斯莱特林了。”

——是个斯莱特林!Jon的脑海里回荡着这几个字,他简直不能思考了。然后他露出了这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一个标准的格兰芬多——真真切切为整个斯莱特林感到高兴。

但Jon还不敢完全下结论——他需要一些观察,这也是他现在坐在图书馆里的原因。他的桌上摆了两摞书——Jon认为这完全遮住了他的身影,书与书之间的空隙中赫然是霍格沃茨的勇士——Damian Wayne正在低头潜心阅读的姿态。Jon特地选了与之相隔两张桌子的位置,借此机会偷偷地窥视着Damian。

其实Jon完全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他都可以听到书架旁边那些低年级女生的低声交谈,谈论的对象显然就是Damian——七年级的斯莱特林级长,在开学不久后晋升为男学生会主席,品学兼优的Wayne家族子弟——何况他还有一副俊朗的外表。十八岁正值意气风发的年纪,略有瘦削但能看出力量感的挺拔身姿,即便是端坐着也能够体现出其姿态;而他因为遇到疑点而微微绷紧的下颚线条,还有浓眉紧蹙下的祖母绿色眼睛——梅林的灯笼裤啊,谁不想在舞会上做他的舞伴?

Jon还碰巧从格兰芬多的资历最老的击球手那儿得知,Damian曾经作为斯莱特林的追球手,在其他几个学院的球队内部都留下了非常可怕的传闻——只要有他上场的魁地奇比赛,都会以斯莱特林的胜利告终。不过之后,那位格兰芬多的击球手不无遗憾地说,Damian自从四年级开始,就退出了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伍。

——难怪我没有见过他。Jon盯着Damian有些深色的皮肤想到,更坚定了他的判断。

时间过得很慢,Jon百无聊赖地翻着面前那本不知看过几遍的《威格顿流浪汉队奇迹》,透过缝隙看到Damian已经换了一本书,还在仔细地翻阅——大概是在找第一场比赛的线索吧。突然Jon前面的桌子坐下了一个有些胖的拉文克劳学生,他的身影完全挡住了Jon的视线。于是Jon在等待他离去的过程中,趴在两堆书之间沉沉睡去了。

“嘿,醒醒。”Jon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自己的肩膀正在有节奏地被拍打。他有些困难地在头顶的强光下睁开眼睛,转过半个身子去看是谁在打搅自己——这一回头,Jon就彻底清醒了——Damian Wayne正在站在他的背后,他的手还放在他的左肩上。

他感觉他的整个血液都凝固住了,Jon结结巴巴地开口:“Dami……Damian?”——Damian发现他在偷窥他了?他是那个Damian吗?我要问出口吗?Jon不知所措地考虑着,与此同时Damian把手收了回去——他一定是感受到自己的僵硬了。

“真不好意思,同学。平斯夫人就要开始赶人了,我看到你在这睡着了,就把你叫起来了。”Damian抱着几本书,的确是要走的样子。他露出一个略有歉意的笑容,似乎真的在为打搅了Jon的睡眠的而感到抱歉。

这不像是……Jon坚定不移的判断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缝。

而这时平斯夫人终于冲到他们面前,要求他们马上从图书馆离开。Jon匆匆抱起桌上的书,和Damian并肩一起走出图书馆大门,他们的身影在昏黄的廊灯下被拖得很长。

“Jon……”Jon听到这个称呼,心跳停了一拍。“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主管Kent先生的儿子——Jonathan kent吧。”Damian主动抬起头来向Jon搭话,Jon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沉了下来——他不是“Damian”。

“你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Jon听到他接着又补充道,“我的父亲Bruce Wayne是现任的傲罗办公室主管,我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幸见过你的父亲。”

“噢……是这样啊。”Jon低着头回答道,两人又继续沉默着向前走去。到了楼梯口,Jon要往上走,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Damian则要向下走,到地下的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那……下次再见。”Jon心不在焉地转身就要上楼——他有些太过于失望了,本来就不该指望这么简单就能找到他的。

也是,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呢?

突然Jon的右手腕被有些用力地抓住——是Damian,他转过身,疑惑地看着Damian。Damian认真地回看着他,开口问道:“你明天还会去图书馆吧?”

Jon看着那双祖母绿的深邃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Damian才放手让他离开,“那就明天见咯。”Jon看到他弯起眼睛,朝着他挥挥手,然后转过身便下楼了。

Jon有一些疑惑,但很快又被他不是“Damian”的事实打击得蔫了,在回公共休息室的路上,他的双腿像是刚从黑湖的沼泥中拔出来一样沉重。

可沿着螺旋楼梯向下走的Damian却感觉自己的脚步愈发地轻快——他甚至咧开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墙上的肖像画都忍不住了,纷纷谴责起他来,“你怎么能够欺骗这么一个单纯的孩子?”一位面容悲伤的年轻夫人捂着脸,几乎要落下泪来,“瞧他的蓝眼睛,多么失落啊!”

Damian闻言,有些不可置否挑了挑眉,“这是对他愚蠢的小惩罚。”他轻声说道,眼底却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一切都要从四年前的那个假期说起,那时候Jon还没成为霍格沃茨的学生,而Damian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也许不那么普通的,三年级的斯莱特林学生。

都要感谢那个本子。Damian愈发地开心了,他刚才几乎就要装不下去了。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2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