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 Spontaneous (7)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好不容易在过渡章点题了

……虽然感情描写和解释都还是写得很糟糕(苦恼

没跳舞(嘻嘻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四年前八月末的一个夜晚,Wayne庄园内发生了一段对话,正是这段对话促成了Damian四年间,一言难尽的际遇。

“据我了解,Clark Kent的儿子Jonathan今年就要入学了。Damian,密切地观察他,以防他完全继承了他父亲——一个热衷于亲近麻瓜的强大巫师——的所有喜好。”

倚在墙边看书的Damian抬起头来,看了他的父亲一眼,嘴里蹦出不屑的嗤笑,“我认为这纯粹多此一举。”他顿了顿,反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您不让我提前参加去年三强争霸赛已经够糟糕了,反而让我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

“Damian,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话听进去。在校期间做一些出格的事情,随意展现出一个三年级学生不该有的才能只会给你带来麻烦——更何况你已经带来了。”

Bruce Wayne先生,现任魔法法律执行司傲罗办公室主管,扬了扬手里收到的事故和灾害司派猫头鹰送来的信——关于未成年人在假期不能擅自使用魔法的警告。他的脸严肃得可怕,“你昨天跑到哪里去了?”

Damian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昨天,我看到了父亲您的搜捕计划书……”

“所以你擅自去追捕一个在逃五年的黑巫师,还不告诉任何人?”Bruce皱着眉头走近Damian,趁其不备,一把抓过Damian藏在背后的左手,果然看到上面有魔法灼伤的痕迹。“Damian,你怎么能……”

“实在抱歉,父亲。我承认这一次是我轻敌让他逃走了,但没有下次了。”

“当然没有下次了!”Bruce显然是生气到了极点,“McGonagall 校长向我反映说,你在学校里经常整夜不睡觉地到处乱跑,跟同学相处的态度也很恶劣……还有,你在学校里饲养了狗——学生守则上可没有允许这条。”

“那可要感谢她没有发现我在禁林里饲养Goliath。”Damian脱口而出。

而这段家庭对话,在Bruce愈发阴沉和Damian针锋相对的回应中渐渐演变成一场激烈的争吵。

“假如你给予我充分的信任,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Damian愤怒地吼道。

“……这不是有关于信任的问题,而是你的行为出格到我必须采取措施。”眼见着道理是说不通了,Damian转身就要从大门出去。Bruce不由分说,从长袍中抽出魔杖,“昏昏倒地!”Damian应声歪倒在大门口。Bruce叹了口气,再次举起魔杖,朝着Damian念了一串极长的咒语,接着Damian的身影就渐渐地消失在空气中。

——桌上的一个本子哗啦啦地连续翻动了好几页,但此刻却没有风,一丝也没有。

第二天Damian头疼欲裂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在他环顾四周之后,Damian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懊悔地呻吟——他回想起昨天和Bruce的争吵了——所以他现在在哪里?

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只是相对Wayne庄园里Damian自己的房间来说,一个书柜和一张书桌相对而置,Damian现在躺着的床就摆在书桌旁边——Damian才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他要马上离开,然后去算Bruce昨天一言不合击昏他的账。Damian默念着目标,一边准备幻影移形——对于Damian来说,这个六年级学生才能学习的咒语并不是那么困难。

然而在Damian尝试了数次移形无果之后,他意识到,这个房间显然是被提前布置了反幻影移形咒。他不甘心地尝试了其他的咒术后,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Bruce用某种空间魔法把他软禁了起来——以他的水平,想要反抗一位经验丰富的傲罗显然是可能性极低的。

接着他发现空荡荡的桌面上只摆着一个本子,Damian走过去翻了翻,失望地发现那里边完全是空的——直到他看到边上摆着的深绿色墨水和羽毛笔。他拿起羽毛笔,沾了沾墨水,尝试性地在上边写下了“这是哪里?”

接着一行熟悉的字体出现了,Damian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他的大哥,Dick Grayson。他的眉头挑了起来,“怎么回事,Grayson,为什么是你在和我说话?Bruce呢?”Damian飞快地写道,而Dick很快就做了一番解释——这让Damian咬牙切齿,几乎要掏出魔杖对着笔记本念上一通不可饶恕咒。

Damian猜得没错,他的确是被Bruce用某种空间魔法软禁了起来,这个魔法空间就设在这本空白的本子里——而这个本子被交到Dick手里做保管,因为Bruce要在高锥克山谷里待上至少三个月——追捕那个伤害了Damian的黑巫师。当Damian听到这里时,又感觉到自己的境遇实在是咎由自取。尽管他不大情愿,还是接受了Dick要作为临时监管人的事实——他或许现在还拉不下脸向Bruce求饶。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只需要在上学期间的晚上九点到早上六点待在这里。

 


 

Dick欢快地补充道,还告诉Damian他整个暑假都是自由的。

Damian撇了撇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梅林知道他不能在夜里活动会让他失去多少提升的机会。

Bruce让你不要忘记监视Kent家的小儿子。

 


 

“……”

一提到这个Jonathan Kent,Damian就怒上心头——要不是Bruce提起这个话题,他现在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他怒极反笑,在纸上用力地写到,“我有的是办法监视他。”然后看着Dick的字迹在慢慢地从本子上消失——一个来自前傲罗的优秀习惯,对自己的字迹尽可能地保密。

在Damian还没想好怎么做的时候,霍格沃茨在九月一号准时开学了,这个接近Kent家小子的机会也意外地到来了。

开学的第一个晚上九点,Damian的身影非常准时地,从深绿色的四柱床中消失,然后又在笔记本里的小房间里出现。他似乎已经在几天内习惯了这样的生活,Damian坐在书桌旁,提笔写道。“Grayson?”

往常反映迅速的Dick并没有回应他。

在进行了数次询问都没有回应后,Damian皱起眉头,将自己的字迹从本子上抹去了——他在猜测Dick出了什么事,或者是本子出了什么事。第二天早餐时间在礼堂他收到的信证实了他的猜测——Dick在丽痕书店里发生了小小的意外,装着空间魔法的本子误被人拿走了。

“说来也巧,是Kent家的小儿子Jonathan拿错了本子。你先不要说话,以免惊扰到他。我会想办法把本子换回来的。”

Damian挑起一边眉毛,脸上摆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这不是一个送上门来的监视Kent家小子的机会吗?

于是他给Dick回信,向Dick陈述了他的想法。很快下午的时候他就收到了回信——Dick对Kent家的小子表示了同情,并且暂时同意了Damian的要求——先不把本子换回来。

在Damian百无聊赖地等待了一个星期后,Kent家的小子终于开始在本子上写东西了——他竟然写日记!Damian有些庆幸地想,这样就不需要亲自接触那些低年级学生了。

你可以叫我Robin——Damian在本子上骄傲地选了他最喜爱的代号,这让他有种秘密行动的感觉。

于是Damian渐渐在一年之中,通过对话得知了Jon——他现在习惯这么叫他了——的很多信息,譬如他很喜欢飞行课,很讨厌变形课和魔咒课,再譬如他热情善良的性格,也有11岁男孩子的贪玩的一面,还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发现——他的骨子里继承了他的父亲的格兰芬多血液。

……扯远了。Damian在给Bruce的信上接着写道,“Jonathan Kent在一年里的表现没有异常,除了有一些恶趣味魔法吸引体质以外,可以确认他与麻瓜之间没有什么具有威胁的联系。可以解除对他的监视了。”

然后Damian再三检查了这封信,提笔划掉了最后一行字,换上了另一句话“我认为可以继续观察他的其他方面,以确保潜在的威胁不会发生。”毕竟是个意外合得来的观察对象,他在心里解释到。他似乎已经忘记是谁整天对低年级生冷嘲热讽,和低年级生激烈地打笔仗。

Damian不知怎的,感到需要迫切想要见Jon一面——他把这解释为近距离地观察更有利于分析对象。

于是第二年开始,Damian用尽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近距离地观察Jon;有时候他在魔药课上扮演成某个笨手笨脚的赫奇帕奇学生,“碰巧”打翻他的坩埚;有时候他坐在高高的塔楼边上,从上向下俯视Jon在魁地奇场上的训练——然后在晚上嘲笑他可笑的躲避动作——Jon为此感到一头雾水,同时又气急败坏;有时候他也穿上他斯莱特林的制服,减少了发胶量的刘海垂下来,让他看起来像个低年级学生——他就静静地坐在Jon的身后,看他的一举一动。

Damian还发现,Jon并不是把所有的事都写在日记里。比如他被几个高大的,性格恶劣的斯莱特林学生推到一旁,然后抢走了Jon先挑好的扫帚,然后他就不得不用那些缺枝的残破扫帚来练习。Damian皱起眉头,心里突然感到不快——大概是他从未有此类体验,他飞快地搞到了一把自己仓库里的新扫帚——“Pennyworth,请在下午之前为我找到扫帚”,他迅速地拟定了一个训练计划——一方面是存着捉弄Jon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是指着Jon能够学会一些本事,然后去痛揍一顿那几个斯莱特林的低年级生——真碍眼,Damian想。

三年级的时候,Damian已经和Bruce和好了,但却没有想着从本子里离开——直到他和Jon吵了一架。他感到无名的愤怒,在他们“一起”爬上天文台观星后,Damian终于决定要在Jon找到自己的时候告诉他真相了。但Jon却愚蠢到责骂他的不真诚——连Bruce都会惊异于他对Jon的态度——假如他知道的话。

Damian在准备离开的那天晚上,留下了那句话。然后他没有去睡觉,而是盯着那行新鲜字迹的墨水慢慢干掉。

当Jon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Jon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笑的是Jon坦然的态度——这对从前的Damian来说几乎是难以理解的。他沉默了很久,还是决定继续待在本子里。

TT。

 


 

他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想象着Jon看到这个回复,会有怎样的反映,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随着三强的临近,Bruce终于同意了他的参赛,并加紧了对他的训练——整整一个暑假Damian都在Wayne庄园地底下的蝙蝠洞里做变着花样的训练。在Bruce难得给他放的几天假里,他移形换影来到汉密尔顿,又煞有介事地变作猫头鹰,送给他一件礼服——他早在一放假就定制的礼服。

而随着三强选拔的接近,他的训练强度也日益增强,Damian终于决定从本子里离开——他需要更多时间。

Damian不知道他为什么投放这样多的心思在Jonathan Kent身上,明明一开始只是出于Bruce的要求。

直到他坐在图书馆里,一抬头,视线就撞进两堆书中,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Jon的水蓝眼睛里。他赶紧低下头装作思考问题的样子,心里却都是那双漂亮眼睛里传达出来的探究,思念和期待。

——Damian终于有点明白了

感情这样的东西,自然如风。

但Jon还需要一点小惩罚,惩罚他认不出近在咫尺的他的愚蠢,Damian有些生气,于是打定了主意。

最好让他也能明白。Damian在心里补充道。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