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 Spontaneous (8)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米总爱玩,硬生生自己跟自己玩了个三角(

跳舞了,字数炸了,我先爆炸飞走了(。

求你们,不要嘲笑Damian(他尽力演了。

分章节走→ 1 2 3 4 5 6 7 8 9


 

近段日子,Jonathan Kent除了与他的日记好朋友持续失联以外,又平添了一些新的烦恼——Damian Wayne,一个极具风度的七年级学长,似乎……正在追求他。

在那天晚上Jon不知怎么就答应了Damian之后,第二天下课后只好匆匆收拾好书包赴约。当他接近图书馆的铁门时,就感觉有一道视线在粘着自己——他抬起头追寻回去,就看到Damian正笔挺地坐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桌前望着他,眼神里似有一些催促。Jon赶紧抱着书包坐在Damian对面,看到他垂下眉眼,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

可Jon实在是难以集中他的注意力,他感觉有更多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交汇在他身上了。这让他如坐针毡——他相信几乎所有的聚焦都是因为坐在他的对面的Damian Wayne——人们很少看到他和其他同龄人接触,何况是一个四年级学生?

Jon忍无可忍地放下书,把身子向前伸贴近桌面,低声对Damian说道,“和你坐在一个地方学习感觉压力很大。”

Damian没有放下书,但也配合着把头往Jon的方向凑了凑,语带笑意,“人们通常不需要为不属于自己的荣誉而有压力,Jon。”

Jon看着他弯起的眉眼,承认他说得很不无道理,于是又低下头继续看那本书。但Jon不是一个习惯待在图书馆这样安静氛围里的人,他困意连连,强睁着眼睛,打着哈欠,甚至又一次扑在书上睡着了。尽管桌子是冰凉的,身上却很温暖——Jon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盖上了一件属于斯莱特林的长袍。而Damian,他就挨着自己坐了下来。

Jon侧过头看向Damian的方向,把半张脸埋在手臂间,非常近距离地打量起Damian来——脱去长袍的他只穿着白衬衫,但绿色条纹的领带还是端端正正地系他的脖子上。贴得太近,以至于Jon能感受到Damian挽起袖口露出的小臂皮肤,微微透着热;他向下打量着,Damian有一副不像是寻常孱弱巫师的身体——即便是透过稍显宽松的黑裤,也能够看出他腿部肌肉的线条……

“你醒了啊。”Damian突然凑近,低声地问道。他的呼吸离得很近,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向Jon,他这才意识到他现在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属于Damian的气味之中——Jon的脸唰地一下红透了,整个人从座位上弹起来,身上的长袍也随之滑落。

“呃…我们去吃饭吧。”Jon手忙脚乱地捡起Damian的长袍,为了缓解尴尬而向Damian提出了共同进餐的邀约——他感觉自己头顶都在散发着热气。

而Damian从善如流地站起来,结过长袍穿在身上,稍作整理之后才和Jon一起走进礼堂。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Jon只顾着闷头吃菜——他脸上的红晕还没散掉呢,而Damian则是轻轻地,把菜放进他的餐盘里——恰恰都是些Jon喜欢的菜。尽管Jon的再三回绝,Damian还是坚持把Jon送到了八楼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门口。“只要你明天还会出现在图书馆。”Damian笑着和他道别,Jon心头微动,默认了这个邀约。

如此一来,Jon和Damian接连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在图书馆见面——除了Damian参加第一场比赛的当天,Jon赶到比赛场地的时候,正看见Damian干脆利落地踢翻了一只火蜥——他甚至没有掏出魔杖,接着在没有人看清的时候,他不知怎的让另一只火蜥被湖里卷上的水浇了个透。Jon发自内心地赞叹起来,同时有些颠覆地想着——Damian看似温文尔雅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暴戾的体术者。

起初在图书馆Damian还保持相当的距离,坐在同一张桌子的Jon的对面,后来不知哪一天起,Damian自然而然地就挨着他坐下来,时不时替他指出作业里的错误之处,两个人有时候还会低声地谈论起那些他们共同感兴趣的话题——魁地奇和飞行。Jon惊异于Damian总能在一大堆丰盛的食物中找到自己最喜欢吃的那些,连蘸的酱料也没有哪一次出错过。以及他总是温柔又坚持地要求把Jon送回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即便他们已经很惹眼了。

Jon常常感觉到大半个霍格沃茨的眼神都集中在他身上了,他向Damian抱怨了他的烦恼:“和你待在一起压力真的很大。”然后就看到Damian温和地笑了笑,不予置评。

——那可以说是很甜蜜的烦恼了?

Jon百分之七十确认Damian在追求他,而他对Damian又是怎么想的呢?

而两天后,Jon走进图书馆,迎接他的不是Damian温柔注视的目光,而是这样一幅画面——Damian在图书馆的窗前和一个深肤色的短发格兰芬多女孩有说有笑——那是他们的击球手Maya。Jon悄无声息地坐进角落的桌子旁,远远地打量着他们。他看着Maya挽起Damian的手臂,而Damian也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他们一起走出图书馆,就像前几天Jon和Damian那样——不过眼下看来,他们更亲密一些。

Jon窝在座位上,却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一是因为Maya带走了投射在他身上绝大多数的压力,二是他突然意识到,他和Damian相处的两个星期里,尽管茫然又失措,始终没有放弃找那一个“Damian”的影子,一刻不停地对比着两个人的相似之处。然而对比如此之明显,让他不得不确定,Wayne真的不是他要找的“Damian”。

那他也无需再苦恼于如何回应Damian Wayne——显然他已经找到了圣诞舞会的舞伴。看来那我是不幸言中了百分之三十,Jon心有点酸——他原本还指望Damian会邀请他跳舞来着?

如此一来,Jon又多了一件麻烦事:他只能自己去找别人做舞伴了。

糟糕的是,舞会前一个星期里他鼓起勇气问的每一个人,要么是插诨打科避过这个话题,要么就是支支吾吾找借口拒绝他。就连他前几天注意到的一个赫奇帕奇的小姑娘——她暗中看着他好久啦——都一改态度地拒绝了他,那个姑娘脸上僵硬的表情,让Jon觉得自己的魅力大抵是霍格沃茨最低水准了。

就连Kathy也约到了舞伴——她竟然不等自己来找她?Jon耳边还回荡着Kathy惊讶的语调:“Damian没有邀请你做他的舞伴?”

是啊,这个Damian没有,那个“Damian”也没有。Jon扁着嘴,突发奇想如果“Damian”在的话,大概能教他一些约舞伴的方法。

……不不不,Jon赶紧自我否定地摇摇头——像“Damian”这样毒舌又刻薄的家伙,说不定只有Jon才愿意和他跳舞。Jon的脑海里登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长手长脚的日记本揽着他跳舞,他跳的还是女步!他马上被自己的想法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而终于到了舞会的当晚,Jon就真的没有约到舞伴——他只好一个人默默穿上了“Damian”送给他的礼服长袍,和其他学生一起挤在门厅外等候八点钟舞厅大门的大开。Jon努力地在人群中辨认着,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一个落单的女孩。

他一眼就瞧见了Damian,他穿着天鹅绒的礼袍,并不完全是黑色的——深墨绿色的光泽与他祖母绿的眼眸相得益彰。

正在他好奇为什么Maya没有出现在他身边时,橡木门被打开,学生们在教授们的指挥下挽着自己的舞伴蜂拥而入,Jon正要跟上,右手腕却被人用力抓住——就像是那一晚。他没有来得及回头,就被Damian拉到了身边。

这一会儿他马上变成了全场的焦点,就连教授们也毫不掩饰地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Damian面不改色——至少和早就满脸通红的Jon比起来——地介绍道,“这是我的舞伴,Jonathan Kent。”说罢,就半抬起曲起的手肘——这是要我挽上去的意思?Jon完全出于状况之外,决定放弃思考,顺从地挽上了Damian,然后微微抬起头想要看Damian的反映。

而今晚的Damian和往常很不一样,他没有像Jon记忆中的那样温温柔柔地笑,而是挑起了一边眉毛,嘴角明显是一抹嘲讽的意味。Jon来不多想,就被Damian带着走向一张坐着裁判的大圆桌走去。他明显地感觉到礼堂静默了一下,然后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那些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尤其激动,Jon似乎听到了Kathy的尖叫声——那叫声几乎要把头顶的槲寄生和常春藤花环震掉下来。

勇士们来到主宾席前面向裁判们问好,随后就纷纷带着自己的舞伴落座大圆桌用餐。Jon全程脑袋都晕晕乎乎——他可能是被Damian施了夺魂咒吧。他满脑子的疑问如果能够喊出来,大概能写成一百封吼叫信——红色的、会爆炸的那种。而Damian似乎早有打算,简单用过餐之后,他就一言不发地端坐着,也不打算向Jon解释什么。

终于东西都吃完了,魔法变出的乐器们奏出一支缓慢的舞曲,Damian拉着Jon站起来不由分说,一只手握住Jon的左手,另一只手把Jon的手放在他的腰际——他的腰部就如Jon猜测的那样劲瘦有力,Jon漫无边际地想着,一边被Damian带进舞池。Damian在带着他,在灯火通明的舞池中间领舞,缓慢地转了一圈又一圈。接着,其他的学生也纷纷下到舞池中间,勇士们不再是大家注意的中心。

Jon终于摆脱了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恢复了一点理智。“……我以为你已经有舞伴了。”然后他看到Damian先是眯起眼,然后居然咧开嘴,露出一个Jon从来没见过的笑容——像是他想象之中“Damian”会有的嘲讽的笑容。

Damian轻轻地牵着Jon的手,感觉到他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当然了,他的脸还在红。又一个转圈,他顺势伸手把Jon的腰扣紧,拉得离他更近。Damian的鼻尖几乎要碰到Jon的前额发,他慢慢地开口,却没有打算解释什么,反而问了Jon一个问题——Jon在靠得太近的Damian的气息中,努力清醒神志分辨出来的问题。

“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舞伴吗?”

Jon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Damian才不管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只是自顾自地说道。

“星期一,我给你们格兰芬多的圣诞节留校生每人写了一封警告信——警告他们不许约你。放心,是实名的。”

——难怪Kathy……

“星期二,我给有企图约你斯莱特林的高年级学生每人写了一封恐吓信——恐吓他们不能约你,这也是实名的。”Damian面不改色,揽着Jon又转了一圈——Jon真的被带着跳了女步。

“星期三,我面谈了那个喜欢你的斯莱特林……”他看到Jon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便自己解释道,“对,你还没看出来——就是你魔药课的同桌——你以为每次他坐在你旁边的概率是多少?”Damian发出一声嗤笑——这还是Jon第一次见识到非文字版的“TT”。“我以男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威胁他——扣五十分,说到底我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学院扣分。”

然后Damian更用力地抓紧了Jon的手,把Jon转了过去,他则从背后贴近Jon的耳朵,悄声说道,“星期四,我回到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和其他学院都打了一场——我是故意输给他们的,好让他们高兴,答应我的条件。”

“星期五,我击昏了那个赫奇帕奇的低年级学生。”他看到Jon的眉头皱了起来,“只是用了伤害最小的昏迷咒罢了。”Damian咬牙切齿地说道,“然后我装成她的样子拒绝了你。”

——难怪她的表情那么古怪。随着Damian的语气越来越激烈,旋转也越来越快,Jon彻底放弃了思考。

“星期六,我花了一番功夫才让Darga明白,我和Maya并没有成为舞伴关系。”

“所以今天你就没有舞伴了。”他们渐渐移动到了舞池的边缘,Damian没有花什么力气,就把Jon困在了他和墙壁之间——这里很隐蔽,其他人还在跳舞,没有人在注视着他们。

Jon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把所有整理不完的信息都甩出脑袋——Damian的表情,Damian的话,Damian的笑,怎么全都是他?

“所以你是……Damian?”Jon问出口的时候,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他现在说的话,如果被别人听到了,一定会非常疑惑。

——这可不就是Damian Wayne吗

可真正听到的人懂了,他低头一点点凑近Jon的脸,每说一句话就近上一分。

“如你所知,我是Damian Wayne。”

Damian的鼻尖碰到了Jon因为过度紧张而汗湿的额发。

“也是Damian。”

他的鼻尖向下移动了几寸。

“也是Robin。”

Jon瞪大了眼睛,终于看清楚Damian纤长浓密睫毛下,祖母绿眼睛里带了的一丝戏谑和其他一些情绪。

“我演不下去了。”

在Damian的有些干燥和灼热的唇终于吻上他的时,他听见Damian从喉咙深处发出低笑声,“你以为他们都是瞎的,看不到你的蓝眼睛有多好看吗?”

——可能他没读懂的那些那情绪里,有一种是要叫做喜欢吧。

于是其他人还在舞池中旋转着,而他们在槲寄生编织的花环下自然而然地、安静地亲吻着。

TBC.

标签:damijon
评论(23)
热度(62)
  1. Arkham Knight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