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It is more than it is

甜饼。我流米乔ooc

在吸丧失TTG所以画风很突变。

D-18   J-15

尴尬。

本来不应该是这个状况的。

Damian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电梯里的另一个人——Jonathan Kent,看着他不安地抱紧双臂。

他从不为错过每一次少年泰坦的作战会议而感到自责,除了这一次。Damian被通知在晚上的十点登上这个建筑物的顶楼做接应,他的情绪异常烦躁,让他整个身心都疲惫不堪——这个状态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之久——所以Damian选择了像个普通人一样坐电梯上楼。就在电梯门就要合上的那一刻,一只手猛地扒住了门缝,接着一道红蓝色的身影就窜了进来。

天知道为什么有超能力的人,不能在正确的时候使用他们的超能力。

Damian退到了电梯的角落,Jon也沉默不语地靠在了门边。当电梯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在53和54之间来回闪动时,升降索发出艰涩的金属摩擦声,梯身一晃,便停了下来,再也不往上走了。电梯里的两个人都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Jon抬起手连续按了数下紧急救援按钮,而Damian拔出了剑就要往门上刺去。

“住手,罗宾!”Jon出声制止道,而Damian挑了挑眉毛,并没有收起剑来。“这是一次秘密任务,你这样会招来不必要的关注。”注意到Damian的表情,Jon不自在地把眼神投向了别处。Damian收起剑来,发出惯有的弹舌声,同时Jon按了按耳边的通讯器。

“嘿……Beast Boy?……Starfire?……Raven?你们听得到我说话吗?”

“是的,我和……他在同一部电梯里。”

Damian发誓他甚至听到了Raven的笑声,更别说是其他人——他猜Garfield现在已经笑倒在地上了。

“……我们会等你们的救援消息的。”Jon结束了通话,Damian看到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所以,等吧。”Jon靠着光滑的钢铁内壁,顺势滑下来坐在了地上,假装很放松的样子——Damian就站在他的斜对角,抱着双臂,用居高临下的的视角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没法真的放松下来。

少年泰坦的任何一位成员都能独自毁掉这栋大厦十几次,而他们现在却要等其他的成员,从地球的各个角落赶过来,把他们从这个小小的电梯里弄出来——何其荒唐。Damian腹诽着,感觉到伴随了自己两个月的烦躁心绪愈演愈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默认了Jon的做法,也将身体靠在了电梯壁上。

也许这是因为Jon这两个月来第一次跟他说话吧。

——又没有哪一个维度规定分手以后情侣不允许相互交谈。但自从他们分手以后,Jon再也没有主动和Damian说任何一句话,而Damian从来就不是什么主动的人。于是他们靠每一位泰坦们传话执行任务,竟然相安无事了整整两个月,没有惹出任何乱子来。

所以此时其余泰坦成员们不在场时,累积了两个月的尴尬气氛终于在电梯内弥漫。电梯里极其无聊,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在垂死挣扎后不幸灭掉,唯一有生气的两个活人,一个低着头若有所思,另一个不知道按着什么节拍,伸手按着紧急救援铃,仿佛这样就能增加一点乐趣。

“安静点。”Jon被Damian突然地出声吓到,触电似的飞快缩了手。

无聊是一种很有趣的状态,能让如胶似漆的情侣吵架,也能让多年仇敌聊上几句家常。Jon抬起表,想着一个小时从未如此难熬。“嘿,罗宾……你知道Starfire最近都在跟谁约会吗?”

——他是有什么毛病要用这种开场白。

“呃……我是说你知道最近Nightwing在做什么吗?”

Jon没办法透过罗宾含铅的眼罩看出他的情绪,而Damian也没有接话的意思——他总是这样,他总是让人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毫无存在感。包括Jon跟他表白的的那一次。

尽管这段恋爱的主导方是Damian——这也是Jon后来才发现的,但当时傻乎乎开口告白的是他Jonathan Kent。在他低着头结结巴巴,面色通红地说完一大堆之后,Damian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甚至没有摘下他的面具。而Jon想象着他可能要面对的嘲弄,扭头就飞走了。一整晚Jon都羞愤不已,斟酌着拆了蝙蝠洞,然后在孤独堡垒里躲上一辈子的可能——他都准备好了!结果第二天他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被一大早就站在农场门口的Damian拽进了蝙蝠车。

他睡眼朦胧地看完了一整部悬疑爱情电影,听着Damian尖酸刻薄地指出男女主角作案手段之低劣,任凭Damian把爆米花塞进他的嘴里;然后在水族馆慌里慌张地阻止Damian——他企图砸开钢化玻璃弄出馆内唯一一条鲨鱼,谁知道他为什么觉得这是一份适合Jon的交往礼物;最后他们在天文台轮流用着望远镜,Jon扁着嘴说根本找不到氪星。

“你的父亲没有告诉你,氪星早就毁灭了吗?”Damian啧啧叹到,从背后握着Jon的手,教他如何摆正望镜才能看到其他的行星。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Jon终于反应过来,“你没必要做什么补偿,也没必要感到愧疚,毕竟这是我一厢情愿……”

“电影院,水族馆,还有天文台,是哪一个地方让你误会了?”Damian皱着眉头,似乎真的认真考虑起来。“我还以为这是我们正式交往的第一天。”

Jon被这话吓得不轻,但还是笑了出来——就像他现在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样。他赶紧掩饰性地咳了一声,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偷偷瞥了斜对面一眼。

——罗宾抱着臂,好像已经无聊得要睡着了。

Jon心里涌起失望的的感觉,手指扣在电梯壁上,在上面轻轻敲打起刚才未完的节拍,这在Damian听起来并没有章法可言。

Damian没有一直低头,更没有睡着——他只是想,这个角度更好把对面人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他眯着眼,看着Jon在十几分钟后终于放弃了虐待电梯的行为,转而玩弄起自己的手指来,把指节按得啪啪作响。

接着Jon开始把右手拇指抵在下巴上,用食指曲起来的关节摩挲下唇。

在他们整整一年半的交往中,Damian早就明白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暗示——这通常意味着Jon想管他要求些什么。

他记得在某一次对Fearsome Five的打击后,Damian在把他们扔进监狱以后,荡着绳索找到了坐在天台的Jon。Damian挨着他坐下来,感觉到身边人的躁动不安。“你知道吗Damian,每天我和泰坦们在一起,而白天我只能在学校里带着平光镜,看着那些讨人厌的事情发生……”Jon垂着头,显然是陷在低落的情绪中。“越是这样作为泰坦,作为超级男孩,我越感觉平时的我很无能为力……”他抬起头,看到Damian正在摘掉眼罩,让Jon融进他绿色的眼眸中。

“你需要学的还很多,但自责不是我想要教你的。”Damian发现Jon把头别向了另一边,心不在焉地,又开始用指节的皮肤轻轻蹭着自己的嘴唇。

于是Damian有点不满地伸手拍掉Jon的右手,另一只手扣上他的后脑勺,伸进他柔软的黑发中,然后把他拉过来。

——这一次Damian给了他一个吻。安抚性质的,可能是Damian这一生最温柔的吻。

而现在Jon开口了,“Damian……”

Damian闻言微微抬了抬下巴,意示自己在听——“你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玩一会吗,就那个游戏,你知道的。”Jon露出了一个近乎无赖的笑容。

“……”Damian有点接不上话。

仿佛那个分手了就不再找自己说话的人不是他?这么想着,Damian还是掏出手机,飞快地换了屏保——还是他和Jon某次游乐园的自拍,然后扔给了Jon。Jon在接到手机的瞬间敛起了笑,低着头开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起来。

人们常说,老师在讲台上,能够一目了然地看到学生的各种小动作——这一道理已经被Damian在Jon身上反复证明,而这一次也并不例外。他站的角度和高度,恰恰能让Jon的小动作在他的普通视力的注视下完全曝光。Jon显然没有打开那个游戏——Damian的手机上早就删掉了那个游戏,而他正在点进Damian的短信列表。

天知道氪星小子跟着少年泰坦们都学到了什么,Damian皱着眉头想着他为什么还没有把Jon从少年泰坦中除名——这样就不用听到那些让他心烦的消息了。

就在一个月前,他甚至听到Jon跟Beast Boy生气地说,“你竟然撮合Damian和Raven?你自己不感到难受的话,也该考虑一下我?那是我的男友——我是说前男友。”Damian看着Garfield一脸欲言又止地表情正要嘲笑出声,又听到Jon咬牙切齿地补充了一句,“反正Damian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真希望我这点不会输给他。”

然后Jon气鼓鼓地飞走,Damian自己心中也有一块地方飞走了。

Jon窝在电梯的角落里,手指飞快地滑动着屏幕,Damian清楚地看到他打开了……Twitter。

Damian一向驾驶技术相当好,在没有任何人追着蝙蝠车的屁股的时候,车开得尤为平稳。Dick坐在副驾驶座上玩着手机,一边开口对Damian说出了让全车人都陷入崩溃状态的禁忌词汇——“我听说Jon最近在和某个人约会……”

——蝙蝠车发出一声尖锐的摩擦声才堪堪停住。

Dick无视了车后排Starfire的眼神暗示,举着手机要让Damian看他的屏幕,“你看他在Twitter上亲口说的……”

——砰!蝙蝠车一头撞在了道路右边的路灯杆上。

“自动驾驶的失误,与我无关。”Damian面不改色地接过Dick递过来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被扔回去的时候屏幕隐隐裂开了几道口子。

说真的,这个乡巴佬学会上网还是他和Batman一起去Clark家做客时,他手把手教的。自从他们分手以后,Damian就非常抗拒接近汉密尔顿境内任何一步,反常到Bruce都开口问,“你最近和Clark家那小子……”

“我建议我们不探讨这件事,父亲。”Damian飞快地接到。

“哪件事?”

——该死的他忘记Bruce还不知道他们谈恋爱这件事了。

庆幸地是Bruce并没有追问下去,Damian也许只用担心正义联盟的灵魂不会找自己追问他和他儿子分手的事——为一个氪星人操心已经很烦恼了。Damian皱着眉盯着Jon,感觉自己的烦躁都要突破嗓子眼了。他掏出蝙蝠镖,甩手就要往门上甩去。

“等等!”Jon猛地跳起来,用超级速度扑过去,打掉了Damian的武器。

Jon后退了几步才开口道,“我告诉过你我们这是秘密任务,不能引起太多注意,现在外面还有人在……”

“不需要你来指导我怎么做。”Damian捡起蝙蝠镖,夹在两指间威胁式地一晃

“你总是这样!我说的话你永远听不进去!”Jon对着Damian隔着眼罩看不清的眼睛怒目而视。“……就是这样我才和你分手的。”他的音量降了下去,还显得有些委屈。

是的,Jon委屈地想,他为什么会和Damian分手呢。

那天晚上他替Damian挡掉所有的子弹,拽着Damian的领子凑近他的脸,“拜托你把自己的人身安全加入罗宾注意事项前十好吗?你又没有超能力,我又不能每时每刻都注意到你在这里吃子弹……你在听吗?”

“安静,我在思考。”Damian皱眉扯掉他的手,“少年泰坦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叫‘多管闲事’的职位了。”Damian的白眼让Jon忍无可忍地深吸了一口气,以此克制自己不会马上放出热视线来。

“矮子,你没发现你这几年比我矮了吗?”

“……所以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我道歉,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说这句话,噢老天呐我真高兴你能听我说这句话。”Damian耸了耸肩。

“你说的是反话对吧?”

“天,你真了解我。是的,我一个字也没……操!”Jon狠狠揍了Damian一拳,丢下一句“我们结束了”就离开了。

“那时候我想,你才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个。”一片寂静中,Damian的声音响起,这是今晚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

“……所以?”——所以我的话他听进去了一半。

“最近在泰坦的花费的医疗设备少了很多,应该不用着急补充。”Damian突然不着边际地提起另一件事。

“噢……”——他全听进去了。Jon咬着下唇无措地看着地面,不知道怎么接Damain的话,分手是他提起的,但Jon也没想到Damian就此没再找他,他猜他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清空了。关于Damian的所有消息他全都从其他泰坦那儿听来,现在他知道Damian不是那么逞强了——这是不是意味着……

可他现在和Damian连一段完整的交流都做不到。

Jon其实有一点模糊的记忆,约摸是在前两周,他们还有过一次对话——他和Damian轮流把对方按在地上毫不留情地狠揍——如果大叫着“放开我”和“去你妈的”也算交流的话。

换成Damian的说法就是,当时的Jon根本就是只小疯狗——对氪星人来说,被魔法控制着四处乱放热视线算是普通级别发疯。

Damian费了很大功夫才把他的小疯狗控制住,他用没有被冰冻呼吸彻底冻住的左手——攥着氪石碎片——打昏了Jon。而Jon在清醒和模糊的边缘,只感觉到颤抖的手在他脸上抚过,破损的手套露出的皮肤比起他此刻的体温要显得尤为冰凉。再次昏迷之前,他听到嗤笑声和熟悉的嘲弄。

——还有那种他久违的,充满怜爱的叹息。

Jon烦躁地抓乱了头发,开口道,“我想让一切回到从前,我是说朋友那部分……”

“我不想回到从前。”Damian打断了他。

“……”

“我说过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的。”

“……那我们就一直保持这种尴尬的局面……”

Damian发出嗤笑,再次打断了他,“是你让情况变得尴尬,而且是你想让情况变得尴尬的。你当然知道大多时候我在那里听着你说那些话——你是故意的,承认吧Jonathan,你还爱我。”

Jon又羞又愤,伸手捂住了脸缓缓蹲了下去,“我以为你不会发现……”他从指缝中瞄着Damian,看到他从腰带里摸出了什么。

“You want to blow me up,alright I blow up that——FOR YOU!”

Jon眼看着Damian朝着门外扔出了炸弹,而他被一把拽起来按进了某个人的怀里。

烟雾弥漫中警报声大作,少年泰坦的成员们翻着白眼疏散着人群。“我们就知道会变成这样。”Beast Boy叹了口气。

“闭嘴,我知道这次电梯的事跟你们每个人都脱不开关系。”少年泰坦的领导回敬以更大的白眼。

“还有,我又没有说你变矮不是好事。”Damian低头找到Jon的唇堵住了他想骂出口的任何脏字。

-END

标签:damijon
评论(1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