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攻不逆 贱虫不拆 杂食不改
头像是Nino大宝贝
薛定谔的更新
不坑

 

【Damijon】有蝶

520!爱大家!小短文节日贺

写了初五的梗XXD超有趣的梗!胃里有蝴蝶!

其他的点梗也好可爱啊也好想写!

呃,这篇设定奇妙,如有不适恳请右上小红叉莫要挂我【。

私设:没有吐出蝴蝶之前看不见对方的蝴蝶

1

“即便是逢场作戏,这也少儿不宜。”Damian恶作剧地从背后伸手蒙上Jon的眼睛,然后看着Bruce在落地窗里捧住一个女人的脸——对Damian来说这是常态了。

但Jon大概是第一次见识到蝙蝠侠脱下制服的风流,他甚至忘记挣开Damian的手,只是瞪大了眼睛不停地变化着角度,企图从Damian指缝里窥见一丝一毫。“天哪,你爸爸……”

Damian突然松开手,转而按住他的肩转了个向,让他的目光背离Wayne大厦。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赶紧走别让他发现我们。”Damian抬手荡了出去,他知道那个氪星人会自己跟上来,况且他感觉自己有一点不对劲,再继续站在原地可能会被看出异样来。

就在刚才,他的身体内部有什么轻轻颤动了几下。不是身体表面的痒感而是自内部传来的感受,一定要作比喻的话,像是他刚才把手捂上Jon的眼睛,他那些浓密的睫毛随着眼睑的闭合而在他指肚间上下扑腾着。Damian感觉他用来形容的措辞正确极了,那个陌生的感觉像有活力似的,跟蓝眼睛氪星人眨巴着眼睛似的。

他静下心来探寻,这个微妙的感觉转瞬即逝,很难捕捉。但他还是敏锐地在下一次颤动来临时——超级小子微卷的黑发出现在他的余光中——找到了源头,在腹腔偏右的位置,是在胃里。

把超级小子赶回汉密尔顿,他飞驰回蝙蝠洞,把自己塞进仪器里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Damian少爷,除了缺乏休息产生的黑眼圈,您的数据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你说人会因为幻觉而产生疼痛吗,Pennyworth。”Damian接过Alfred递来的水。

“据我所知,幻觉往往是人们逃避现实疼痛的手段。”

尽管那只是有些痒,但Damian觉得那不是幻觉,他的胃里可能真实存在着什么东西。

活物,病毒,致幻剂?

——也许是一只蝴蝶。

2

Butterflies in your stomach

Damian当然知道这句谚语的意思——七上八下,不知所措。但他不认为是这么简单的状态,用一个来自中国的词汇“小鹿乱撞”来形容,在实际情况中更为恰当。

他的胃里有只蝴蝶,扑腾着翅膀想要冲上左心房。

他从自己的房间窗户里翻了出去,只是没有人看到他又翻进另一个人的窗户。他没有从窗台上下来,只是悬着腿坐在那里,挡住在月光投射在熟睡人枕边的道路。当那张脸融进黑暗时,Damian的紧绷的手指放松了一点,松开了不自觉使劲扣着的墙沿。

——那只蝴蝶安静下来了。

他渐渐发现这是个有因果的事件,他没有错误判断的话,所谓的因应该是Jon。Damian皱着眉回忆起很多细节。

Jon某一次受伤的时候,自己可以单手搂过的腰,防弹的体质却有不少的软肉。

爱哭包上一次低头哭泣微微抽动的肩,有一下没一下蹭着挨着他坐的Damian。

吵架的时候Damian情不自禁地把他的脸掐得肿起来,打架的时候扣住他的手腕在地上摩擦出红痕。

……

每一次触碰都觉得有蝴蝶在腹腔里振翅欲飞,翅膀拍动的触觉细微又难耐,源头怪异却令人有些许享受。

Damian懊恼地叹息了一声,成功惊醒了睡梦中的男孩。他挪了挪身子,让光线照进Jon刚刚睁开就与他对视的眼睛——蓝色在不甚强烈的光源下泛出温柔的水色。

他的胃里大概不止是一只蝴蝶,也许有五只,十只甚至更多。夜深人静的时刻它们成群地扑向自己的左右心室,每下心跳都麻痒得像心脏起搏器传来的微弱电流。Damian焦虑地感受着它们翅膀交互的扇动,细小的气流震动产生了窸窣的声音。

——Jon的超级听力听到了吗?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装心脏起搏器。

“你去找别人不好吗?”一个有些倦怠又无奈的声音响起,盖过了那些扑腾的声音,就在他准备先发制人地开口时。

“你这不是已经准备好制服了吗?”Damian松了口气,把制服连着衣架甩到Jon脸上,衣服堆里传来几声压低声音的抱怨。

“闭嘴,赶紧换衣服。”Damian用食指指腹轻轻按了按心脏的下方,别过脸看向窗外。


3

Damian在对面的家伙轰然倒地时,把剑换到了左手,伸出右手拉起了跌坐在地上的Jon。右手的手套在破损达到百分之七十的时候,被他摘下来摔在犯人脸上,他的手现在直接牵住了Jon的——准确的说是牵住了三根手指,指根抵住虎口,干燥温暖的皮肤相互接触。

而Jon没有甩开他,任由他牵得更紧,直到Damian无意识地把他整个手裹进掌心。

Damian在Jon试着挣脱的一小下扭动中回过神来,他胸口猛地疼了一下,但不是特别疼——就是飞上他左心室的一只蝴蝶飞起来,翅膀不小心碰壁的那种,反而有种复杂的快感。

这使他身体剧烈颤动起来,他放开Jon的手,微微弯下腰,用力按压左胸企图让突如其来的颤动停止。Jon疑惑不解地扳正他的肩,想要看清他的表情,一边拙劣地开口想让气氛轻松下来,“和我牵个手就抖成这样,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又痛又痒。

“这是你最新掌握的超能力吗,超级幻觉?”Damian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的话好像让那些蝴蝶兴奋起来了,他敢打赌Jon——

“那些翅膀扇动的声音是什么?”

——他发现了。

“英雄小子,别多管闲事。”

“嘿我这是关心你好吧,冷脸家伙?”Jon隔着他的含铅制服扫了几眼,恼怒地喊道。

Damian唯一确信自己拥有的并且至今没有失去的超能力,就是一瞬间点燃眼前这个人。从他们相识至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吵架,只不过是有时候他们相互呵斥着对方闭嘴,才能让事态稳定下来。

他一如既往地回嘴,但Jon似乎不打算闭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只蝴蝶向上飞,穿过喉咙,然后被Damian压在舌下,温柔地扇动翅膀。

——太痒了。

他强忍不适,闭上嘴扭头就走,Jon从背后猛地拉住他的手。“别不说话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拉奥啊。”

那些蝴蝶都在往上飞,不是一只接一只,而是成群结队地飞。

——痒得过分了。

他脸色大变,开始剧烈地咳嗽,甚至蹲在地上咳,他听到Jon不停地念叨着要去联系其他人——他们伟大的父亲们,然后伸手在他背上不安地拍着,直到Damian咳出一只亮蓝色的蝴蝶,嘴角沾了一点磷粉让他看起来很狼狈。

Damian抬头看到Jon紧紧闭着他的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噢,不是看他,是看停在他手背上的蝴蝶。

“该死,你能看得见这个?”Damian挑起眉,然后他就看到Jon背后飞来一群蝴蝶,在街头昏黄的路灯下依旧让磷粉折射出漂亮的光点。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开口和你吵架,就会有那些蝴蝶从我嘴里飞出来。我猜他们一开始都躲在我的肚子里——就像你的一样。”他抬手指了指Damian还放在腹部上的另一只手。

Damian数了数,都很幼小,但看起来有二十多只。

——他居然一直都没看到。

“可能在你的脑子里呢,这也能解释你为什么这么笨了。”Damian挥了挥手,让那只蝴蝶飞起来离开他。

“用你没有蝴蝶的脑子思考下这些蝴蝶是怎么回事啊,天才?”

“这可能是你传染给我的蝴蝶病,所幸我没有再吐蝴蝶了。”Damian一脸嫌恶的表情显然又一次激怒了Jon。

“自从和你组队以后就怪事不断,这应该是要怪你的。”

“这时候你就不回去着急怪你的超人老爸了?”

“你埋怨蝙蝠侠的时候可要比我多得多了……啊,又有蝴蝶从你嘴里飞出来了。”

Damian愣了一下没来得及合上嘴,又一只蝴蝶飞出来,停在Jon的鼻尖上。气氛静默着,蝴蝶扇动一下翅膀,Jon就眨一下他的眼睛。

然后Damian感觉到那些酥酥痒痒的震动和碰撞在向着出口——也就是他的嘴巴移动,他惊慌失措地捂住嘴,而成群的蝴蝶挤在他的指缝里,在他的口腔和手心扑腾,此刻他每个细胞都能感觉得到酥麻的颤动。

——他的样子一定狼狈至极。

他瞪着Jon,而Jon果然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Damian的蝴蝶离开他的鼻尖,和Jon自己的蝴蝶飞舞在一起,然后那些蝴蝶停在Jon的肩上,手上,还有那头浓密柔软的乱发上,有一些朝Damian飞了过来。

Damian翻了个白眼,把手拿开,深深叹了口气放出了那些挤作一团的蝴蝶,让两群蝴蝶飞舞在一起,然后再也分不清是谁的蝴蝶,谁的蝴蝶更多。

他在Jon爽朗的笑中皱着脸,发出响亮的嗤声,又带出一只蝴蝶。

Jon看起来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Damian倒是有一点隐隐的感觉。

他在胃里揣着一兜蝴蝶,当他和Jon在一起的时候它们成群结队的在他身体内部嬉戏。

——只有和Jon在一起的时候。

这听起来不太像个答案,倒像是个开始。

END


给大家安利这个视频,讲的是11种不可描述的感觉的真实名称,都是外文词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066966/?from=search&seid=1974061477487068314







标签:damijon
评论(18)
热度(56)
  1. 初五万皮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屋屯粮地